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娃娃抓起,中国知识产权教育迈向世界前列
2019年04月26日 07:55:55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3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北京芳草地国际学校丽泽分校的老师鼓励学生用画笔展现创意,并将知识产权的相关内容融入课程。

受访者供图

  ▲以上图片为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初二年级的学生绘制的宣传保护知识产权的手抄报。

受访者供图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尹平平

  刘子路的作业本总是比其他同学的要脏,因为他是左撇子,用左手写字,写字时手腕总是把作业本蹭得乱七八糟。这让他作为医生格外爱干净的爸妈很崩溃。他们从发现儿子是个左撇子开始,就想帮他扳过来,可是直到刘子路上学了,这个问题还是没解决。

  反倒是刘子路自己想出了办法:一年级时,在科学课老师恽竹恬的指导下,他发明了一款左撇子专用的书写防护手套,干净、透气又防滑,并在爸爸的帮助下,为手套申请到了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专利可以保护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作品。有了专利,别人就不能轻易做一模一样的东西了。”现在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实验小学就读二年级的刘子路对记者说。

  像刘子路这样,小小年纪就拥有专利的小学生,绝对是少数;但是像刘子路这样,小小年纪就知道什么叫专利、懂得要保护知识产权的学生,已经越来越多。

  近年来,《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和《深入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年)》等陆续颁布的政策文件中,都提出了对全国中小学生进行知识产权普及教育的要求。在此背景下,自2015年起,国家知识产权局联合教育部启动开展全国中小学知识产权教育试点示范工作。

  工作开展以来,已累计评定25所全国中小学知识产权示范学校、165所试点学校,开展省级中小学知识产权教育试点示范工作的省(区、市)达21个,评定省级试点示范学校超1000所,知识产权教育已得到越来越多中小学校的重视。

  从娃娃抓起的知识产权教育,我国已走在世界前列。2018年3月,美国知识产权认知中心发布题为《知识产权教育国际现状:七个领导型国家》报告中,将我国同美、英、德、日、韩、瑞典等六国一同列为知识产权教育工作先进国家。上述七个国家中,只有我国和日本两国政府在义务教育阶段主导开展知识产权教育工作。

从娃娃抓起的知识产权教育刻不容缓

  他们改变教学方式,从生活中常见的案例入手,给同学们讲解其中蕴含的知识产权,分析专利纠纷,激发同学们的兴趣,在他们心中深埋下种子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下简称人大附中)作为首批全国中小学知识产权教育示范校之一,早在2005年,就开始尝试知识产权普及教育的实践研究。学校老师自编教材,在非应试年级必修的技术课上讲授专利、商标、版权等知识,让学生知道自己的智慧成果可以得到法律保护,增强他们的创新荣誉感。此外,学校还开设了《发明与创造》等十多门直接与知识产权相关的科技类选修课。

  尽管如此,如何向所有学生普及知识产权这么一个抽象的概念,人大附中通用技术教研组的老师们着实费了一番脑筋。虽然有自编教材和海淀区教科所与中国知识产权培训中心组编写的《中学生知识产权教育》课本作为指导,但是何玲燕等老师们发现,照本宣科地生硬介绍什么叫知识产权,怎么保护商标、版权,如何申请专利,学生根本听不进去,更记不住。

  “还是距离生活有点远。”何玲燕和人大附中通用技术教研组的老师们通过集体备课,认为对学生的知识产权教育一定要融入生活。他们改变教学方式,从学生们感兴趣的苹果手机和生活中常见的共享单车等案例入手,给同学们讲解其中蕴含的知识产权,分析专利纠纷,激发同学们的兴趣。

  七年级二班的孟时对共享单车的专利发明尤其感兴趣,自己也跃跃欲试。他骑共享单车时发现,下雨车座被打湿后,车的利用率明显降低,因此他给共享单车的车座设计了一个防水盖,并将防水盖和车锁通过机械结构连接起来,保护车座盖,同时降低改造成本。在老师姜凤敏的帮助下,孟时将这个发明申请了实用新型专利,并尝试联系共享单车企业进行转让。

