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脱贫“冲刺”要补三大短板
2019年07月05日 09:33:4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3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杨静

  脱贫攻坚进入最后的“关键”阶段,各地扶贫干部都忙着脱贫“冲刺”。记者走访西部多个贫困县区,发现部分贫困地区在夯实脱贫基础、补齐脱贫短板的同时,依然面临产业联结机制难构建、生态保护与脱贫攻坚难平衡、教育资源难跟上的三大短板,可能对脱贫质量造成一定影响。

扶贫产业如何可持续

  产业发展是实现贫困人口脱贫、防止返贫的压舱石。为让贫困户有增收产业,同时保证村集体收入,2017年西南某贫困村开始发展羊肚菌种植,由村里提供光伏大棚,引进种植企业,并约定分红比例。

  去年底,记者再次来到该村时,大棚没变,种的作物却由羊肚菌变成了“多肉”植物。“企业挣到钱就跑了。”当地干部无奈地说,正如当初担心的那样,企业盈利后就跑了,根本不是踏踏实实来扶贫的。

  “我们汲取教训,明确企业如要在大棚种植,除给村民流转费、村集体分红外,还要雇佣多少工人、教会多少村民种植多肉的农业技术等。”该干部说,只有企业诚心来发展,政府才实心来支持。

  事实上,在部分贫困地区,地方政府虽然有产业选择的权力,但在如何构建贫困户与企业利益联结机制方面并没有多少话语权,企业每年盈利了多少,给贫困户分红多少全靠企业“良心”,这使得贫困地区要真正发展可持续、同受益的扶贫产业比较困难。

  “现在产业发展思路比较保守。”西南某乡镇扶贫办主任说,目前想要资金的合作社比较多,但是我们不太愿意给,我们要评估风险,因为文件要求产业资金不能有任何损失,这就意味着集体资金入股的本金不能有损失。但研究产业是一个专业性的东西,她觉得大部分产业扶贫没有被盘活,比如统一种养殖关键是要确定销路在哪里,通过党支部、专业合作社的成功率高一点,如果行业不看准,管理出现有不妥的地方就没法给贫困户交代。

“生态红利”如何真变现

  位于西南某村的水库是市里的水源地,为了保护水资源,村里85%的土地都退耕还林了。此前,当地通过“天保工程”“市级农改林”来补贴村民,但由于“天保工程”补贴到期、市级农改林补贴较少,加上能源补贴人数只减不增,导致部分村民有不满情绪。

  “有人说如果继续没有补贴,就上山砍树。”有村民告诉记者,他是靠种亲戚家的地来维持生活的,各类林补减少后,生活并不好过。

  “为了保护水源地,我们在径流区叫停了大规模的农业种植产业。”村委会主任说,虽然村里产业发展比较滞后,一些“三七”种植企业想到村里种植“三七”,但为了保护生态,他们都拒绝了。但是大家在保护生态的同时,并没有享受到多少红利,部分村民生活在海拔2400多米的山上,在旱季的时候饮水还存在困难。当地干部说,“真是守着水源没水吃。”

  在贫困地区,受各方面的条件限制,部分干部在将“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的具体方法上思路还很窄。“不是我们不愿开动脑筋,而是条件限制。”有干部说,受到自然条件的限制,为了保护生态,除了有林补、护林员等相关的补贴外,没有多少其他收入,同时护林员的名额也有限。这就导致贫困地区难将“绿色资源”变为“扶贫资产”。

教育扶贫如何补软件

  精准脱贫以来,各地都加强了教育的投入,尤其是强化了教育的硬件投入,贫困地区的教育硬件得到较大提升。相比之下,教育理念、师资力量等软件资源显得捉襟见肘。

  去年,因为“一块屏幕”,云南省禄劝县时隔多年有本地高中生考上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这块屏幕就是当地与成都七中开展的网络直播课程,学生可在本地就能享受成都七中的教学资源。

  “全县最好的房子就是学校。”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说,脱贫攻坚以来,当地加大了对教育的投入,教育硬件短板逐渐被补齐。他认为,教育的硬件条件只是帮助学生成才的一个方面,他们更需要优质的教育资源。

  “我们同样面临诸多困境。”王开富说,一段时间内,一些家长宁愿花费更多,也要将孩子送去昆明的学校,因为家长认为昆明的教育资源更好,不仅留不住优秀的教师,连优秀的初中毕业生都难留下。

  记者在多地调研时看见,各贫困地区的教育硬件短板逐渐被补齐。有教育专家建议,上级部门可加大教育资源统筹力度,促进优质教育向西部地区、贫困地区流动,缓解这些地区的优质教育紧缺问题,为后续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打好基础。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