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
2020年09月11日 11:35:2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6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狱警曲圣(左)在给张新新辅导功课。

受访者供图

  本组稿件采写:新华社记者高洁、范春生、姜兆臣

  432分,超过2020年吉林省高考分数线文科本科二批61分。

  这个来之不易的成绩,让吉林省的考生张新新(化名)如愿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成为一名大一新生。

  对张新新来说,成为新生,更是“新生”。走出监狱的“高墙”,走进接受高等教育的“象牙塔”,张新新说,如果没有监狱干警的引导和众多好心人的帮助,他的人生无法重启。

  一年多前,张新新为凑够高考报名费、与人合伙盗窃而被判刑,关押在辽宁省本溪市监狱服刑。服刑之初,他意志消沉,情绪低落,一度有强烈的自杀倾向。

  在监狱干警的引导帮助下,他重燃希望,产生考大学的念头,经过努力梦想成真。

误入歧途

  记者近日来到本溪市监狱,见到了刚填报完志愿专程前来探望干警们的张新新。这个出生于2000年的孩子长相斯文,戴着眼镜,一脸书生气。

  他说,自幼父母离异,跟父亲生活,父亲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2018年高中毕业时,因患肺结核而未能参加高考。2018年9月,他回学校参加复读,复读期间,父亲拒绝为其提供学费和生活费。同年10月,为凑够高考报名费,张新新与人合伙盗窃汽车电瓶被抓。后沈阳市辽中区法院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

  回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张新新低下了头。

  “2018年10月,我病情严重,不敢冒着传染的风险找工作,只能在家中等待。而高考报名已经开始,我联系了学校,300元报名费成了一个难题,所有的亲戚都不愿意帮我,这一切已经陷入了死局。”他说,“当时正好有两个朋友,说有工作可以带我,问做什么,他们遮遮掩掩,在社会上挣扎了五个月的我早已被磨平棱角,选择了冒险一次……一切已无法挽回,做了就是做了,错了就是错了。”

拯救“浪子”

  2019年5月他从沈阳转入本溪市监狱第八监区服刑。按照判决,张新新出狱的日期在2019年11月。

  “刚来时,他神情紧张,意志消沉,对陌生环境表现出了很强烈的恐惧感和戒备意识,心理评估中自杀风险指数极高。”本溪市监狱第八监区分监区长曲圣说,经过教育谈话了解到,他努力学习的目标就是要考上理想的大学,入监后感到梦想破灭、前途灰暗,于是产生轻生念头。

  监狱长韩兆有告诉记者,针对张新新的情况,监狱制定了详细的教育改造及心理辅导计划。

  曲圣在查阅了政策法规后,明确告诉他,服刑人员在刑满释放后可以参加高考,另外在遵守监规纪律的前提下,可以为他创造学习条件,并提供全套高中教材和复习资料。至此,张新新心头的压力日益减轻,看到了努力的目标,脸上也有了笑容。去年6月,此监区长陈耿安排干警带张新新到医院检查,确认肺结核病已经痊愈。

  在完成劳动改造任务后,监狱为张新新全身心复习备考创造条件。监狱长韩兆有在了解到他英语基础较差的情况后,邀请本溪市第二高级中学的英语老师来监狱为其进行一对一辅导;监狱教育科科长、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赵学增多次对张新新进行心理辅导,监区长陈耿多次对张新新进行教育谈话,鼓励他努力学习……

告别高墙

  准备高考一切顺利,但报名又出现难题。

  由于张新新刑期截止日期为2019年11月21日,而吉林省2020年高考的报名截止时间为2019年10月25日,按照现行政策在监服刑人员不能参加高考报名,如果释放后再参加高考报名,将错过整整一年时间。

  本溪市监狱积极与白城市教育考试院联系,并专门去函说明情况。对方被监狱干警的责任心和人性化改造所打动,破例为张新新办理了2020年高考报名手续。张新新成了不多见的在监狱内完成高考报名的服刑人员。

  对此,辽宁省律师协会会员陈宝龙、辽宁社科院研究员张思宁等认为,年轻人心理还在发展中,他们的犯罪带有很大的或然性,对他们的帮助、改造和转化,使其顺利回归社会,不仅是司法机关的义务,也是全社会共同的责任。像张新新这种情况,各方面协力帮其完成高考报名,是司法人性化及社会共助“浪子回头”的扎实体现,也彰显了法律的温度。

  2019年11月21日,张新新刑满释放。本溪市监狱的干警又多次到沈阳帮助联系补习班。沈阳一家教育培训学校的领导被监狱的所作所为打动,考虑到张新新家庭情况,主动免去了他3万余元的学费。

