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长寿之乡”只是噱头?我们去巴马看了看
2018年12月21日 08:37:3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6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在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长寿岛,98岁的长寿老人罗耀斌(左)在和一名老人交谈(11月8日摄)。

 新华社记者陆波岸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夏军、曹祎铭  

  跨越3000多公里,65岁的王丽从哈尔滨来到了广西西北部大山里的巴马瑶族自治县。她租下一间民房,租期11年半,她想一直在这里住下去。

  在巴马,像王丽这样的老年人越来越多。这个约有30万人口的深山小县,拥有90多名百岁老人,正成为人们眼中的“长寿圣地”。不过,这个被冠以“长寿之乡”称号的山区县,也曾因各种质疑之声饱受争议。

  长寿之乡“面纱”下的巴马,究竟是怎样的“妆容”?这片瑶族聚居地的百岁老人,究竟因何长寿?带着这些问题,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专门赴巴马一探究竟。

“候鸟人”把这里当“第二故乡”

  王丽住在甲篆乡坡月村。这是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小村寨,山脚下是静静流淌的盘阳河,在并不宽敞的土地上,一栋栋民房夹在大山和小河中间。

  许多年前,坡月村只是一个普通小村子,民房不多、不高。村民在河岸狭窄的土地上种玉米过活。世代见惯的青山绿水,在他们眼中没有特别之处,与春耕秋收没啥干系。

  但近年来,这些青山绿水吸引了成千上万来自全国各地的人长期居住。来到巴马,人们都会到坡月村看看。在这里,能听到全国各地的口音。

  “我们把这里当成了第二故乡。”王丽说,很多年前她就听说过巴马,知道这里环境好,适合养生,能长寿。儿子成了家,她也退休了,去年她和老伴决心来巴马生活。

  老人们来到坡月,是坚信居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可以长寿。和王丽一样,多数“候鸟人”都会租一间民房,像当地村民一样生活:早起散步,在盘阳河边打水,夜晚在山脚散步。临近傍晚,坡月村的几处小广场里,总有不少跳广场舞、打太极拳的老人。

  村旁大山里有一处天然洞穴,比几个足球场还宽,名为“百魔洞”,山洞里空气负氧离子含量非常高。这里已被开发成景点,许多老人购买月票,每天要在洞内待上1个多小时。“听说这里‘地磁力量’很强,可以长寿。”一位老人说。

  在巴马,关于空气、水和“地磁”的作用,传得越来越神秘。但是,人们说不清这些因素对长寿、养生是如何起作用的。

  64岁黄丽燕也被各种传说吸引而来。这个来自山东省平度市的老人,不久前被查出肺部有息肉,她想找个环境秀美的地方疗养,希望对康复有所帮助。在朋友的推荐下,她来到巴马。她说,这里的环境或许能治病,如果病情能有所好转,就继续在此住下去,不然就回家选择做手术。

  人们坚信在此居住能长寿,与距离坡月村不远的平安村巴盘屯有一定关系。那里是当地著名的“长寿村”,多年前,村寨里同时有6位百岁老人在世。

  人们来到巴马,一般都会去“长寿村”看望百岁老人,希冀沾上福气。

  随着知名度越来越高,大量外地人涌入巴马。2017年,巴马年接待游客已超过500万人次。在巴马街头,几乎遍地酒店、宾馆和民宿。当地人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每逢节假日,这里住宿点几乎全部爆满。

有争议的“长寿之乡”,无争议的长寿老人

  在巴马当地,流传最广的介绍是——巴马于1991年被“国际自然医学会”评选为第5个“世界长寿之乡”,而且是唯一长寿链条未断裂的“世界长寿之乡”。

  但近年来,有媒体提出质疑:“国际自然医学会”是一位外国人于20世纪70年代创建的一家私人医疗机构,并非世界权威医学机构。

  巴马长寿研究所所长潘奇芳说,“国际自然医学会”是否权威,他不予评说,但巴马“长寿现象”是不争的事实。如今,巴马全县有90多位百岁老人健在,每10万人口中有30多位百岁老人,这是世界认定“长寿地区”标准的近5倍。

  潘奇芳介绍,自古以来,巴马就因长寿闻名,在当地“仁寿山庄”里现存一块写着“惟仁者寿”四个大字的木制牌匾。据考证,这是清光绪戊戌年,光绪皇帝为巴马县那桃乡平林村百岁老人邓诚才题赐的匾牌。清朝同治皇帝也曾两度给巴马长寿老人赐匾。

  近期,他们又从旧典籍中发现了一段记载巴马长寿现象的文字。文字讲述一个叫罗老布的老人活了135岁,世居龙篆里三都(今巴马甲篆西山一带)。目前,相关信息正在核实。

  巴马瑶族自治县民政局老龄办负责人黄莉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年来,巴马100岁以上老人有所减少,但是80岁至89岁间的老人越来越多——以前全县大约有3000多人,如今超过4000人。“目前,巴马县80岁至89岁的老人达4082人,90至99岁的老人有666人。”黄莉说。

