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草地周刊 调查观察 成风化人 评 论 要 闻 综合新闻 深度报道 乡村振兴 经 济 世界报道 融媒选萃 精彩专题 医卫健康 看天下
首页 >正文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0版

巡边冲“峰”绝壁间,昆仑“牛人”深藏功与名

2021-01-06 21:13:54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0版

  本报1月4日8版曾整版报道昆仑“牛人”团队事迹。

  “万山之祖”昆仑山深处,高寒偏远,空气稀薄,让人望而却步。

  然而,有一支“牛人”团队,数代接力,60多年间在陡坡绝壁间默声行走。

  这里地处新疆叶城县西合休乡,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图木舒克市叶城二牧场三连驻地,也是新疆兵团海拔最高的边境连队。

巅峰行走的“牛人”团队

  元旦快到了,居马·土迪从陡坡上把一头牦牛赶回家,拴在圈里,晚间还要给它添些精饲料,“明天要上山巡逻,希望它吃得好一点。”

  明天上山的有5个人、5头牛,被戏称为“牛人”团队,居马·土迪就是其中的一员。在三连,每周都有一支这样的小分队向峰顶进发。

  隆冬时节,滴水成冰,山里寒风刺骨。这天早晨,“牛人”团队即将出发。背上望远镜、对讲机、小药箱,给行囊里塞进水和干粮,一行人牵着几头牦牛,站成一排。

  三连党支部书记刘前东反复叮嘱大家“注意安全”。2019年,他不慎从牦牛背上跌落,摔断5根肋骨,在医院躺了48天。

  带队的阿卜力米提·阿卜拉是三连连长,5岁会骑马、骑驴。2018年到三连第一次骑牦牛时信心满满,结果差点出意外。“我嫌牦牛慢,拍了一下,它就跳起来,幸亏我双手紧紧抓住它的皮毛,才没被甩下来。”

  山谷里有冰河,山坡上碎石遍地,这支“牛人”团队翻山越岭、爬冰卧雪,艰难向着山峰攀登。牛羊踏出的狭窄牧道在陡峭崖壁上不断上升,地势险绝,天气寒冷,加上氧气不足,行进中很少有人说话。只在一些特别危险地带,阿卜力米提·阿卜拉才会大声提醒队友。

  在海拔4000多米的平缓地带吃点干粮,一行人又向着更高更险的地段进发。雪峰静穆,因为缺氧,人的呼吸越发急促,心脏狂跳如鼓擂,脑袋里像有针扎。

  终于冲到峰顶,查看草场有无异常,雪线附近有没有脚印。看起来简单的巡边任务,一趟下来至少一天,对人和牛都是极大考验。

  即使善攀爬的牦牛,也会失足。阿卜力米提·阿卜拉曾经很心爱的一头牦牛,不小心从山上坠下,摔断了脊骨,虽未断气,但站不起来,痛苦哀叫了两天两夜,他实在不忍心坚持,只能忍痛让人把它杀了。

  自1953年三连建立以来,60多年里,放牧就是巡边,三连三代人接力在边防一线忠实履行维稳戍边职责,一代接一代传承爱国守边精神。

  苦累险难,“牛人”团队途中也不失乐趣。人和牛一样都喜欢夏天,到处草绿花妍,还经常遇到旱獭、羚羊、狐狸等野生动物。“最好听的是旱獭叫声,特别清亮。”

团队里来了新面孔

  “牛人”团队不全是男性,名字里都有古再丽的“姐妹花”,3年前加入。

  古再丽·艾依迪尔和古再丽努尔·阿布拉是兵团三代,一起长大,考入同一所大学,又同时被遴选到三连工作。

  “在来三连的车上,我们哭了一路。”古再丽·艾依迪尔说,翻越海拔3150米的阿卡孜达坂时,路边尽是万丈深渊,我们吓坏了。

  “当时想打退堂鼓,被支部书记刘前东看出来了。”古再丽努尔·阿布拉说,他每天做好饭喊我们去吃,“我们不去,他就不吃。”

