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标杆
从民营钢企德龙环保账本看环保治理自觉
2018年12月28日 11:31:25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3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2014年,德龙钢铁在218天内花掉了2个多亿,平均每半个月完成一个环保项目,厂区环境和污染排放得到明显改善。目前,德龙钢铁吨钢环保运营费用为240元左右,远远高于全行业平均值

  在通往德龙钢铁的路上,时不时出现闪灯的检查站,随处可见“冒烟必查”“本村为禁煤区”等警示性标语

▲德龙钢铁工人用边角料自制的“变形金刚”。受访者供图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刘荒、黄海波  

  面对百家媒体记者的“长枪短炮”,河北邢台市环保局局长司国亮从污水处理中心人员手中,接过一杯再生水,一饮而尽。这张照片已成德龙钢铁的“经典广告”,最近两年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

  “在那里喝的次数多了。每次陪同客人或领导参观德龙,都给他们介绍这水可以喝。怕人家不信,我都先喝。”他在接受采访时说。

  这家让环保局局长敢于“站台”的民营钢铁企业,每天有上万吨工业废水从生产车间流向耗巨资打造的水处理中心。经过10道复杂的工序,去除大量氨氮和悬浮物等杂质,这些通过严格检验的工业再生水,已达到或高于生活饮用水的指标。

  “世界钢铁看中国,中国钢铁看河北。”打开河北的钢铁版图,德龙并非大块头,2014年之前,业内甚至较少关注这家河北邢台市郊的民营企业。短短几年间,德龙钢铁为何能迅速成为环保风暴中的行业标杆?人们印象中机器轰鸣、烟囱林立的钢铁生产企业,何以治污逆袭成国家3A级景区?过去被一些企业视为“环保就是赔钱赚吆喝”的论调,如何被他们做成“投资环保不吃亏的生意”?

“我跟爸爸去炼钢”

  德龙钢铁厂区正门的3A级景区标牌,即将添加一个A。这种把钢铁生产企业变身风景区的例子,在国内独此一家。

  “物价部门核准可以收70元的门票,我们还在考虑收不收。”负责旅游接待的韩运红笑着说,“收钱不是目的,我们就是要通过工业旅游的标准,倒逼自己不断提高环保水平。”

  游客来时花钱参观,走后免费宣传,发现问题等于无成本监督,这是德龙钢铁的“环保生意经”。

  今年下半年,已是3A级景区的德龙钢铁开放了网上预约系统。第一批游客是来自郑州的一对情侣。男孩是学冶矿的,从媒体报道得知,邢台有一家环保型钢铁企业,一直想过来实地看看。学艺术的女友,对德龙钢铁遍布厂区的大幅墙画兴趣浓厚。讲解员告诉她,有美术功底的钢铁工人组建了墙画小组,所有作品都是原创。女孩说,德龙颠覆了她对传统钢铁厂的想象。

  从下半年开始,有近七千名游客通过网上预约参观了这家钢企,他们大部分来自当地中小学。  “尤其是男孩,对炼钢非常感兴趣!”韩运红说。

  占地1800亩的德龙钢铁,已有200多个项目供参观体验。例如,利用稍早前“去产能调结构”中拆掉的高炉,开发了“我跟爸爸去炼钢”的体验项目;利用废旧长廊开设“讲铁堂”,用VR展示钢铁是如何炼成的;公司一帮“钢铁侠”们,利用废钢打造了“侠客岛”,从国外的漫威形象到中国古代的四大金刚,目前已有300多件原创作品……

  有人质疑,德龙钢铁是不是作秀?韩运红反驳说,德龙全部开放,365天无死角供人参观,“即便想作秀,也来不及时时刻刻作。”

  德龙钢铁开放工厂做环保,这种共享共治的环保理念,在国内企业层面并不多见。但事实上,无论是从公众的环境权益,还是企业的外部性评价,环保治理从来就不是企业自己的事。

  李美霞经营的小旅馆,和德龙钢铁一墙之隔,正好处在一根巨大烟囱的斜下方。小旅馆不到10个房间,以四人间居多,客源主要是来往运送物料和钢材的大货车司机。

  “床单被罩要搁很多洗衣粉才能洗干净,还不敢露天晾晒,怕落灰。”李美霞说,这几年确实好了很多,烟囱不冒烟了。

  事实上,经过脱硫消白改造的德龙钢铁,不但烟囱不再冒烟,连脱硫设备的白色蒸汽也消失了,成为业内为数不多的无烟无蒸汽钢厂。

  2014年4月,履职环保局局长不久的司国亮,半夜到德龙钢铁检查。早上离开的时候,发现眼窝子都是灰,鞋上衣服上也都是尘土。

  “那时候确实是这样。”炉长刘欢在德龙工作了10年,“只要随便转一圈,脸上就是一层灰。摘下口罩一看,一个印子就盖在脸上。”

