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幕”里到底有多少水分和黑幕
2019年07月05日 09:42:36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5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与归

  日前,导演陈熙网上实名举报称,2018年仍为国家级贫困县的河北省张家口市万全区,斥资4000万元搞水幕电影项目,经层层倒手转包后,最终执行环节投入缩水为135万元。“贫困县”和“4000万”,这样的字眼一对比,自然让人产生种种不解和质疑。7月1日,河北省领导对该事件作出批示,要求认真调查核实,依法依规依纪严肃处理。

  “水幕”里到底有多少水分和黑幕?这是当下公众最想知道、也最为关心的地方。在探讨该事件前,我们不妨先了解一下水幕电影。水幕电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电影,而是将光束照射在水面、展示出立体电影效果的一种多媒体技术。它的诞生和发展只有30年左右,早期仅出现在一些发达国家的大城市。近年来,我国一些城市陆续引入。

  2000年9月,南京市鼓楼区政府曾投资1600万元从英国引进水幕电影,运行11年后黯然谢幕。当时,曾引发媒体和社会舆论的广泛质疑,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停运是因为水幕电影运营和维护“太烧钱”——放一场电影成本高达10万元,买一部水幕影片要花60万元,这还不算日常的电费、水费、场地费、维修费等。

  时代发展很快,有些地方的步子迈得也很大。万全区启动水幕电影项目的时候,头上还带着“贫困县”的帽子,和水幕电影的奢侈华丽确实不太协调。我们经常批评一些年轻人盲目攀比、追逐名牌、超前消费,那么同样的道理放在地方政府身上,当然也是适用的。

  事实上,类似的教训也已经屡见不鲜。比如,今年1月,国家级贫困县甘肃榆中因斥巨资“造景”“造门”,陕西省韩城市因在高速出入口建设超大体量假山叠瀑,就曾被住建部通报。贫困地区屡屡出手阔绰,耐人寻味。同时也让我们反思,这或许应该被当作一种现象来看待,而不是具体个案。而揆诸这些案例,我们不难发现,这些奢侈的大工程,不仅在名义上欠缺必要性,在程序上也往往欠缺正义性。

  比如万全区的水幕电影项目,我们看到的是,最基本的法制程序都得不到尊重。首先,对于一个贫困区来说,4000万的巨资不是小数目,这样的开支,尤其还是事关民众福祉的项目,在上马之前,应有充分的论证、公示和征求意见。但遗憾的是,等到我们关注到此事,木已成舟,而且是艘“残舟”,怎不令人诧异和生气?

  而哪怕是过了民意这一关,在随后的招标过程中,也应做好前期宣传,也必须对投标的企业进行资格审核和相应的调查,最终通过比较优劣,才能选出合作方。且在整个过程中,还要充分曝光,接受社会监督。然而,据界面新闻报道,这次招投标却是投标人与投标公司临时捆绑、项目关键性工作疑被分包、报价明细与举报者所述相差甚远……

  从工程的交付结果来看,去年8月项目就已试运行,但至今仍未达到招标要求的标准,尚在进行优化调试,何时达标尚无明确答案……一句话,这场到现在还难以兑付的工程,更像是拼凑出来的作品,而不是精心打造的工程。

  这背后,不仅有大量水分可以挤,恐怕还有不少黑幕可以揭。如果存在权钱交易等违法犯罪行为,该事件的性质就远远不是不合理、不规范那么简单。

  以上种种暴露出一些地方政府部门及其负责人,还是存在轻民意、重政绩的工作态度,还是存在轻程序、重目的的工作方式,还是存在轻实际、重形式的工作思路。如果这些不从思想深处改变,类似贫困地区造出奢侈品的奇闻,还会不断发生。

  这次万全区的“水幕事件”,或许可以举一反三,形成一个典型案例,镜鉴后来者。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