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大沙漠间追一条孤独而执着的河
2019年09月13日 10:23:41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5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2019年实施的第20次向塔里木河下游生态输水,水流在干涸的河床前行(8月25日无人机拍摄)。

新华社发(阿曼摄)

  ■记者手记

  在干旱的南疆,干涸的塔里木河下游河道来水了。记者近日驱车纵穿两大沙漠,在茫茫的荒漠追踪水头,见证了一场孤独而执着的挺进。

  一度彻底断流三十余年的塔里木河,今年迎来了第20次生态输水。8月中旬,在塔里木河最末端的一座水库——大西海子水库,干流的水头抵达了。水库的泄洪闸、放水闸随即开启,标志着今年向塔里木河下游的生态输水工作正式启动。

  今年的生态输水,如同过去20年一样,通过让水从大西海子水库驶入其下干涸的河道,来贯通这条中国著名季节性河流的全长。

  自从今年3月以来,这已是记者第三次到塔里木河采访。此前两次已跑遍1321公里的塔里木河干流、224公里的主要源流阿克苏河,偏重深入调研,而这一次,记者只为追踪水头。

  8月底,记者和新疆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大西海子站站长徐生武,从大西海子水库出发向南而行。

  当天距离今年塔河下游生态输水已过去了10天。由于无法精确定位水头所到的位置,只好凭借经验大致确定方位。

  塔里木河的下游河道就在218国道旁边,自北向南纵穿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和库姆塔格沙漠之间。要更靠近河道,须在戈壁上行车,扬尘持续,雨刮器刮个不停。

  但河道两旁的红柳是喜人的,不少高达三米。在记者的印象中,红柳是戈壁滩上低矮的灌木丛,没有叶,只有枝干。但眼前却是茂盛的绿意,还有紫红色零星点缀,惊艳无比。

  正因为持续经年的生态输水,河道两旁曾经全然裸露的荒地已不多见,天然植被生机盎然。

  驱车3小时后,记者一行到达了塔河下游1号闸口,但水头还没有到。徐站长告诉记者,依他的经验判断,再过一个小时,水头能到。

  秋日的塔河下游,天空灰蒙蒙,风声不断,胡杨也沙沙作响,仿佛在呼喊水来。在等待时,记者架起摄像机,选定拍摄的最佳位置,不时升起无人机来观察水头是否到达。

  徐站长的判断果然没错。在等了近一个小时后,水头远远地在河道中露头了。如同数月未见的老朋友,记者兴奋地冲进了河道,一踩在沙土上,行路顿时吃力起来。

  只见水头在河床上缓缓前行,如拼命爬行,又似细胞分裂,在做不规则扩散。水流没过千疮百孔的土地,像是沸腾一般冒出滚滚气泡。河水像是在以极强的力量吞噬河道、吞噬干涸。

  感觉到水流将至,惊慌失措的蚂蚁、蜘蛛从河床密布的孔隙中爬出,四处逃窜。一只虫子爬上了记者的裤子,更多的则被黄色的河水淹没。

  水头继续前行,却在一处低洼的坑里止步了。约莫过了10分钟,洼地填满,水流才继续向前。不久,逢着一处落差较大的下坡,平静的河水顿时变得湍急,大河的声音来了。

  作为我国最长的内陆河,塔里木河从大西海子水库到尾闾台特玛湖的距离为360余公里,这一段的生态最为脆弱,却是一道“绿色走廊”,拦截着塔克拉玛干和库姆塔格两大沙漠的“握手”。

  但从20世纪50年代起,塔河沿岸迎来大规模开发,上中游用水量急剧增加。到70年代,大西海子以下河道滴水不见,原有的荒漠植物带开始大量衰退死亡。

  风沙肆虐,吞噬了下游一个个村庄,牧民赶着羊群到上游找水。原本分隔的两大沙漠,20世纪末越过沙化的河道开始合拢。

  2001年6月,国家开始对塔里木河流域进行综合治理。20年来,通过一系列强有力举措,使下游生态得到有效保护。生态输水即为一项重要举措,确保了360公里河道再无人为断流。

  水头缓缓向远处流去。徐站长说,水流的速度每天约10公里。通过无人机记者看到,河流在辽阔的荒漠中流过,其痕迹就像在巨幅的黄色宣纸上,写出力透纸背的长长一竖。

  有人说塔里木河是一条悲壮的河流,它最终消失在沙漠深处,更无法汇入海洋。但这条河,从村民逃离后留下的断壁残垣旁流过,穿越几十万平方公里的沙漠戈壁,路过胡杨和红柳,孤独而执着。

(记者阿曼、李志浩、张晓龙)

新华社乌鲁木齐电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