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电子报纸 草地周刊 调查观察 成风化人 新华观点 要 闻 新华关注 新华深读 新华体育 新华财经 新华国际 新华融媒 精彩专题 医卫健康 看天下
首页 >正文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6版

千古一帝的地下王国

2021-02-05 12:23:3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6版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姜辰蓉、杨一苗

  巍巍秦岭,幽幽骊山,高大的封土之下,沉睡着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皇帝——秦始皇。

  从统一海内、雄才大略,到严刑酷法、凶奢暴虐,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位皇帝如他一般对后世影响深远,也没有一位皇帝像他一样争议之声不绝。

  秦始皇身后所葬的陵寝,更是充满神奇色彩。“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这些对于秦始皇帝陵的文献记载,让人们对这位“千古一帝”的地下王国不禁充满遐想。

  兵马俑、铜车马、石甲胄、青铜水禽……秦始皇帝陵的每一次新发现都让世界发出惊叹。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兵马俑,也仅仅是其陵园外围的陪葬坑之一。深埋于封土之下的陵寝,更是不断撩动着海内外人士的心弦。这其中不仅有民间“希望发掘”之声,也有地下王国“如下天状”的畅想。在中国,没有一座帝王陵寝如这般被世人关注。

骊山帝陵

  作为秦岭的支脉之一,骊山是中国历史上的传奇之地。西周末年,周幽王在此上演“烽火戏诸侯”;盛唐时,这里见证了唐玄宗与杨贵妃的“此恨绵绵无绝期”;到了近代,骊山还是“西安事变”的发生地。秦始皇的陵寝,正位于骊山脚下。

  司马迁《史记》“葬始皇郦山”、唐代诗人李白的“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历史上留下许多史料诗作,记录了秦始皇帝陵的方位和修筑人数。在骊山,人们看到的是与周边山形相似的封冢,高大的陵墓封土之下,便是神秘的地下宫殿。

  在嬴政13岁初即王位那年,他陵寝的营建工程就开始动工,前后历时三十八载,到秦始皇驾崩、秦二世继位还未完成,最终被战乱中断。规模宏大的秦始皇帝陵是根据“事死如事生”的丧葬礼制和遵循国君的陵园“若都邑”理念来设计建造的。

  在中国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位帝王的陵寝能与秦始皇帝陵相媲美。秦始皇帝陵保护范围共20.32平方千米。其中重点保护区2.74平方千米。迄今为止,仅陵区内发现的陪葬坑就有180多座。秦始皇帝陵建造时间之久、用工之众、规模之大、从葬之丰富,均为世界历史罕见。

  考古勘查表明,秦始皇帝陵园的遗迹基本分为地面建筑与地下建筑两个层面。地面建筑布局由封土、内外城垣及附属设施、礼制性建筑寝殿、便殿、园寺吏舍遗址等构成。地下建筑布局主要有封土下的地宫、陪葬坑、陪葬墓以及地下阻排水系统等,目前已发现的陪葬坑,分布在陵园的外城以外、内外城之间、内城以内三个相对区域。

  尽管秦始皇帝陵地宫并未打开,但对其外围的考古发掘一直在进行。经过多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研究,目前已在秦始皇帝陵陵区发现大小形状不同、内涵各具特色的陪葬坑、陪葬墓等600余处,出土了包括秦兵马俑在内的珍贵文物5万余件。兵马俑坑是秦始皇帝陵众多陪葬坑中尤为著名的一处。

  此外,秦始皇帝陵园内出土的铜车马、青铜水禽、石铠甲、百戏俑等文物,为研究秦代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科学和艺术等提供了实物材料,不仅具有极高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还具有极高的科学研究价值。这些珍贵的秦代文物一同构成了体量巨大、类型繁多、资源实体疏密度优良且独一无二的文化景观。