  除了与生活紧密结合的知识产权课程,各地多所知识产权教育试点学校还通过丰富的校园活动,将知识产权的概念全面浸润到学生的生活中。请相关领域专家学者进校园开设讲座,举办与知识产权纠纷相关的辩论赛,制作知识产权宣传展板、绘制手抄报等是其中最常见的形式。此外,各地各校还想方设法开展别具特色的知识产权教育活动。

  比如,南京力学小学组织同学们开展身边侵权行为的社会调查。厦门外国语学校等多所厦门的中小学在暑期组织了知识产权夏令营,引领同学们走进科创企业,了解企业知识产权的创造和保护工作;请同学们设计专利营销方案,让孩子们认知创新的价值。江苏省锡山中学还邀请专业法律人士指导,通过模拟法庭的形式,分析商标侵权案。

  然而,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也听到过质疑:知识产权似乎更多涉及商业领域,有必要从中小学阶段就开始强化教育吗?

  “不仅需要,而且刻不容缓。”人大附中通用技术教研组组长李作林斩钉截铁地说。

  不久前,李作林去美国参加了一个科技教育方面的研讨会,其中有知名国际出版商提供了一套非常适合青少年科创的科普读物,并表示留下联系方式后就可以免费获赠。当李作林满怀期待地留下自己的地址时,对方却拒绝了:对不起!因为我们这套书在中国大陆地区已经被盗版了。

  “当时真的很受刺激,”李作林告诉记者,“但也理解。只能看着同行的其他几个国家的老师高高兴兴填写联系方式领取赠书。这让我再一次感受到在中国进行知识产权教育的重要性:就是应该加大力度,就是应该从青少年开始抓起。”

  长期从事知识产权咨询工作的知乾知识产权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创始人华冰告诉记者,从业多年,尽管舆论环境已经改善,但无论面对企业高管还是科研机构的研究人员,她总能感受到不少人对知识产权缺乏敬畏心:他们并不在乎侵权甚至不在乎被侵权。

  “因为我们这代人、包括我们上一代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几乎没有接触过知识产权的概念。”华冰分析道,我国的专利法直到1985年才首次颁布,尚属“80后”,这也就不难理解,那些比专利法还要年长十几、二十几岁的高管和高知们为什么对知识产权“不是很熟”。

  “所以我真的认为,应该从孩子小时培养他们保护知识产权的意识,哪怕他们现在还不能完全理解,也要在他们心中深深埋下一颗种子。”华冰对记者说,“而且孩子在学校接受知识产权教育、参与相关活动,回到家也会影响自己的父母,从而逐渐改善整个社会对知识产权的认知。”

  “教育一个学生,影响一个家庭,带动整个社会”,这也是开展全国中小学知识产权教育的初衷之一。国家知识产权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培养中小学生形成正确的知识产权意识,有利于推动在全社会形成良好的知识产权文化氛围。

扭转把知识产权当升学工具的不正之风

  今年3月,教育部已明确表示:专利不再作为各高校自主招生的依据。这有助于孩子们更专注科研的本真,而不是盯着那些附加价值

  在近些年各种政策和舆论的引导下,国人的知识产权意识逐渐加强,显著变化之一,就是中国国内专利、商标、工业品外观设计等各类知识产权的申请量都位列全球第一。但不少人都知道,耀眼的数据中含有一定水分,这水流甚至冲进了中小学校园。

  某地专利审查机构的工作人员表示,曾接到过一个用于雕刻的精密仪器的发明专利申请,而申请人的身份信息显示:他只有十岁。无论孩子再怎么聪慧,这个发明也远超一个十岁孩童的智识水平,明显有人代劳,且并非孤例。

  随着各阶段升学竞争愈加激烈,知识产权竟成为个别家长给孩子增加含金量的手段。记者调查过程中了解到,曾有在科研机构从事研究的工作人员,为助推孩子升学帮孩子做科技发明,并同时申请实用新型专利和发明专利。由于实用新型专利先获批,孩子得以借此加分,待发明专利获批时,孩子已经顺利升学,于是他们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获批难度更高的发明专利权,因为觉得“没用了”。

  把知识产权当成升学工具,显然与面向中小学生的知识产权教育目的背道而驰。国家知识产权局相关负责人强调,开展全国中小学知识产权教育试点示范工作的目的,是培养广大中小学生形成“尊重知识,崇尚创新,诚信守法”的知识产权意识。北京八中科技教育办公室主任高颖告诉记者,其中给她印象最深的,就是“诚信守法”,这让她意识到知识产权教育是一项事关整个民族形象的事业。

  为了管控上述现象,今年3月,教育部已明确表示:专利不再作为各高校自主招生的依据。这种变化,会不会影响中小学生对知识产权的学习热情呢?

