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电子报纸 草地周刊 调查观察 成风化人 新华观点 要 闻 新华关注 新华深读 新华体育 新华财经 新华国际 新华融媒 精彩专题 医卫健康 看天下
首页 >正文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一眼八百年

北京金中都遗址在城建与文保中寻求平衡

2021-02-23 20:42:05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新华社北京2月22日电(罗鑫、徐稚迪)上下班高峰期,北京丰台丽泽金融商务区人来人往,高楼大厦的背后,一座古城在尘土瓦砾下已沉睡了800多年。

  为了保护和展示这座古城的文化遗存,不受城市建设影响,北京文物考古研究所近百人的考古队伍开展了为期两年的考古发掘,让这座古城渐渐露出真容。

  “金中都是中国古代建都史上的一个转折点。此前,北京是中国北方的一处边防重镇或是陪都,而此后,北京成为历朝历代都城的不二选择。”北京市文物研究所研究馆员、金中都遗址考古发掘项目负责人丁利娜说。

  据介绍,金朝120年的历史中,金中都作为都城长达62年。金亡后,元朝在其东北方另建新城元大都,中都城被作为“南城”继续使用。元末明初之后,中都城逐渐遭到废弃。

  如今,金中都遗址地表上仅残存三段城墙遗迹:西城墙高楼村段和南城墙的万泉寺段、凤凰嘴段。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分别于2019年、2020年在西城墙、南城墙及周边共计发掘面积2900平方米。配合北京地铁14号线丽泽商务区站建设,发掘面积2500平方米。

  “金中都城属于‘古今重叠型’城址的典型代表之一,开展考古工作难度较大。此次发掘的金中都南城墙墙体南端几乎被近现代道路和垃圾坑破坏殆尽,为探寻南城墙外相关城防设施的工作带来了较大挑战。”丁利娜说。

  尽管困难重重,丁利娜和其他考古工作人员仍有不少新发现。丁利娜告诉记者,“我们在找城墙东边界的时候,发现夯土与路土之间有一块区域,土质跟城墙土基本相同,但是密实度没有城墙土大,并且夯层不规整。后来我们通过打解剖沟的方式确认了这一区域是东城墙边缘的倒塌土,局部区域在剖面上还可以看到倒塌的斜层夯土堆积。由此确定金中都城墙宽达24米,而此前发现的18米城墙是被部分破坏掉的城墙。”

  经过大量的表土清理工作,丁利娜和其他考古人员在西城墙外房屋渣土下面发现了金中都城墙的夯窝,大大小小密集排列,非常整齐。“第一眼看到特别激动,这么近距离触摸金中都墙体夯窝,能够把800多年历史的金中都城的样子展现给大家,感到特别幸运。”

  令丁利娜非常惊喜的是首次在金中都考古中发现了马面。“到了城墙西边界,我们发现这个地方的夯土继续向西延伸,形制为圆角长方形,构建方式为在城墙外二次增筑、外围包砖,而且是凸出来的,于是我们就推测应该是马面。”

  马面又叫墩台,是凸出于城墙外的一处防御性设施。建了马面后,原来一条直线的墙体变成了三个面,可以扩大视野,从三面防敌,提高外城对敌防御的能力。

  在此次金中都遗址考古中,考古人员熟练运用多种科技手段,使得遗迹记录方式更多样,遗物标本采集和测定更细化。

  “比如采集灰坑、道路以及地层里的土样,主要做植物孢粉分析,观察当时的社会生活、农业经济等方面;采集护城河岸边及墙体下叠压地层的土样,测量包含物,与城墙墙体做对比,力争解决城墙土的来源问题;对灰坑和护城河里出土的少量动物遗存进行了采集,鉴定种属,了解当时的生活环境以及饮食构成等方面。”丁利娜说。

  “通过此次发掘,我们基本厘清了金中都外城城墙的保存状况、形制结构,及其与城外护城河、城内道路的关系,首次正式确认了护城河、城墙的宽度及营建方式。配合14号线在城内西南隅发掘出的十字街道路遗迹,为进一步探讨金中都城门的位置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线索。”丁利娜说。

  据介绍,金中都城在唐幽州、辽南京城基础上改扩建的史实,此前仅有史料记载或少量文物印证。此次发掘出叠压在南城墙下的唐代墓葬、辽代墓葬,从而提供了直接的考古学证据,实证了金中都城的建制沿革。

  “此次发掘工作我们还做了详细的测绘和三维激光扫描工作,为将来的城市结构复原和展示利用做好充足的资料基础。金中都城墙遗迹本体保护已经纳入了丰台区丽泽金融商务区的规划建设,未来围绕城墙遗址建设的‘L’形金中都遗址公园,将与现代商业古今辉映,相得益彰。”丁利娜说。

责任编辑: 李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