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本质
2019年08月09日 14:33:3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张林华

  读到过台湾漫画家朱德庸先生的一篇文章,谈及他有十多年的散步习惯。最喜欢在人车寂静的平常夜晚,和太太一起,沿着台北市的一条林荫道缓慢行走,一直走到路的尽头,再坐下来喝杯咖啡,一边聊聊那些熟悉不过的香樟、菩提、栾树,观察它们的细枝嫩叶,在春夏秋冬、暮去朝来的细微变化,顺便再聊聊外面的世界又发生了哪些稀奇古怪、山高水长的事情。天天如此,乐此不疲。读到这里,不由分说,一首我喜欢的歌曲,仿佛迅即在耳旁悄悄吟唱起来: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这样自由自在、心清如水的生活状态,发生在一位功成名就、崇拜者众的大家身上,让我稍感意外,细想又不免会意。因为这种状态,与我们司空见惯,且根深蒂固的所谓拼搏人生的价值观有着几条街的距离。当然作为长者,他有资本这么做,而且今天我们赶上的,恰好是一个物质日益丰硕的时代,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以及长大后,被不断灌输不能慢不能输,落在后面会“死”得很难看。我们的肩膀上都背负着庞大的未来,所以都要为一种不可预见的“幸福”拼搏着,事实上所谓的“幸福”,却早已被商业稀释而单一化了。市场的不断扩张,商品的不断量产,有不少是违反人性的原有节奏和简单需求的,激发的不是我们更美好的未来,而是更为贪婪的欲望。一旦违反人性的奔命现象成为常态,恐怕很多人都会生病。 

  于是,朱德庸先生主张“在这个时代里缓慢行走”。世界犹如脱缰之马一直往前跑,后面大家紧追不舍,有许多人气喘吁吁。前路茫茫,这个时候,可不可以停下来喘口气,选择“自己”生存,而不是盲目选择“大家”?“也许这样才能不再为了追求速度,丧失了生活,还有成长的本质”。

  “成长的本质”,什么才是呢?显然不是焦虑,不是透支,更不是贪婪。身处当下这样剧变的时代,人们的情绪开始变得梦幻,心思变得复杂,行为变得生硬,脑容量变得越来越大,可应用区域的却变得越来越小,忘了应该去感受美,体验爱,享受自由与空间,不随波逐流,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被金钱、浮名牵了鼻子找不到北,才是生活的本质。“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是文人眼里的一种生活境界。过日子有如品美食,不能生吞活剥,消化不了。那么,面朝大海,细嚼慢咽,行不行呢?

  某次在宝岛旅行,我曾坐着汽车在各地乡村转悠,有一天来到高雄市美侬镇(一个富浪漫诗意的地名),见路旁有一家并不起眼的民宿,一时兴起,闯进去参观一番。民宿主人是一位庄姓中年男子,戴眼镜,斯文,一口台湾腔的国语,慢条斯理,软得甚至有些“娘”。庄先生明显不满意我们的冒昧打扰,脸露不快,但他转瞬即变换态度,连称“欢迎”,并领着我们参观。住客稀有,干干净净的门厅中央竟然有几只芦花鸡趴着,先就令我有些意外,庄先生认真地对我们介绍说那是日本品种,告诫我们轻声轻语,不要打扰它,因为“鸡太太在生鸡宝宝啦!”听着这绵绵软语从一个高高大大的中年男子嘴里说出来,着实感到好笑,可他绝对是认真的。交谈后慢慢了解,庄先生出生高雄,家境不薄,毕业于台湾的一所名牌大学。本可以做更多更大的事,创一番所谓“事业”的,可为什么就甘于当一名农舍主人呢?在僻静的乡下,侍弄这样一个规模不大,装修也算不得高档的民宿,更多是手工劳动,长年累月的简单重复,一定会是非常辛苦和寂寞的,当然这辛苦和孤独也有一点古风色彩。这样的生活,“我觉得蛮有意思!”“哎呀,做人吗,都不过酱紫(这样子)的,所以我向来不多求什么的啦。”

  “不多求什么”,真好!离开宝岛数月,许多事如过眼云烟,唯独庄先生这句话不曾忘却,当然同时还有,他那张白白的、笑吟吟的脸。

  人生漫长,有如马拉松,怎么个跑法,有讲究。庄先生选择的是一种安静自我的跑法。不加塞,不抢道,不搏命,这种跑法,只跑在自己的特定线路上,与他人无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