  巴马老人长寿的“秘诀”到底是什么?这是不少专家、游客一直希冀破解的“谜题”。

  记者在巴马县城北社区见到104岁的陈金秀时,她正坐在家门口的藤椅上喝药酒。虽然年事已高,但陈金秀依旧眼不花耳不聋,还能顺利地穿针引线。

  陈金秀育有一儿一女,大女儿已经83岁,小儿子今年72岁。陈金秀的儿子彭宗贤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家五代同堂,母亲虽然吃了一辈子苦,但身体没什么疾病,只是在正常衰老。

  陈金秀的大孙女、今年51岁的彭凤仙谈起了一段往事,“我上初中的时候,奶奶经常早起上山打猪草,那时她走山路非常快,我们都跟不上。”

  距陈金秀家不远,100岁的张世恩正和103岁的老伴杨林英在家门口散步,虽然步履略显蹒跚却无须借助拐杖等外力支撑。为防止两位老人出意外,儿媳妇杨新承担起了照顾二老的重任。“二老身体还不错,没什么疾病,睡眠也好,每天可以从晚上7点睡到第二天早上6点,胃口也好。”杨新说。

  说起长寿原因,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分别采访了3位长寿老人以及他们的家人,他们普遍的回答是“不知道,也没什么特殊的秘诀”。彭宗贤和杨新均表示,这3位百岁老人年轻时都生活在大山里,辛苦劳作一生,家境贫寒,经常一个月才能吃上一次肉。

  有学者在巴马当地考察后,把这里的长寿原因归结为以下几点:一是充足的日照;二是负氧离子含量极高的空气;三是较高的“地磁”;四是具有特殊分子结构的水;五是营养丰富的土壤。

  3位百岁老人的家人则普遍认为,巴马当地良好的生态环境、简单的饮食结构以及平和的心态,是老人长寿的重要因素。“我妈妈很少跟别人红脸,平日里总是乐呵呵的。”彭宗贤说。

培育“长寿养生经济”

  昔日的巴马,“贫困”是其标签。如今,“长寿”成为巴马的“代名词”,越来越多的人追求健康、长寿,长寿旅游也越来越火爆。潘奇芳认为,长寿经济的兴起,本质上是国民生活水平、健康水平提升的标志,是人们追求更健康、更有质量生活的具体表现。

  一名来自山东的“候鸟人”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他们住在巴马,不仅仅是享受优美的自然环境,也在体会这个偏远山区里简单、健康的生活方式,“人在物质生活方面的需求其实并不多,远离城市更容易让心安宁,让生活尤其心态更健康”。

  在巴马,长寿旅游不仅催热了旅游业,而且长寿食品也在市场上受到热捧。腊肠、藕粉、野生菌、山茶油、火麻油等是当地群众日常生活食品,因为被消费者视为“长寿食品”而热销,这已成为巴马的支柱产业。

  水产业,已成为另一大“爆点”。巴马当地的品牌矿泉水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一些品牌迅速进入北上广等地的市场,并广受欢迎。市场上一瓶500毫升的矿泉水大约售价2元左右,而产自巴马的矿泉水则售价高达8元,有的甚至达到10多元。

  “原因是什么?水好。水为什么好?因为生态好。绿水青山成就了巴马的水产业。”巴马县工信局局长李春龙说,目前全县有19家水企业,5家以上属规模以上企业,包括统一集团在内的多家知名企业前来巴马开发水产业。

  无论在巴马县城,还是景区周边,山清水秀地干净都是游客的直观感受。然而就在几年前,“两违”建筑和水域污染曾是巴马的“伤疤”;长期以来矿产冶炼行业带来的高污染、高耗能和高排放是巴马县发展面临的另一挑战。前些年,一些人冒用“巴马长寿之乡”品牌非法行医,也极大影响了巴马县旅游市场的声誉。

  为此,巴马县以壮士断腕的气魄,大力整治“两违”建筑和水体污染,先后关停一批高耗能高污染企业,发挥独特的资源优势重点发展“长寿养生经济”,从而推动工业转型升级。大力治理旅游“软环境”,为“长寿养生经济”发展壮大奠定良好基础。

  “虽然巴马的旅游环境还需进一步提高,但现在确实比前些年有了很大改善。”已在甲篆乡住了5年之久的“候鸟人”黄援朝说,“现在的非法医疗小广告和非法行医现象比以前少多了。”

  巴马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因财力有限,基础设施薄弱,历史欠账较多,制约着全县经济社会发展。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了解到,近年来巴马县通过加强宣传推介、完善规划、改善基础设施条件、产业引导等举措,为发展“长寿养生经济”培育土壤。与此同时,巴马还将发展长寿养生经济同脱贫攻坚结合起来,当地不少村民因此实现了增收脱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