  这位大学生炉长身处的炼铁厂,是烟尘的最大发源地。没有建设环保设施前,炙热的铁水直接沿着铺满耐火材料的旱沟流出来。没有遮盖,没有吸尘,铁流所到之处尘土飞扬。

  为保证各工序污染物排放数值低于国家标准,自2012年以来,这家民营钢铁企业投入近20亿元,累计实施110多项环境深度治理项目。

  经过封闭化改造、安装炉前除尘风机等措施,刘欢的工作环境焕然一新。高炉颗粒物实际排放浓度已降到5毫克/立方米以内,远低于河北省15毫克/立方米的排放要求。

  为继续减少弥漫在厂区的尘土,德龙钢铁建设了5个全封闭的料场,车辆进出都要经过自动洗车桩冲洗。清洁车每天对厂区及周边30公里道路进行不间断清扫、洒水、抑尘,力求减少对周围环境的颗粒物排放。

  钢企是用水大户。地处华北平原的德龙钢铁,利用耗资6000万元打造的水处理中心,将工业废水、生活污水以及部分雨水回收处理和循环利用,大大降低了吨钢用水量。

“与其刀架脖子,不如棋先一步”

  在厂区内行走,大幅的环保标语随处可见,例如“低头弯腰做环保,抬头挺胸说环保”“尽社会责任,创绿色财富”等。

  2018年,德龙钢铁投入7.35亿元,对烧结机干法脱硫脱硝一体化、平烧机头脱硫脱硝消白等18个项目进行升级改造。目前,吨钢环保运营费用为240元左右,远高于全行业平均值。

  德龙钢铁重视环保始于全行业日趋严格的环保要求。回首当年,这家民营钢企也差点到了拆厂走人的地步。

  “记得那时候我说,你给我一个机会,我知道尊严是争取来的,真掉泪了。”德龙钢铁董事长丁立国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重压之下,他开始到世界各地考察优秀企业的环保之道,回来之后便“按每天100万元的速度往里面投”。

  这一年,德龙钢铁在218天内花掉了2个多亿,平均每半个月完成一个环保项目,厂区环境和污染排放得到明显改善。

  2017年,在河北省11个设区市当中,邢台市空气质量综合指数位列第九。2016年,邢台市仍在全国74城空气质量倒数十名之内。资料显示,邢台市区周边有超过130家燃煤企业,年燃煤量是1600万吨。

  虽然德龙钢铁环保治理成效显著,但本区域所承受的巨大环保压力,仍会不断传导到企业来。

  在通往德龙钢铁的路上,时不时出现闪灯的检查站,随处可见“冒烟必查”“本村为禁煤区,售煤车辆禁入”等警示性标语。

  “德龙不仅要做到达标排放,还要考虑所处地区的实际情况,只能不断往深度治理。”公司环保部负责人杨晓斌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环保部门刚刚与安全生产部“分家”,“对德龙来说,安全生产是天,环保也是一条红线。”

  部门独立后,炼钢工人出身的杨晓斌,被丁立国要求建立更加系统和专业的环保体系。

  没有专业人士怎么办?他们花费100万元请来了“环保管家”——河北正润环境科技,一家脱胎于体制内、主要提供环境咨询服务的公司。“不是每个钢铁企业都愿意掏钱请管家。”杨晓斌颇为骄傲地说。

  2010年入职的环保科科长金振家直言,环保投入不存在天花板,因为国家标准一直在提升,“我记得我刚上班那会儿,烧结机机头的二氧化硫排放限值是600毫克/立方米,随后这个数字变成了200、180、160,马上又要执行35毫克/立方米的新标准。”

  这位环保科长说:“这才几年时间,标准就已不合适。与其被人把刀架在脖子上,不如自己先行一步,成为别人的标准。”