  “不会。”高颖非常明确地回答记者,“我们欢迎这样的改变。它有助于孩子们更专注科研的本真,而不是盯着那些附加价值。而且喜欢的永远会喜欢,不喜欢的自然就淘汰了。”

  魏涵潇在人大附中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就读,目标是高中毕业后申请国外的高校,无须面对国内激烈的高招压力,更不用靠参赛获奖申请专利给自己贴金抢自主招生的名额,但他仍然痴迷科创。他从小就对3D打印格外感兴趣,升入中学开始频繁接触3D打印机后,他发现耗材浪费太严重,便在高二时和同学一起发明了一款轻型3D打印机的废料回收再生装置,并同时申请了实用新型专利和发明专利。

  “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好的训练。”不久前刚拿到加拿大一所名校电子和计算机工程专业录取通知的魏涵潇告诉记者,参与专利申请的经历,让他提前了解到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要性和流程。“我以后从事的专业肯定需要很频繁地申请专利,工程类的研发也绕不开对知识产权和产品的保护。中学阶段就做这样的尝试对我很有帮助。”

知识产权教育切忌重利轻义

  如果过分强调利益,就会扭曲大家参与科创的初心,让人不再愿意分享知识,甚至以邻为壑、故步自封。知识创造出来,还是要分享给社会,而不是过分强调个人利益本身

  国家知识产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在中小学阶段开展知识产权教育,有利于培养青少年的“一心”即好奇心、“二力”即动脑能力和动手能力,使广大青少年成为我国未来双创的生力军。而激发学生的科创热情,只是一个方面。之所以将中小学生纳入我国知识产权宣传工作中重点关注的人群,更主要的是因为中小学阶段正是个人法制观念、权利意识形成的关键时期,在这个阶段培养中小学生的“三意识”即权利意识、保护意识和尊重意识,同样是中小学知识产权教育的题中之意。

  负责北京芳草地国际学校丽泽分校学生活动的王萌老师告诉记者,刚开始他们以为,针对学生的知识产权教育只和科创活动相关,经过国家知识产权局相关培训后,她发现中小学知识产权教育涉及的面很广,尤其是对于小学生来说,毕竟孩子能够参与的科学活动有限,更应侧重道德教育。他们学校的老师会在道德与法治课上通过国产大飞机C919的例子,向学生们介绍保护自主知识产权的重要性。

  高颖告诉记者,她一再向学生们强调:“尊重知识产权首先是要尊重知识,其次才是产权。”她担心一味强调权利,会让还没形成稳定价值观的孩子们过分注重“利”,而忽视了对知识的分享。

  在4月的一堂科技创新课上,面对刚十一二岁的北京八中少儿班的孩子,北京八中科技老师王文智告诫大家:“如果过分强调利益,就会扭曲大家参与科创的初心,让人不再愿意分享知识,甚至以邻为壑、故步自封。知识创造出来,还是要分享给社会,才能实现真正的价值。保护知识产权的目的,是激发人们为社会创造价值的欲望和能量,而不是过分强调个人利益本身。”

  “其实对于孩子来说,引导他们做科技发明并通过申请专利的方式保护知识产权,真的不是为了什么商业上的考虑,单纯就是想让他们体验一下——我自己产生一个想法不容易,需要受到保护,我也有能力保护。”在人大附中教通用技术课的姜凤敏老师看来,比起保护孩子们的权利,她更看重的是保护孩子们的创意。“教育是一种潜在意识的激发,而不只是我们看到眼前的那一丁点东西。”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