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政 国际 港澳 台湾 财经 法治 社会 纪检 体育 科技 军事 文娱 图片 视频 论坛 博客 微博
新华网 > > 正文

借助公共设施中的传感器进行新闻调查

2015年08月17日 15:14:14 来源: 《中国传媒科技》杂志

    ——以《太阳哨兵报》“超速警察”报道为例

    记者丨刘胜男

    普利策新闻奖中分量最重的莫过于公共服务奖,2013年该奖项被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太阳哨兵报》摘得,相关新闻作品来自萨莉·克丝汀(Sally Kestin)和约翰·梅因斯(John Maines)对于该州警察在非公务时段超速行车的系列报道。萨莉是一名调查记者,梅因斯是数据新闻的报道专家。如今在谈论“传感器新闻”这个前沿话题时,此经典案例不得不提。

    事件报道的缘起需追溯到2011年,在佛罗里达州劳德代尔堡发生的一起严重交通事故,肇事者为一名超速驾驶的退役警察。据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托尔数字新闻中心高级研究员、传感器新闻研究者弗格斯·皮特(Fergus Pitt)介绍,其实从2010年开始,当地警察经常在高速上疯狂超速驾驶已是佛罗里达居民皆知的秘密,早已怨声载道。当这次交通事故在新闻上发布后,终于激起了民愤,民众开始在各大论坛及社交网站上讨论警车超速事件。但当地警局辩解称这只是个案,不是普遍情况,他们并不接受公众的指责。

    记者克丝汀当然知道这不会是个例,她通过查阅多年的数据资料归纳出,自2004年起,该州因警察超速驾驶导致的交通事故有320起,并且导致19人丧生,然而最终只有一名警察入狱。是因为警察的身份而逃避了法律的严惩和巨额的罚款吗?还有多少警察超速事件是没有被记录在案的?克丝汀立刻意识到这会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和调查的社会问题,她需要证据。

    和中国禁止公车私用不同,在佛罗里达,每个警察都有每天把公车开回家的特权,而且警车不需要缴纳过路费。佛罗里达高速收费可不是人工服务,是非常自动化的。

    为了取证,克丝汀买了测速枪,站在高速公路边蹲守了几天。在测试了大概100多辆警车的车速后,她意识到这样测速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不能作为证据来证明警车有大规模超速的现象。另外,警局还可能辩护说记者不会用测速枪或测速枪质量不好……这种证据没有足够的说服力。

    想到每辆警车上都会配有GPS导航系统,她曾向警局索要警车定位系统的数据,但遭到了拒绝,理由是这会侵犯警员的个人隐私。起初克丝汀并没有想到可以用传感器来完成报道,只是想尽其所能揭露这个超速丑闻。在其一筹莫展之时,一位读者向她提供了一个好的思路,即高速公路上自动测速仪会有牌照及时间的记录。克丝汀想到,每辆警车都有一个自动识别器,当车辆穿过高速自动收费站就会被记录,而驶入到驶出高速期间,至少会被自动识别仪记录两次。高速公路的长度是固定的,路程除以时间就是平均速度。

    根据美国的《信息自由法》,市民有权向当地的交管部门申请数据开放,公民有权知道公务用车的使用状态。经过一番协商,克丝汀获得了110万条当地警车通过高速收费站时的相关数据,包括时间和汽车信息。之后,克丝汀和梅因斯一起,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对这些数据进行了整合分析。当然他们还另外收集了包括两个收费站之间的距离等必要数据,为此,他们跑遍了佛罗里达的高速收费站,利用他们自己的GPS进行定位测量精确数据,这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最终,他们得到了这张表格(见图1)。

    分析后得到的结果令人震惊。2012年2月,克丝汀和梅因斯在《太阳哨兵报》发表文章Above the law(在法律之上)揭露了这些数据。在13个月的时间里,警车高速超速事件有5100起,其中96%时速在90英里到110英里之间(即时速约在145公里到177公里之间)。超过一半的超速事件发生在警察辖区之外,从时间记录上来看,大部分超速事件发生在非公务时段。除此之外,克丝汀和梅因斯还更细致地列出了某个警察局的整体超速情况。 这侧报道引起了警局大震荡,涉案的12个部门的近800名警察陆续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

    之后,克丝汀和梅因斯推出了系列的数据可视化报道,公众也可以通过报道页面查询到相关数据。2012年12月,克丝汀再次向交管部门申请开放了最新的数据,分析表明,2012年2月至10月的警察超速事件已经从2011年同期的3179件下降到495件,降幅达到84%。克丝汀再次发表了一篇报道,详细地列出了每一个部门的改进水平,当然也再次公示哪些部门的警察还在超速驾驶。

    “克斯汀的报道以无可辩驳的技术调查,记录了警察在非公务期间开快车危及市民生命的事实,这种致命的威胁在报道引发的讨论和整顿中得到消减。”这是普利策新闻奖公共服务奖为《太阳哨兵报》所写的获奖理由。

    整个案例令人深受启发,就如弗格斯·皮特评价的那样,记者在进行报道时,可以将一些概念化的东西量化,寻找有说服力的数据进行佐证,并用数据可视化的方式呈现。这也是为什么“数据新闻”会成为当下最火热话题的原因。

    更重要的启发是,调查记者要善于利用技术、利用公共设施中的传感器去挖掘数据。再比如美国纽约的一个非盈利新闻机构ProPublica,曾利用卫星地图提供的信息,报道路易斯安那的海岸线正以平均每小时一个足球场大小的速度丧失土地。卫星地图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个过程。无独有偶,国内知名NGO组织,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于今年5月最新公布的《中国自然观察2014》报告中,就是采用Global Forest Watch(www.globalforestwatch.org)提供的基于遥感的森林分布数据,集合国家林业局数据等对中国森林变化趋势做了可视化呈现(见图2)。

    中国与美国的信息自由环境有所不同,除了尽可能地向相关部门寻求传感数据,新闻机构或许还可建设起低成本的遥感技术,亦可与专业机构合作,根据需要安装、利用不同功能的传感器去收集数据,这不失为一个挖掘数据、揭秘真相的技巧。

    当然,围绕“传感器新闻”这一前沿话题,还有太多问题值得探讨。比如,哪些公共设施中的传感器可被媒体所用?什么样的新闻选题值得专门建立传感器工程?如何看待其中可能涉及的隐私和道德伦理问题?甚至有哪些制作简易传感器的技巧等等。在传感器新闻成为常态之前,必将面临众多挑战。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45260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