逐梦而行,一个人的“三国漂流记”
4000余公里!阿尔泰山南麓土生土长的侯志立完成额尔齐斯河全线漂流
2018年11月26日 08:53:59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6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侯志立河上漂流照。

受访者供图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潘莹

  “知道我们国家有一条流向北冰洋的河流吗?”侯志立问过很多人这个问题,正是怀揣对母亲河额尔齐斯河的无比热爱,从2014年至2018年,花费4年时间,分三段历程,这位从家乡额尔齐斯河源头小城富蕴县走出的执着男人,做出了令人敬佩的壮举——独自一人划皮划艇,完成额尔齐斯河全线漂流。

逐梦而行

  逐梦而行,是侯志立微信号的个性签名。一张拍摄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照片,是他的微信封面图片。上面几名少年,坐在用废旧轮胎扎成的简易筏子上,手划长杆,漂在宽阔的河面上。

  侯志立说,那个年代,黄漂、长漂英雄们漂流黄河、长江的壮举,传到家乡富蕴县城,在额尔齐斯河畔长大的孩子们心中激起强烈共鸣,也深深震撼了还在上小学的他。1992年时,有几个高中生暑假做了一件很冲动的事情,他们背着大人,搭乘简易筏子在额尔齐斯河上漂了上百公里。他当时虽然只跟随着漂了五六公里,却“夸下海口”说,将来有一天要从这里漂到北冰洋去。

  额尔齐斯河发源于我国新疆的阿尔泰山南麓,自东南向西北奔流出境,流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在俄罗斯秋明州境内与鄂毕河汇合,最终注入北冰洋,从河源到河口全长4248公里,是我国唯一流入北冰洋的国际河流。

  当地人都明白,漂流完整条额尔齐斯河,闻所未闻,更谈何容易。对他的“大话”,别人也许当一个笑话。不过在侯志立心中,却就此埋下梦想的种子。

  转眼20多年过去,离开家乡,到外地求学、工作、成家立业,和许多同龄人的人生轨迹一样,侯志立在繁华的都市里过起了忙忙碌碌的白领生活。

  从事平面设计工作,虽没有带来大富大贵,却也收入丰厚。本该“小富即安”,然而,有一个念头总时不时提醒他该做些什么。

  “2012年,习近平主席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认为的‘中国梦’,既有国家民族的宏大目标,也囊括了每一个炎黄子孙的人生梦想。这个时代为我们每个人打开了筑梦空间。也在那年,我决定要完成少年时的愿望。”彼时,侯志立已近不惑之年,但他决定,“趁激情尚在,趁老少安康,一个人一叶舟,漂向北冰洋”。

  之后,他放下平面设计师工作,停办公司,全身心投入漂流训练和准备工作中。经过长期训练和准备阶段后,2014年8月28日至9月19日,他独自一人划动皮划艇,从额尔齐斯河源头附近的可可托海出发,经过富蕴县、布尔津县、哈巴河县境内,最后抵达额尔齐斯河即将出境的北湾,历经520余公里,完成漂流额尔齐斯河国内段行程。

  国内行程短,地形相对熟悉,完成漂流并不困难。接下来要面临的哈萨克斯坦境内行程,对从没出过国的侯志立而言,挑战难度骤增。

  侯志立买来相关书籍,查阅大量资料,认真做笔记,制定行程安排。额尔齐斯河一般11月封冻,翌年4月中旬开河,5月至6月间易发生洪水,漂流“黄金期”只有7月到9月短短几个月。

  2015年夏季来临时,因境外准予漂流及出境签证等相关手续难办,他赴哈萨克斯坦的漂流计划被迫“搁浅”。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持续深入落实,我国与沿线国家旅游合作交流日益密切,很多国家为中国游客推进包括签证政策在内的一系列便利化措施,为跨境旅游带来契机,也给侯志立的漂流计划带来转机。

  2016年8月,侯志立赴哈漂流行程得以启动。他从哈国边境小镇博兰镇出发,漂过斋桑湖,一路沿河道划经厄斯克门、塞米伊等城市,最终抵达额尔齐斯河在哈国流经的最后一个州巴甫洛达尔州的边境小镇热列津卡,历时33天,漂流行程1500多公里,完成额尔齐斯河哈国段行程。

  接下来,他要面临漂流计划中“最艰难部分”——在没有后援团情况下,漂流俄罗斯境内2000多公里距离,漂过以“苦寒之地”著称的西西伯利亚平原。

  2018年8月1日,经过近一年筹资,赴俄前期考察等准备工作后,从俄哈边境附近的俄罗斯小城切尔拉克出发。侯志立带着防熊喷雾和防身小刀,独自划着皮划艇,历时54天,一路北上,漂过广袤的西西伯利亚平原,划过2000多公里,于9月下旬抵达额尔齐斯河与鄂毕河交汇处所在的城市汉特曼西斯克。除靠近边境地区漂流受限外,侯志立4年来,漂过额尔齐斯河里程超过4000公里。

