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电子报纸 草地周刊 调查观察 成风化人 新华观点 要 闻 新华关注 新华深读 新华体育 新华财经 新华国际 新华融媒 精彩专题 医卫健康 看天下
首页 >正文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五条岭不寂寞

2021-04-02 11:06:47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1版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邱冰清

  1967年出生的卞康全,看上去似乎比同龄人老些。头发花白,皮肤黝黑,脖子上下是两个色。

  他很注重着装。在五条岭烈士陵园里,无论冬夏他都穿长袖长裤,有讲解时都会穿干净整洁的衣服。他说,这是为了庄重,也为了礼敬。

  作为一位守墓的农民,他的身上有些反差感。

  从他的谈吐中感觉不到他只有初中学历。他家中有一张小桌子,放着他练过字的毛边纸。他喜欢看书,《孝经》《礼记》等都能背诵。他说,站在烈士陵园这个地方,也不能太失身份。

  天气渐暖,到了中午时分太阳也开始“热烈”起来。看到门口的“小岗亭”,我问他夏天热不热。他说:“不怕你笑话,过去家在隔壁时,夏天就把找到这里来的烈士后人接到家里坐坐。后来有小岗亭,天冷时里面能挡风,多穿点就行。天热时,上午就到东边树荫下躲太阳,下午就到西边树荫下躲太阳。”《礼记》就是去年秋天他坐在树荫下看完的。

  他很谦卑。他会在与每一位来访者说话的最后,鞠一躬,表达感谢。我听到一位老师电话联系来五条岭参观事宜,当问及是否需要缴纳费用时,他说:“怎么能收费,只要来瞻仰革命先烈,我们就感恩你们,谢谢您。”

  卞康全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他能如此虔诚地一直守着五条岭。是的,虔诚。采访时,我拖着凳子请他一起坐下聊聊,他拒绝了。除了在“小岗亭”里,在五条岭陵园的其他任何一处他从不坐着,因为要尊重烈士。

  在我看来,这也许是这个农民家庭最拙朴的感恩,以及耳濡目染的家风传承。从祖父祖母,到父亲母亲,都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他们是我们最亲的人”,并代代相传。卞康全自己在日记中这样写道,“这些先烈是父亲挚爱的人,我爱父亲,也爱父亲挚爱的革命先烈。如不这样,我就不是一个孝子了。没有孝又何来忠呢!”

  五条岭似乎已成为卞康全的心灵归处。他变得和父亲一样,离不开这里。去女儿家都是晚上去晚上回,亲家说“你忙得很呢”。与五条岭相关的一切,他都一一记在日记里。近几年,他将日记本与来访者登记簿合为“陵园记事簿”。

  卞康全家里,被褥、杂物等都相对随意地放在外面,和五条岭相关的一切却被他用一个个纸箱、行李箱收好,放在架子上。日记本、记事簿、烈士遗物,甚至是参观者敬献花篮上的挽联、退回的寻亲信……都被他分类收好。有一封退信上订有21张“改退批条”,意味着邮递员21次投递未果,“所以说不是我一个人在做这件事,有很多这样的人在辛勤付出。”

  2009年当地政府翻新修整五条岭的同时,开始给予卞康全一定补贴,现在是每月1000元。也有人曾劝卞康全去打工,他说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感谢家人的支持,能让他一直守在这里。“我妻子嫁到我们家也许就是上天的安排。”卞康全说,妻子说自己出去打工挣钱,让他在家带孩子、种地、守墓。孩子们从小也要跟着卞康全去五条岭拔草、打扫,长大了都跟他说:“你做你喜欢的事情,我也不指望你给我什么。”

  盐城好人、江苏好人、中国好人……卞康全说,也许别人看到荣誉高兴,他看到荣誉害怕,这些是压力。“荣誉就是昨天的事,今天是一片空白,继续做好该做的事情。”

  卞康全告诉我,也许在不少人眼中,他就只是关门、开门、扫地而已,但他不这么想,也不需要别人去理解,他甘愿守在这里。采访当天晚上,即将锁上陵园大门时,卞康全站在纪念碑前对我说:“跟他们在一起,我很幸福。”

  是的。我想,埋葬在五条岭的人,有卞康全一家的守护是幸福的,有这些烈士“陪伴”,卞康全也是幸福的。

  五条岭不寂寞。

责任编辑: 李辉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