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2016传媒发展方向,总编们怎么看?

2016年04月08日 08:51:25 来源: 《中国传媒科技》杂志

    曹素妨

    经过2015年再一次的进化、沉淀,科技公司在攻克了硬件、软件之后又开始饱含着极大的热情觊觎传统媒体的灵魂使者——“内容”。不管是转型中的传统媒体,还是正在逼近的泛媒体,2016年似乎都在蓄势待发的状态,这其中也引发了业内关于2016年传媒发展新方向的诸多思考和猜想。

范春柏:DT创投副总裁,挖媒猎头/智商900新媒体创始人,数据价值网总编辑,佛山市南海区系列社区报总编辑

丁晓斌:南京晨报副总编辑

李烨晖:体坛周报总编辑

杜世国:燕赵晚报副总编

    记者:以传播信息为主的传统媒体,在时效、质量、渠道等方面全面遭遇新媒体、自媒体的夹击下,该如何继续发展?你认为,2016年,传统媒体的发展方向是什么?

    范春柏:首先,传统媒体早已失去传播信息的功能。而对于传统媒体的夹击,不都是新媒体和自媒体。

    如果非要在夹缝中求得生存之道的话,我的前同事,网易前总编辑赵莹给出过两条路:“深耕本地、深度报道”,深度报道这一条路已经做不通,不要问我是什么原因,那么只剩下深耕本地这条路。具体说来,社区报,社区新媒体,是转型的突破口。

    丁晓斌:2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走访中央媒体,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已经为传统媒体定下了发展方向。

    作为一个小的个体,我觉得,首先在纸媒广告断崖式下跌的严冬里,首先要坚守阵地,报纸的核心价值在公信力、在权威性,必须坚守新闻,发挥其权威性优势。二是强化特色,树立自己的“旗帜”。过去南京晨报的“小记者”“幸福老年汇”一老一小创造了鲜明特色,今年要更多嫁接新媒体的优势,做大做强。三是积极拥抱新媒体,尽快形成立体报道矩阵。

    李烨晖:去伪存真,内容为王。新媒体泛滥,同时也造成虚假新闻泛滥。真实是传统媒体的生命力,深度是传统媒体的历史沉淀。客观真实的深度报道永远都有生命力。传统媒体应该为这种真实优质内容的生产找到新的变现渠道。

    杜世国:1.2016年是传统媒体的大面积“改革自救年”,整体转型融合的时间窗口已经基本关闭,紧急自救成为主旋律,是“壮士断腕”还是“挥刀自宫”,是“换血瘦身”还是“砸锅卖铁”,殊难定论。

    2.传统媒体在以广告为主的“变现模式”遭遇崩塌后,内容与介质合一的“传播模式”正在遭遇侵袭,而更要命的是,随着微信、今日头条等互联网资本用滴滴烧钱补贴圈地的方式力推“平台+自媒体”,以精英生产为代表的“生产模式”也开始遭遇围剿,传统媒体危机面临挖根抄底之忧。

    3.相当一部分传统媒体可能在改革自救中,可能忙中出错、舍本逐末,把大量必要的内容生产人员驱赶向经营领域,从而导致“内容塌陷”,动摇了“内容为本”的生存根基。

    4.两会政协委员联名呼吁设立的“国家基金”,在经济尚未探底、行业条块分割的大势下,“援兵”迟迟未到,“远水难解近渴”。

    5.理想中的转型过渡状态应是建立“产业同心圆”——以传统媒体品牌影响力为核,可以轻亏; 以各类数码新媒体平台为内圆,聚合细分人群,可以不赚;以各类关联性较强的产业为外圆,实现人群价值变现,可以反补。但由于整体转型时间窗口已失,只能寄望局部项目板块,通过本地化、服务化、公司化,强化项目预期空间,通过拥抱资本过冬,做强项目性“IP产业链”来拯救整体,能救多少是多少。

    6.与资本市场有一定连接的开放性传统媒体集团,由于应对方法更多、机制体制更灵活,会成为经济下行期行业资源相对集中的赢家,逐步向媒介资本集团的“关键少数”转化;“官本位”、“大一统”的封闭性传统媒体集团,将迎来最艰难的时刻,短期应急性的倒逼机制,难以化解长期以来积累的体制痼疾,极有可能成为后天黎明到来时的一具空壳。

    7.经济下行可能在下半年,准确地说第三季度迎来“探底”或“阶段性筑底”迹象,资本流通市场和信息流通市场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活跃度回暖,聪明的传统媒体集团会做好准备抓住难得的喘息之机,但不可避免的,从之前的个别精英流失到稍具规模的部分主流人员流失现象会开始出现,这些高素质人员会成为下一轮社会“IP产业链”,乃至整个文化产业大潮的领军主力。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52601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