  “秦始皇帝陵不仅仅是一位帝王的埋葬之所,它更多承载着秦始皇构建宏大帝国的理念,这其中有源自诸子百家的思想之光,也有对秦帝国的政治体制、社会结构、都邑格局、宫廷生活、军事制度等的映射,更对推动中华文明进程有重大意义。”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科研规划部主任张卫星说。

兵马俑现

  兵马俑以“世界第八大奇迹”享誉海内外,而考古发现显示,它只是秦始皇帝陵众多陪葬坑的一部分。兵马俑现世充满了故事色彩,也掀起了尘封两千多年秦始皇帝陵的一角面纱。

  那是1974年初春,严重的旱情威胁着中国西部八百里秦川,坐落在骊山脚下的西杨村也不例外。村民们在荒滩上选定了一处地方,准备挖一眼大口径的井,以解燃眉之急。

  当挖到1米多深时,出乎意料地发现了一层红土。这层红土异常坚硬,又一镢头下去,只听到“咚”的碰撞声,有火星溅出,却无法穿透。当时挖井的几位年轻人不得不用全身力气抡起镢头。

  1974年3月29日,秦始皇帝陵兵马俑军阵的第一块陶片,就在充满力量的挖掘中重见天日。挖到3米多深时发现了陶俑残缺的身躯,接着往下挖,俑头、铜镞、铜弩机相继出现。这个陶制人头,头顶长“角”,双目圆睁,紧闭的嘴唇上方铺排着两撮翘卷的八字须。来围观的人们议论纷纷:“这是挖到瓦神爷的庙了!”

  当年参与考古发掘的袁仲一,如今已经88岁高龄,他至今还记得与兵马俑的初次相见,那是令人震惊的场景。此后的几十年,他身心都奉献给了这座地下军阵。

  在考古发现的四个俑坑中,一个是空的。专家推测,因秦末农民起义,秦二世不得不紧急抽调修建陵墓的“刑徒”前去应战,4号俑坑很可能就是因战乱而未完工。在其他三个俑坑中,共出土了约8000件陶俑、陶马,另外还有大量兵器、战车等。

  兵马俑以作战编制和队形整齐地排列在俑坊中,真实再现了秦国军队在战场上的情景。这个来自秦朝的泱泱军团“势若彍弩,节如发机”,似乎只待一声令下,就将“若决积水于千仞之豁”,汹涌澎湃,触之者摧。

  今天,在展馆中陈列的兵马俑看似“灰头土脸”,但出土资料却表明,它们不仅“多姿”,而且“多彩”。“每个兵马俑其实都有颜色。经过两千多年的深埋,那些保存下来的颜料出土后15秒就开始变化,4分钟内就完全脱水、起翘、剥落,有的就遗留在泥层上。”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文物保护部主任夏寅说。

  历经数十年的发掘、观察、研究和分析,袁仲一对已经出土的2000多件兵马俑了如指掌。“每个俑,我都看过,做过发掘记录。高矮胖瘦、穿什么衣服、出土时的颜色、梳什么发式、穿什么鞋子,我都熟悉。”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人们会看到它们原本形象多彩绚丽:朱红、枣红、紫红、粉红、深绿、粉绿、粉紫、粉蓝、中黄、橘黄、黑、白、赭等十多种颜色。一尊色彩保存较完整的跪射俑足以体现兵马俑服饰的艳丽:身穿粉绿色长袄,外披赭色铠甲,铠甲上缀着朱红色甲带和白色甲丁,下身穿着天蓝色裤子和粉紫色护腿。

  “因此,不能把秦王朝尚黑,理解为社会各阶层的人一律都穿黑衣服。”袁仲一说,“透过秦俑明快鲜艳的颜色,我们可以触摸到秦人的情感与心灵是热烈的、朝气蓬勃的,而不是低沉的、悲哀的。”

地宫之谜

  目前,秦始皇帝陵的考古发掘还只在外围,核心地宫仍然笼罩在重重谜团之中。揭秘更多是依赖历史文献资料和现有科技手段做出推测。

  谜团一:幽幽地宫深几许?