  至此,“逐梦而行”终于达成所愿。

那些人们

  “你好,我叫侯志立,来自中国,我出生在额尔齐斯河源头,中国新疆富蕴县,我从家乡一路漂流来到这里,不仅是为了拍摄沿河的风光,更是为了记录我们一水相连的友谊,我计划会一直顺河漂流到北冰洋,感谢上天让我们相遇!”这段话用俄文写在一张过塑的卡片上,连同一部国产翻译机,是侯志立跨境漂流期间与当地人们交流的重要工具。

  在俄哈两国总共3500多公里的漂流行程中,有太多善良、友好的当地民众,向沿河而来的中国漂流者伸出无私援助之手。

  漂经哈萨克斯坦斋桑河畔时,他结识了一位名叫阿列克桑的当地人,盛情邀请他去家里做客,给他展示自己网购的中国产“大疆”无人机并赞不绝口,临别时还拍摄了一段侯志立在河中漂流的航拍视频送给他,成为侯志立视若珍宝的影像资料。

  在俄罗斯漂流期间,一路上,不断遇到农民、渔民以及钓鱼爱好者们,很多人第一次见到中国人,得知他将漂向额尔齐斯河终点,惊讶之余,热情地和他握手、拥抱、合影留念,并向他发出美好祝愿。

  绿油油的黄瓜、红灿灿的苹果、刚钓到的欢奔乱跳的鱼儿,他的船舱里经常装满人们赠送给他的各类食材。

  由于此行携带的给养比漂流哈萨克斯坦境内时多了一倍多,船身很重。起初一切显得比较顺利,9月进入秋明州境内后,阴雨天气渐多,几乎每天都有小雨,北风劲吹,只能苦苦往前划,不划就会被吹回去。

  有一天,在大风掀起的大浪冲击下,他的皮划艇险些被掀翻,船里灌进好多水,想靠岸,试了几次,都被风浪旋转着没法靠近,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往前划,所幸沿途发现了理想停靠点,终于摆脱惊险。

  糟糕天气接连不断,帐篷拉链损坏,携带的太阳能板锈蚀,充电功能受限,常常接连几天只能在潮湿的河岸沙地上扎营,衣服鞋袜来不及完全烘干,第二天又要继续行程,他的情绪一度降到冰点,犹豫着要不要继续。

  侯志立说,最终能坚持下来,相当一部分动力来源于当地人给他的帮助,每当他遇到困境,总有人给他伸出援手,让他振作起来。

  侯志立特别感谢此次赴俄漂流期间,全程帮助他与外界联络的王志军,一位旅居俄罗斯十多年的华人,不仅为侯志立以较低的开销办好各项手续,还在有信号的情况下,每天与他保持通话,关心他,为他打气。

  同时,当地紧急情况部工作人员每天都关注他的行程,并热心提供各类帮助。

  漂流第11天,在博尔谢列切的码头,当地紧急情况部门工作人员尼科莱·烈昂尼多维奇见到他如遇故人,拍肩、握手、拥抱过后,拿出很多食物送给他,有大米、面包、香肠、矿泉水、西红柿、黄瓜、生菜、大葱,令侯志立十分感动。他已有十天没有吃到新鲜蔬菜了。

  进入西西伯利亚腹地,最低气温跌近0摄氏度,遇到不利漂流的恶劣天气时,当地紧急情况部工作人员总会善意提醒,并询问他需要什么帮助。

  有一次,他接受了好意,打算上岸住进酒店,避开恶劣天气,当地紧急情况部派来一辆消防车、一辆四轮全地形车拖着一个拖车,5个人,来到码头七手八脚帮他将船装到平板拖车上,运到酒店。待天气好转,再帮他把船运回河边。

  侯志立对所有受到的帮助、结识的人们,用满怀感激的笔触,一一记下他们的名字,分享令他温暖的人和事,让读到的人,充分领略了来自异国他乡的人间温暖和美好画面。

  在鄂木斯克附近岸边,见到一家人正在野营。他后来记录下了这段温馨画面:“正吃着他们刚烤好的鸡肉,娜塔莎奶奶忙着给我打包烤肉,还有水果、饼干、罐头,我说你们给我的东西太多,我的船会沉的,他们哈哈大笑。要离开时,娜塔莎抓了一大把水果糖,我说不要不要,她硬把我的口袋撑开塞了进去……”

