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余庆:“治鼠达人”鼠口夺粮32年
2018年12月06日 09:38:30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7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在贵州乌江之畔,54岁的遵义市余庆县植保植检站站长杨再学和老鼠已经“斗争”了32年,每到年底,他都要算一算今年又从鼠口里夺回了多少粮食。

  “全省农田鼠害防治面积600万亩,我们的研究成果推广了100万亩,按平均每亩挽回粮食损失10公斤计算,今年‘鼠口夺粮’1000万公斤,能为农户挽回产值2000万元左右。”杨再学高兴地说。

  杨再学是成长于余庆县大乌江镇的山里娃,1986年从贵州农学院植保专业毕业后,分配在余庆县植保植检站工作。上岗没几个月,贵州搞鼠种调查,领导看他能吃苦,就安排他参与。从此,他和人人讨厌的老鼠结下了不解之缘。

  面对这份又脏又累的工作,他丝毫没有怨言,30多年的老鼠研究,奔波于田间地头和实验室之间,反而得到极大乐趣。由于精通老鼠,他被人称为“老鼠精”,而他认为,研究老鼠他有两件“法宝”。

  第一件“法宝”是研究老鼠。“老鼠不光糟蹋农民辛苦种下的庄稼,还传播疾病,刚工作时,我们一帮年轻人天天在田坎上捉耗子,头天晚上安200个捕鼠夹,天没亮再收回来,一晚上能打到二三十只老鼠。”杨再学说。

  收集老鼠标本是杨再学最爱干的事。“通过测量老鼠的体重、体长、尾长、耳长、后足长,观察怀孕情况等,可以全面了解老鼠的种类、习性、繁殖周期规律,对鼠患预报、防治都很有好处。”杨再学说。

  这些年来,杨再学共捉鼠近万只。在余庆县植保植检站“鼠害陈列室”里,陈列着大大小小20多种、100多只鼠类的标本。这些都是杨再学的“战利品”。

  第二件“法宝”是不断完善治鼠新技术。1996年,受贵州省植保植检站委托,杨再学担任“贵州省农田鼠害研究协作组”主持人,肩负起全省农区鼠害监测与治理工作的重任。

  “全国有鼠种200多种,南、北方环境不同,鼠害发生特点也不同,比如在贵州,黑线姬鼠的危害就非常严重,必须有针对性防治。”杨再学说。

  过去防治黑线姬鼠主要是把鼠药露天放在农田里,一场大雨就被冲走了,杨再学研制了“毒饵站”灭鼠新技术,用PVC管、竹子、矿泉水瓶做盛放毒饵的容器,用铁丝做支架,就地取材、制作简单,不污染环境,对害鼠可长期控制。

  2016年,在过去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杨再学带领团队完成“农区害鼠种群生态及监测治理标准体系研究”项目,为我国农区害鼠监测与综合防控提供了重要技术支持,获得贵州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对于一位基层农技人员,能获此成绩,付出的艰辛和汗水,我们无法想象。

  “老鼠也在变聪明,一些老的治鼠技术需要不断完善。这套标准体系涵盖鼠害监测、防治多方面,保护老鼠‘天敌’、无二次中毒、减少环境污染,达到绿色防控鼠害的效果。”杨再学说。

  杨再学说,基层农技人员里也能出专家,论文要写在大地上,成果要留在千万家。“我时刻告诫自己,一是持之以恒,二是精益求精。”杨再学说。

  这些年来,他主持和参与国家、省、市级鼠害科研项目20余项,发表论文156篇,出版鼠害著作17部,参与制订国家、省级标准10项;他主持申报的《贵州鼠害控制减少粮食损失保护农业生态安全项目》,被联合国粮农组织列入技术合作项目。杨再学先后获得全国先进工作者、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贵州省省管专家等荣誉称号。2011年,余庆县成为全国第二家正式挂牌的国家级农区鼠害观测试验基地。

  贵州省农田鼠害研究协作组的“鼠害资料室”里,存放着30多年来的文献材料。“研究贵州鼠害问题,我这里资料最全,从1986年到现在的都有,对我都是无价之宝。”杨再学说。

  “贵州的鼠密度已经从20世纪80年代的15%,下降到如今的3%到5%,但老鼠繁殖力极强,消灭不绝,鼠害防治没有止境,鼠害研究永远在路上。”杨再学说。

     (记者李惊亚)新华社贵阳电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