  2018年9月,河北省下发新的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明确新建钢铁企业从明年1月1日起,现有企业从2020年10月1日起,执行新的排放限值。其中,烧结机头二氧化硫排放限值将减至35毫克/立方米。德龙公司凭借此前的高投入,目前可以达到5毫克/立方米以下。仅此一项就赢得两年的环保先机。

  起步早、投入大、见效快——在原环保部认定的全国环保标杆钢铁企业中,德龙是唯一的民营钢铁企业。2018年前11个月,前来学习人数已达到1300多批次、2万多人。

  即便成了行业标杆,德龙依然在汲取别人的优点。这家钢企平均每个月就要派出两批员工外出对标学习。

  “厂区的全自动车辆冲洗设备,就是员工在一家水泥厂考察之后‘带’回来的。”杨晓斌说,只要是有前瞻性的环保技术和项目,德龙都有兴趣。

“投资环保并不吃亏”

  “我听到一种声音,认为今年放松了管理,雾霾有所抬头。”金振家说,“别的地方不知道,但感觉我们这里灰蒙蒙的天数比去年少了。”

  尽管没有看到最后的监测数据,但是杨晓斌和金振家不约而同地认为,就实际感受而言,德龙钢铁周边的空气质量好于去年。

  2017年,德龙钢铁最高时限产70%,三个高炉停了两个,两个烧结机停了一个。今年限产比例降至40%左右。与此同时,钢价持续走高,公司日子比较好过,一线工人的收入至少上涨了10%,吨钢利润继续居行业前列。

  从邢台东站出来,站前广场两侧对称放置了两块巨大的纳税贡献榜。今年前11个月,德龙实现税金8亿元,在邢台众多企业中排名第6。

  附近的另一家钢铁企业,在今年这个采暖季,依然被要求掏空450立方米及以下高炉,停产一座焦炉,烧结工序限产50%以上。

  事实上,由于今年邢台地区持续重污染天气,没有被要求停产的德龙钢铁,主动停了一座高炉和一台烧结机。为此,当地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也主动致信表示感谢。

  2017年,德龙钢铁被各级环保部门检查指导534次。2018年这个数字升至664次,其中国家层面19次,省里32次,市里115次,区里的检查次数就更多了。

  “今年盯得更紧了,来之前也不通气。有时候一天来几批人,看上去互相不认识。”杨晓斌说,如果说去年的做法有点“一刀切”,今年的治理更像是“切一刀”,管得更细更具体。哪里出问题就改哪里,而不是一出问题全部关停。

  说话间,杨晓斌的手机又响了。一名工人在焊接过程中不小心将一块塑料布点燃,产生了不少浓烟。现场负责人立刻拨通了杨晓斌的电话,开始说明具体情况。

  “与其让别人先发现问题,不如自己主动说明情况。”杨晓斌说,环保在德龙是一条红线,人为原因造成的排放超标,厂长先自罚一万元。

  今年下半年,因为除尘袋没有及时更换,德龙钢铁产生的超排数据被环保部门“捕获”。作为事故责任人,厂长被降为副厂长,副厂长被免职。

  将环保做在国家标准之前的德龙钢铁,顺理成章地成为部分行业标准的参与制定者。即将于2019年实施的河北省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邀请了德龙参与讨论。

  凭借环保这张成绩单,德龙赢得了社会效益,赢得了政府规则之下的竞争优势。不仅如此,环保投入也在循环经济上得到回报。

  走进其宽敞的生产能源指挥中心大厅,大屏幕实时显示着环保在线监测数据和生产现场监控画面。通过智能管控,每年为这家企业节省标煤1.4万吨,相当于节约资金1400万元。

  投资3亿元建设的自建发电设备,充分利用公司的高炉煤气和烧结余热进行发电,使得德龙自发电率达到70%以上,年发电量达6亿度,相当于3亿元的经济收入。

  “这么说吧,除了最后出场的钢材,进入厂区的原材料基本吃干榨尽。”金振家做了一个双手紧扣的手势说。

  如今,被众多官员和企业家一饮而尽的再生水,被叫成了“德龙水”。在厂区周围,用“德龙水”灌溉的30万棵用于吸收重金属的美国柳,也被员工亲切地称为“德龙柳”。

  每天在3A级景区上班的德龙职工,不爱脱下工作服,据说这样走在大街上更容易找到女朋友。

  这或许就是一家洁净钢厂应该有的样子。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