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一,胡同厕所里的拜年话
2020年01月27日 09:50:37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2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阿姨过年好!”看到街坊奶奶进门,徐广贞赶紧扭身相迎。

  “过年好啊!这姑娘又这么早,真是不易!”在街坊奶奶眼里,48岁的她仍是姑娘。

  这大年初一拜年的一幕,却发生在北京市西城区储子营胡同的公厕里。这座厕所的女卫生间保洁员徐广贞,已连续14年农历大年初一上班了,她从早晨6点半开始,挨个刷洗留学路社区一带的7座胡同厕所。

  数九寒冬的北京早晨,气温仍在零下6度左右,小风还在嗖嗖刮着。记者身穿在青藏高原出差时的防寒装备,仍冻得瑟瑟发抖。徐广贞却干得满头大汗,额头的刘海,都被汗黏成一缕一缕,眼窝鼻窝都渗出细密的小汗珠。她要趁街坊们还没早起,把公厕彻底冲刷一遍。

  徐广贞先用水管子往地上和便器浇一遍水,再拿毛刷伸进每个便器内部,下大力气狠搓一遍。由于天冷低温,污物很快就渍住,不使劲冲刷不下去。为防止结冰地滑,还得快速把地面上的水擦干,再用毛巾蘸上消毒水,把厕所的隔板、门窗的边角沟坎擦个遍。

  “姑娘,不用这么下力气!”街坊奶奶轻拍徐广贞的肩膀,先压低声音说:“擦一遍就行,看不出来……”又抬高嗓门嚷嚷:“家里的厕所,都打扫不了这么干净!差不多得了。”

  胡同人家没厕所,全靠公厕。弄不干净,心里跟着堵。徐广贞住在木樨园一带的胡同里,深知平房只能靠公厕的重要。留学路附近老北京多,每个公厕都专门为老年人安装了一两个坐便器。

  徐广贞知道老年人起得早,每天上班都抢时间刷洗厕所,最先把坐便器打扫干净,以便老人如厕方便。

  大年初一的早班,比平时好打扫。街坊邻居除夕夜守岁,难免起床晚点,时间比平时要充裕。可这大过节的,人家都在家赖床,自己却在热火朝天地刷厕所,心里什么滋味?

  “也酸!但说实话,这么干十几年了,不想那么多了!”徐广贞边刷边喘。

  回想起06年刚来北京时,徐广贞可真受不了。“别说大年初一上班了,年前眼瞅着人家都拖着箱子回家了,一想到自己过年还得来干这个,眼泪就啪嗒啪嗒往下掉!”

  那时不光是过年,平常也一样想不开:“内蒙老家厂子倒了,寻思到北京挣点钱吧,干的却是刷厕所,总觉得脸上挂不住……”徐广贞告诉记者,在老家,母亲只跟人说女儿在北京,却不说干什么,否则自己先心疼掉眼泪。

  “当时也实在没别的选择。就甭管干什么,都好好干吧!”徐广贞一咬牙,不信自己卖力气凭良心挣钱,有什么不如人的。

  单位连年给她评先进,胡同里那些“不好打交道”的大爷大妈,对她像闺女那么亲。见面就嘘寒问暖,送水果给她道谢,还悄默声地往她所在的西城区环卫五队寄表扬信。“我根本不知道他们姓什么叫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打听出我姓什么的,真是不好意思!”

  去年国庆七十周年庆典前后,徐广贞被选送到距离天安门广场特别近的移动厕所车进行保洁。徐广贞打电话回老家告诉老母亲,老人一听女儿参加国庆保障了,特别激动。

  “那在电视上能看见你不?”妈妈赶紧问。

  “就当能吧。”徐广贞笑了。

  “那你跟哪儿呢?”妈妈是认真的。

  “你看见厕所,就看见我了。”徐广贞说。

  作为备勤的移动厕所车,只有航拍时才可能远远扫到。怕自己那身鲜亮的橘黄制服影响拍摄效果,徐广贞每每发现拍摄,总不由自主地想要躲躲。真的能在电视上看到自己吗?她也不知道。

  可妈妈却当真了,在老家逢人便说:“国庆70年典礼的电视里,也有我家老姑娘!”

  被街坊奶奶们叫做姑娘的徐广贞,自己的女儿也26了。她也在北京工作,自己开了一家小药店。近期,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女儿不光像往年春节那样,给妈妈预备棉袄棉鞋当年货,还专门给妈妈带来一次性手套和口罩。聚会吃饭都有可能传染,如厕方便的污物就更难说,心疼她的女儿叮嘱妈妈千千万万戴好。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尹平平)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