  2020年7月8日,张新新从考场走出来,完成了参加高考的人生最大心愿。“这一刻,我等了三年。在多数人眼里只是平凡的一刻,但是对我来说,却显得弥足珍贵,因为我从高墙里走出来仅仅7个多月。”张新新说。

  在张新新所填报的志愿中,他选择了金融、计算机、工商管理等方面的专业,这也是他比较喜欢的几个领域。谈及上大学后的打算,他说:“好好念,先过了英语四六级,争取考研究生,然后根据大学的专业,到社会上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踏踏实实过日子。”

  “你们让我找到了亲情般的温暖,重塑精神支柱,重新点燃生命的火炬。绝不辜负你们的教育与帮助。”这是张新新写给韩兆有监狱长信中的一段内容。对于他来说,希望才开始,路就在脚下。

一个孩子的感谢信

  这封信件的主人公如今已经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从这封信中,我们能了解到他奔向高考经历了怎样的跌跌撞撞,尽管迈入大学的校门并不是人生的全部意义,但却是一个曾经犯错的少年正式迎来新生。

  尊敬的韩监狱长:

  您好。

  我叫张新新,家在吉林省,今年19岁,现在八监区服刑。请原谅我唐突地给您写信,因为我不知道怎样表达我对本溪监狱的感激之情。

  因为家庭的不和睦、父母离异,我的求学之路一路坎坷;为了300元的高考报名费,我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因为高考梦的破灭,精神支柱被摧毁,我曾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

  2019年5月28日,我从沈阳新入监监狱来到本溪市监狱,在短短的四个多月里,本溪监狱的干警们让我找到了亲情般的温暖,重塑了精神支柱,重新点燃了生活的希望。

  我生长在一个不健全的家庭,父母在我几个月大的时候就选择分手。八岁前随母亲生活,八岁后随父亲生活。父亲没有稳定的工作,没有可靠的生活来源,对我更是漠不关心。我似乎成了多余的人,没有人关心我的生活、学习。

  2017年9月,我升入了高三。我心中怀有一个梦想,那就是参加高考,考上理想的大学,靠自己的努力改变现状,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为了高考,我可以顶着狂风暴雨步行上学,只为省下几元车费购买辅导书;为了高考,我可以每天只吃一顿饭,只为了省下些钱买复习资料;为了高考,我可以每天学习到半夜,困了就往舌头上滴风油精以保持清醒,只为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然而,我本来已不平静的生活又被一个“讨债人”打破了。原来,父亲欠了别人1500元钱,债主因为找不到他,便跑到我的学校,找到我的班级,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向我讨债,并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当时,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事件以后,我总感觉同学们在背后指指点点、议论我,而老师也不像以前那样热心了。

  我的心情糟透了,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在学校实在待不下去了,我决定转学。几经周折,我联系上了在沈阳打工的母亲。可是,到了沈阳我又一次亲历了现实的残酷——母亲没有能力帮我转学。我苦苦等了几个月,带着无奈与愤怒,我与母亲不辞而别,回到了老家。

  当2018年3月我重新回到学校,已经耽误了几个月的课程。就在我回到老家一个月后,我的母亲删除了与我所有的联系方式!屋漏偏逢连夜雨,接着我又查出了肺结核病。就这样,我不得不离开学校,不得不放弃2018年6月的高考。

  无奈之下,我只好回到家里,回到父亲身边。一边吃些抗结核的药,一边复习,期待早一天回到校园里。2018年10月,马上就要高考报名了。可是,我却连300元的报名费都凑不齐。

  别无选择的我只能再一次“自力更生”——走上打工之路。可是,没想到这次却遇到了坏人,把我引上了犯罪的道路。2018年11月,我被戴上了冰冷的手铐,接着被判刑——一个直接让我错过2019年、2020年高考的刑期。

  这个罪名不仅让我清白的人生背上了污点,而且直接让我的高考梦破灭了,我的精神支柱垮了。在沈阳新入监监狱,我几近崩溃。痛苦到了极点的我,曾试图偷偷地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一切,因为到了本溪市监狱而改变。刚来到八监区,我的分监区长曲圣警官从我的日常表现中看出了问题,他主动找我了解情况,耐心地开导我,叫我放下包袱。曲圣警官教育我要做一个对自己、对他人、对社会负责任的人,要勇敢地面对人生,努力让自己未来的人生变得精彩,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以回报社会。

  曲圣警官鼓励我把监狱当作学校,好好改造,重塑人生。知道我有一个“高考梦”,他一方面尽可能地为我争取时间,一方面还想方设法为我准备高考复习资料。当我看到那些熟悉的符号时,仿佛看到了新生活在向我招手。

  八监区管教副监区长回旺警官找我谈话,他对我一时失足走上犯罪道路表示理解,并耐心地告诫我,人非圣贤,谁都会有过错,只要改正了,就会被社会认可,就有希望。

  真的感谢你们。你们的帮助我将永远铭记在心,绝不辜负你们的教育与帮助,这里就是我新生的故里。

  再一次感谢你们!