  据最新考古勘探资料表明:封土堆下有一个很大的空间,应该是修筑墓室时开挖的一个巨大的竖穴土坑。这个土坑东西长约170米,南北宽约145米。

  司马迁说“穿三泉”,《汉旧仪》则言“已深已极”。说明深度挖至不能再挖的地步,至深至极的地宫究竟有多深呢?中国文物考古、地质学界专家学者对秦陵地宫深度也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探索。根据钻探资料,秦陵地宫实际深度应与芷阳一号秦公陵园墓室深度接近,可推算地宫坑口至底部实际深度约为26米,至秦代地表最深约为37米。

  谜团二:何为“上具天文,下具地理”?

  据司马迁《史记》记载,秦陵地宫“上具天文,下具地理”。著名考古学家夏鼐曾推断:“‘上具天文,下具地理’应当是在墓室顶绘画或线刻日、月、星象图,可能仍保存在今日临潼始皇陵中。”近年来,西安交大汉墓发现了类似于“天文”“地理”的壁画。上部是象征天空的日、月、星象,下部则是代表山川的壁画。由此推断,秦陵地宫上部可能绘有更为完整的二十八星宿图,下部则是以水银代表的山川地理。在这座有着象征天、地的地下“王国”里,秦始皇的灵魂照样可以“仰观天文,俯察地理”,统治着这里的一切。

  谜团三:地宫中有大量“水银”?

  秦始皇帝陵以水银为江河大海的记载见于《史记》,《汉书》中也有类似的文字。现代科技手段不断寻找着秦陵地宫埋水银这一千古悬案的答案。历年来的多次科学勘探结果表明,在秦始皇帝陵的封土中心,有一个面积约12000平方米的水银含量异常区。科学家由此得出初步结论:史书中关于始皇陵中埋藏大量汞的记载是可靠的。

  至于地宫为何要埋入大量水银,北魏学者郦道元的解释是“以水银为江河大海在于以水银为四渎、百川、五岳九州,具地理之势”。在我国的地理版图上,东方、南方有大海,而秦始皇帝陵水银分布密集区域正位于陵墓的东南部,这也许不是巧合。

  谜团四:地宫藏宝知多少?

  据司马迁《史记》所载:“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汉代学者刘向也曾感叹:“自古至今,葬未有如始皇者也。”据史书记载,地宫中藏有“金雁”“珠玉”“翡翠”等不计其数。

  考古工作者在地宫西侧发掘出土了一组大型彩绘铜车马。车马造型之准确,装饰之精美举世罕见。之前,考古工作者还发掘出土了一组木车马,除车马、御官俑为木质外,其余车马饰件均为金、银、铜铸造而成。地宫外侧都藏有如此之精美的随葬品,其内随葬品之丰富、藏品之精致令人充满遐想。

暂不发掘

  对于秦始皇帝陵地宫来说,发掘还是不发掘的争议从未停止。许多人希望能打开这座千古一帝的帝王陵寝,一睹为快,也解开困扰考古界、史学界的诸多谜团。

  “在考古界,对这个问题的认识非常一致——不能发掘。在专业领域,这是没有任何争议的。”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研究员张天柱说。

  他说,任何一种对地下文物的挖掘,都会不可避免地造成对文物某种程度的破坏或损害。所以,我们进行的大多是抢救性发掘,比如因施工、被盗等人为因素或自然灾害使文物遭到破坏,必须进行抢救性发掘以保护文物。但除非必须,一般也不会主动发掘。

  如同兵马俑身上的彩绘,出土后仅能保持数秒。空气对颜色的破坏“快得甚至让人来不及拍张照”。若是文物上的信息因保护技术不成熟而“灰飞烟灭”,这样的损失着实令人痛心。

责任编辑: 李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