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工关键还得产业链转起来
2020年03月23日 08:58:07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8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口述:黎东|30岁|经理|江苏

  整理:完颜文豪|新华每日电讯记者 丁莉|实习生

  编辑:刘婧宇

  我们是做物流箱体的企业。往年2月中旬,是生产的旺季,也是冲全年产值的关键阶段。因为春节一过,下游的物流公司就要买新车干活了。

  往年春节刚过,客户就开始催货,我也会去厂里盯着。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半,加班加点干。光年后一个月的产值,就能占到全年的五分之一。

  但今年,在本该最忙的时候,我只能天天待在家里,出趟小区都要通行证。

  疫情一来,公司收入直接变成零。手下100多个员工,即使按最低标准发工资,杂七杂八加起来,每个月也得三四十万。我们是私营企业,这么高的成本,都压在自己身上。

  年前,我们订单接得比较多,当时赶掉了20%左右,剩下的大头,打算春节后开足马力干。最开始听说疫情时,我还在想武汉那么远,不会波及无锡这边吧。何况这事已经引起各地政府重视,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

  等到武汉封城,我马上紧张起来,觉得情况严重了——这么大的城市不可能说封就封,肯定出了大事。

  其实,如果按最开始说的2月10日复工,对我们影响不是很大。往年也是元宵节后,外地员工陆续赶回来,才开足马力干活。

  2月7日左右,全国的新增病例爆发式增长。我感觉这回悬了,外面一道道卡口、检疫口,形势非常紧张,不可能按期复工了。

  当时,无锡镇与镇、区与区之间的道路都封锁了,甚至街道与街道、村与村之间都有卡口,进出都要检查身份证。我们厂子靠近常州,虽然离得很近,但常州的员工也不允许过来。

  那段时间,江苏一些地方出了规定,对从疫情严重的湖北、河南等7个省过来的人一律劝返。我们企业大约有20名员工都属于这种情况。

  外地员工回不来,生产环节的相应工序就断了,复工比较困难。很多员工在家歇着,没有收入也着急,一再向我打听情况,问什么时候能复工。

  后来,这个规定引起了不小争议。无锡市放宽要求,除了疫情严重的湖北和浙江温州这两个地方外,允许复工复产企业的外地员工进入本市。

  焦虑等待了好多天,复工申请终于通过了。员工大多是四川人,接到回来上班的通知,他们都很高兴。

  可在当时,即便员工都回来,也不是想开工就能开得了。除了生产环节外,还要上下游企业协调同步,整个产业链条才能转起来。这是由制造业的生产组织方式决定的。

  从生产来看,最关键的是原材料供应。水电燃气这些没有问题,但生产和焊接必须用的氩弧焊气体、二氧化碳气体、乙炔和氧气,供料的上游企业还没完全复工,不清楚啥时候能保证供应。

  从市场来看,下游的经销商和物流公司老板,也没有多少生意可做。这种特殊情况下,他们也支持我们延期交货,还没有人来催货。

  我们企业现在年产值八千万左右,这几年都保持年增长20%到30%。去年积累了几个大客户,想把产值搞到一个亿。那些天,大客户向我抱怨,港口的船和航班都取消了,没有货可以拉。

  对我们来说,下游暂时不会有大订单了。随着各地陆续复工,开始有一些客户陆陆续续咨询,希望能有新的订单。

  今年被疫情这样一弄,亏本是肯定的,只是亏多亏少的问题。我感觉压力非常大,这些困难不止我们一家企业需要面对,很多行业都会因此受影响。

  虽然企业还有一笔大额贷款,但我们现金流把控得还好,大部分是现款现货,资金回笼较快,还能够坚持下去。

  政府也出台了一些帮扶政策,可能会下调一点利率,税收可以延后交,还有些土地费可以减免。

  由于厂房是我们自己的,没有租金这块固定成本,少了不小的负担。不然的话,每个月几十万的租金,我们这种中小企业根本吃不消。

  我还有一个运输公司,给马术比赛运输马匹,我们为用户提供专业车辆租赁服务,每年有一大笔收入。

  受疫情影响,上半年很多大型赛事都取消了,包括我们服务的马术比赛。这笔收入断崖式下滑,直接变成了零。

  其实,我们做制造业蛮苦的。员工平均都在30岁以上,年轻工人不好招,人工成本居高不下。

  我记得,早些年人工成本比例很低,甚至可以忽略。现在,人工成本已经占到企业成本的大头,还要全员缴纳社保。

  制造业利润太薄了。自动化程度高的企业,利润可能还高一点,但主要是拼产量。

  我们定制化的产品比较多,每个订单都有不同的要求。加上生产设备比较大,宽度、高度、长度等尺寸也不一样,没法实现全面自动化,只能在局部工序上尝试,逐步减轻人工成本压力。

  那些天,我在家里也很焦虑,有时候静下来想想,企业再这样干下去,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趁现在产值还不算高,人工又那么多,抓紧转型升级,提高管理和生产效率。

  我甚至考虑可以采取外包模式,不要什么都自己干,只做自己最擅长的,不光把人减下来,还可以轻资产运作。

  从来没想到,这辈子会遇到这样严重的疫情,但愿这是最后一次。

  我就怕今年消费带动不起来。大家都觉得口袋里没啥钱,物流公司老板就会说,“省一点吧,我就不添新车了”。这对我们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订单会少,但无论无何,也要在困难中求生存。

 (应受访者要求,黎东为化名)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