一名狱警的“自豪”

  曲圣是辽宁省本溪市监狱第八监区的一名干警。参加工作八年,他认为自己所从事的是伟大的事业,因为能挽救一个迷失的灵魂,拯救一个濒临破碎的家庭。以下,是曲圣的一份工作感言。

  在对张新新进行入监登记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张稚嫩但毫无生气的脸。表情木讷,神情紧张,对陌生环境表现出极其强烈的恐惧感和戒备意识。在询问过程中,我试图用语言缓解他的紧张情绪,但收效甚微。

  经过将近40分钟的询问,我初步了解了他的人生履历: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父母在他三个月时离异;八岁前随母亲生活虽然辗转多地、颠沛流离,但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八岁以后,他回到了父亲身边,由于其父亲对其缺乏关心照顾,甚至不能保障他正常的学习生活,导致他性格孤僻且有强烈的自卑心理。

  张新新违法犯罪时,刚满18岁,盗窃电瓶的涉案金额被认定为1000多元。听到了他的经历时,我的内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痛了。我不能眼看一个年轻的生命就此凋零,我下定决心要挽救眼前这个年轻人。

  对于有自杀心理的罪犯,如果想挽救他,就要从他的内心想法入手,而要想了解一个人内心的真实想法,需要从外围了解大量的信息。可问题是,张新新入监时所提供的父母联系电话均无法接通。

  怎么办?无奈之下,我只好想办法试图找到他在吉林白城读书时候的老师;另一方面用起了笨办法,利用114查号台和网络搜索查找他高中学校的联系电话。可谁承想,几十个电话打出去,要么是无人接听,要么是已停机。

  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两天之后,我终于联系到了张新新高中时期的班主任徐老师。通过徐老师的叙述与张新新自己所提供信息的相互印证,我大致勾勒出了他的性格与心理特征。

  在对所了解情况进行综合分析后,我根据张新新的情况制定了教育改造计划,并将具体内容上报监狱和监区领导。

  在查阅了相关政策法规后,我明确告诉张新新,服刑人员在刑满释放后可以参加高考。当听到这一消息时,他眉头紧皱的脸上突然掠过一丝兴奋的神采。虽然转瞬即逝,但证明了高考是教育改造张新新的一个绝佳的切入点。

  于是,我进一步向张新新表明了监狱和监区的态度——在遵守监规纪律的前提下,可以为他创造学习条件,随后我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全套高中教材和复习资料。

  在允许张新新复习功课后,他心头的压力日益减轻,生活中日渐活泼,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逐渐走出了自杀的阴影。

  由于张新新入监时所提供的父母联系电话均无法打通。而根据其他罪犯反映张新新私下十分惦念母亲。我经多方辗转,于7月初通过办案单位找到了张新新母亲的联系方式,并专门安排他的母亲来监狱探视。张新新为此深受感动。

  狱长了解到张新新英语基础较差,特意邀请本溪市第二高级中学的英语老师来监狱为他进行一对一辅导。我也多次自掏腰包为张新新购买学习资料。

  经过长时间的努力,张新新逐渐走出了自杀的阴霾,重新拾起对生活的信心。

  看着张新新的情绪一天天的高涨,积极地投身到复习备考当中,我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但是有一件事始终萦绕在我的心头。

  张新新的刑期截止到2019年11月21日,而吉林省2020年高考的报名截止时间为2019年10月25日。按照现行政策在监服刑人员不能参加高考报名,如果释放后再参加高考报名,将错过整整一年时间。

  为此,韩兆有监狱长打电话与白城市教育考试院负责人进行沟通,并安排相关科室专门去函说明情况。吉林省白城市教育部门领导破例为张新新进行了2020年高考考生信息采集,使他又向梦想中的大学校门迈进了一步。

  释放那天,张新新偷偷告诉我,他将努力学习,争取在2020年的高考中取得好成绩,届时他将带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到本溪市监狱来,向所有曾经帮助过他的人报喜。

  每一个罪犯背后都有家人和朋友,而他的家人和朋友身后也有着相应的社会关系,进而形成了一个相互依存、相互影响的庞大的社会群体。而我们每改造好一个人,就是稳定了一个社会群体,就是在造福一方。

  我为我是一名监狱警察而自豪!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