  “有一回,我过生日,连队一名女职工端着拉面送到我跟前,她给我说‘这里没条件买生日蛋糕,吃个拌面庆祝吧’,我当时就哭出声来。”古再丽·艾依迪尔说。

  在大家关怀下,3年间,姐妹俩挺过最初“太阳下山信号消失”的日子,互相安慰、打气,努力适应新环境。

  活泼、爱笑的古再丽·艾依迪尔在连队办的国家通用语言培训班讲课,很受学员欢迎,无论年龄大小,大家都喊她“古再丽老师”。

  外表柔美、娴静的古再丽努尔·阿布拉是三连女子民兵班班长,带领女民兵训练,一招一式,又酷又飒。

  已到谈婚论嫁年龄,被问及今后有什么打算,两人相视一笑:“我们在三连奉献了青春,可不想再把爱情奉献了!”原来,总有人想给两人介绍对象,她们感到“压力好大”。

  进入新的历史时期,兵团维稳戍边作用得到强化,民兵队伍得到稳固和壮大,加入兵团事业的年轻人多起来,为新时代守边兴边做贡献。

  三连7名“连官(两委成员)”中,“90后”占绝大多数;除了“姐妹花”,还有新疆农业大学毕业的吐迪斯衣提·艾麦提、内地支边青年李宏炯。在这个多民族大家庭,年轻人的加入,为艰苦的巡边工作带来更多青春的活力。

冰山脚下的“快乐大本营”

  古再丽·艾依迪尔爱吃零食、买化妆品和漂亮衣服,但网购的包裹只能投递到叶城县,得托人取回。“最快每单要15天,不过已经很好了!”2020年6月,大电网拉进深山,不再单纯靠太阳能发电,网络信号终于稳定。工作之余,发微信、下订单,成了她最快乐的事。

  与山外联通的还有公路。2018年,通外公路全线贯通,2020年全部硬化,冬季大雪封山历史画上句号。随着新连部落成,54户职工全部住进楼房,用上自来水、电热水器、电暖气。

  “变化很大!”已退休的叶城二牧场原武装部部长石桂林说,“过去,三连人只能住地窝子和干打垒,睡在潮湿土炕上,点煤油灯,四季吃不上蔬菜,靠吃酸奶疙瘩补充维生素,靠采草药治病。”

  楼房是三连职工入住的第四代房,此前分别住过地窝子、干打垒房和彩钢房。但与年轻人不同,老职工不常住楼房。82岁的买提吐和提·热合买提是第一代职工,入冬后,他宁愿住冬窝子,帮儿子放羊。虽然用上电暖气,国家优惠电价最低每度才9分钱,但在老房子里,用羊屎蛋蛋和牛粪架火,既能取暖,又能烧茶煮饭。

  近年来新疆兵团贯彻落实中央要求,不断增强职工群众幸福感、获得感,戍边民兵不再抱贫守穷。

  在三连,职工收入大幅度增长。靠养殖收入、草场补贴和就业创业收入,三连人均收入从2013年7000元增加到2019年的1.8万元。

  在干打垒小房侍弄一会儿家务,三连职工艾丽穆·吐逊会出门用望远镜察看山上的羊群。她家四口人,有80只羊、30多头牦牛、250只鸡,年收入在10万元左右。

  骑上摩托车,几分钟就能从冬窝子回到新连部楼房。艾丽穆·吐逊觉得,新楼房是新生活的念想,就算不常住,想起来也开心。

  对巡边队员来说,新连部是让他们自豪和快乐的大本营。居马·土迪说,上山巡逻累了,回来时远远看见红色楼顶,心底气力满满的。

  (记者丁建刚、潘莹、宿传义、胡虎虎)

  新华社乌鲁木齐1月5日电

责任编辑: 冯明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