  在到达终点后,他写道:“两河交汇处,一片荒芜间,正在搭着帐篷,遇见了尤珍一家,不但为我递上一杯热茶,暖了暖身,还送给我两个新鲜的苹果。第二天恰是中秋节,我说这是最好的礼物,在中国,我们也叫它平安果。”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正是怀着感恩的心,在踏上俄罗斯漂流之前,他还特意途经哈萨克斯坦,沿2016年漂流路线,找到那些曾给予他帮助、带给他温暖的人,送上自己设计的、体现中国文化元素的文创礼品,聊表谢意。

  意外重逢让阿列克桑夫妇惊喜不已,他们非常喜欢侯志立赠送的中国礼物,同时,阿列克桑告诉他,自己又新入手了一款“大疆”无人机。

未完待续

  “正午阳光/让人有些眩晕/一桨一桨向前/遇钓鱼人/询问去哪里/我指了指前方说/到汉特曼西斯克/他们发出惊叹/又摇了摇头/伸出大拇指”……

  从2018年8月1日起,侯志立在有信号的情况下,坚持每天发出图文日志,记述沿途所见。他的朋友们像“追剧”一样,也在每天刷看他的行程。

  在侯志立的笔下,遇见的那些友善的人们都有名字、有温度。记者问:如何记得下那么多名字?他回答:“用笨办法,跟人握过手、打完招呼,我就赶紧记录到手机上。”

  从他的文字里,人们不仅读到“诗与远方”,更感受到强烈的精神鼓舞和乐观心态。

  “一路西南风/偶有狂烈阵雨/夹着西伯利亚的寒冷/奋力而行/太阳西落时/才见一束光亮/照耀着/像是上天的恩赐”……

  “船头拍摄吸盘掉了/因为天冷/就连它也罢工了/一场秋雨一场寒/渲染着河岸两边的秋色/这里的冷将会南下/天寒地冻/不要、不要忘穿秋裤”……

  人如其文,侯志立感情细腻,体现在漂流中,则是处处提醒自己:要更加谨慎,也许一个不小心就会将自己置身危险之境,甚至会危及生命安全。出发前,他做好详细的行程规划,计划好每天漂流时长及沿途补给点,制定拍摄、安全、突发应急等计划。漂流期间,只要条件容许,为了安全,他通常选择在河中岛上宿营,还要防备夜里会有野生动物来造访。

  有一天,宿营地旁边是茂密的森林,夜里他听见放在帐篷外的锅发出声响,第二天发现,一口小炒锅不知被什么动物拖拽出二三十米外。

  幸运的是,他最终平安到达额尔齐斯河尽头。漂流归来的侯志立在当地引起不小的反响。

  10月的一天,乌鲁木齐左边右边书店举办了一场侯志立漂流额尔齐斯河分享会,有不少市民带着孩子来到现场聆听他的漂流经历。

  左边右边书店品牌总监王忠说,侯志立的壮举非常令人震惊、敬仰,也给我们每个人带来启迪,激励我们应该用心用情去做好一件事。

  分享会互动环节中,有小朋友问:“外国人怎么看我们的国家?”

  戴着深色边框眼镜,一身棒球帽配T恤、牛仔裤装扮的侯志立,认真思索片刻后说,很多人都和他聊到中国了不起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发达的网络购物,认为中国是很先进的国家,很多人都想来中国。

  在汉特曼西斯克时,刚上岸,迎面走来一位年轻的俄罗斯人,用中文跟他打招呼。这位叫安迪斯的年轻人曾在大连留学,听说一个中国人顺河来到他的家乡,专程来看看,并说他喜欢大连、喜欢中国,还要到中国继续学习。

  分享会上,他透露,“明年还将继续,前往完成从额尔齐斯河与鄂毕河交汇处流向北冰洋的河段,就是说,还有1200公里在等着我,去完成漂向北冰洋的终极梦想。”

  侯志立说,“额尔齐斯河三国漂流之行,让我真切地看到、感受到一水相连的情谊,这份情谊存在于国与国,更是人与人之间。这不但是一条跨越三国的河流,更是一条连接三国的友谊之路、文化交流之路。”

  为此,侯志立打算在额尔齐斯河源头富蕴县建设额尔齐斯河纪念馆。他的想法得到了当地政府的支持。

  富蕴县文体局局长陈晓霞告诉记者,富蕴县人民政府已与侯志立签约,将从政策及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支持建设额河小镇暨额尔齐斯河纪念馆项目,通过侯志立的漂流壮举所记录下来的珍贵影像资料,集中展现额尔齐斯河至北冰洋流域中、哈、俄三国沿途城市的历史人文、地域文化及自然风光,作为共饮一江水的三国人民友好见证。

  筹建纪念馆,为明年漂向北冰洋继续筹资、做准备,侯志立的漂流之路“未完待续”。他说,期望额尔齐斯河纪念馆建成后,有更多的人通过这个馆,能了解这条河,认知这条河,爱护这条河。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