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里乡村治理经验“川”入阿坝高原脱贫路
2019年11月21日 10:37:18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8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陈琰泽

  屠建平指着山腰一朵云,云的后面,就是此行目的地,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黑水县色尔古镇麻都社区。半年来,通过学习浙江省桐乡市的“三治融合”经验,这座曾经“一盘散沙”的村子逐渐拧成一股绳,在脱贫路上越走越有力。

  2015年桐乡与黑水结对,不仅帮助黑水发展产业,还将桐乡的“三治融合”乡村治理经验介绍过来。“在帮扶中我们发现,扶贫政策能不能执行,扶贫产业能不能落地,与当地的乡村治理水平大有关系。十九大报告中提到,要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来自桐乡、目前挂职于黑水县委组织部的屠建平介绍,从今年5月起,桐乡在黑水多个村社推广“三治融合”,目前已初见成效。

  白云之上的麻都社区,正是“三治融合”的试点村。2008年汶川地震后,5乡7村1300余人迁来,整合成了麻都社区。社区党支部书记陈保说,刚开始的几年,由于村组织没有整合,各个村支部缺乏协调,“各村负责人甚至还要回原来的乡开会,管理上比较混乱,不同村间常有摩擦,各种工作开展困难”。

  2013年,麻都社区成立社区党支部后,情况有所好转,而今年引入“三治融合”经验后,局面更是大为改观,为麻都社区脱贫打下基础。屠建平此行正是为了参加麻都社区每月例行开展的“三治”活动而来。

  屠建平到达麻都社区时,太阳上了中天,山坡的平缓处修了一块广场,大山的影子投射在广场上,几位身穿藏族服饰的老者围圈而坐,正讨论得火热。“这是道德评判团正在讨论村务呢。”陈保说。

  “根据黑水本地经济基础较差、多民族聚集、乡村治理水平较低的现状,我们以桐乡‘一约两会三团’模式为基础,搭建了以基层党组织为核心,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三约三会三团’框架,包括守法良约、村规民约、诚信公约,群众议事会、乡贤参事会、邻里互助会,法律服务团、便民服务团、道德评判团。把每月5日定为党员固定活动日,15日定为村民说事日,25日定为志愿服务日,让每个村民都能参与决策和治理。”屠建平介绍。

  坐圆圈正中的老人阿瓦基皮肤黑红,声音洪亮,说到道德评判团,他满脸自豪。“在座的都是以前各村的老书记、老主任,以前来自各村的村民不认可新成立的社区支部,很多决定推行不了,现在村里请我们几个老人出马,工作就好进行多了。”

  对铺张宴请的移风易俗是近期解决的一件老大难题。“原来村里红白喜事攀比风很严重。我们这里是贫困地区,结婚随礼却常要几千到上万元,关系近的还有送牛的;宴席也讲排场,菜多得吃不完,最后大多倒掉。”陈保回忆,最初村里也劝说过,甚至派专人去制止,但是村民不服气,风气一直扭转不过来。

  推行“三治融合”后,村规民约和道德评判团对扭转风气起了大作用。通过全村表决,村规民约定下礼金不得高于300元、一桌宴席不得高于500元的标准。有了村民认同的公约,再加上德高望重的道德评判团的监督,奢侈之风逐渐消失。

  移风易俗是乡村治理升级的一个缩影。“乡村治理水平提高了,村民们都团结在社区党支部周围,拧成了一股绳,加上桐乡的产业帮扶,我们对未来有信心。”陈保笑容灿烂。

  “刚开始时,也有人怀疑,说你们浙江乡村富裕、老百姓的文化水平也较高,‘三治’才能推得开,但到了条件较差的黑水,还能推广下去吗?”屠建平承认,村民参与决策,但并非所有诉求都能得到满足,“但是村民参与讨论,意见得到尊重,就算事情没有解决,回家对老婆孩子也有交代,大大减少了摩擦冲突。有了共识,才能形成合力,一心一意谋脱贫啊!”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