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基于RAYS 系统的“现代纸书”出版运营模式探析

2017年12月25日 16:47:42 来源: 人民网传媒频道

  三、编辑基于现代纸书的内容生产模式

  和传统出版的内容生产相同,编辑在“现代纸书”体系中依然是“核心的内容生产者”,一切基于“现代纸书”的衍生内容资源和服务都是由编辑策划和生产的。“现代纸书”体系为编辑打造了一个开放的做书平台,并围绕内容生产,为编辑提供了一系列的服务措施与奖励办法,以调动编辑内容生产的积极性。

  (一)编辑制作现代纸书的流程

  传统出版流程中,编辑做书从选题策划,到编校、印制、销售,每个环节几乎都是单向的,且几乎没有互联网技术的参与。“现代纸书”的做书流程在牢牢基于传统出版流程的基础上,对每个环节都进行了相应的优化,并将最前沿的大数据技术、最先进的互联网运营方式渗透进来。

  编辑在生产一本“现代纸书”时,在选题策划的环节就可以开始同步策划线上衍生内容和服务,将二维码放置在书的封面和内页处,保证书中和码上的内容合一。如果编辑没有足够的时间策划线上内容和服务,也可以在书下印刷前提前印刷空二维码,只要在图书销售前配置好二维码和资源,这样也有更充足的时间做一本优秀的现代纸书。整个生产环节完全遵循传统生产流程,帮助编辑以最快的时间掌握“现代纸书”做书技巧,生产出优质的内容。

  (二)编辑共享内容运营模式

  参与制作“现代纸书”的编辑都可获得基于“现代纸书”的共享配套服务,包含成熟的运营模板、读者数据、案例库等,帮助编辑更迅速地做出优质的“现代纸书”。

  基于已有的5.3 亿册“现代纸书”,目前已整理出多套成熟的运营标准服务模板,涵盖市场上大部分类型的图书和期刊。每套运营标准服务模板都包含有操作说明、运营配套服务标准及数字资源获取建议,编辑可根据这些标准的运营服务模板,实现“傻瓜做书”。

  获得读者数据,也是编辑在“现代纸书”做书流程中必不可少的环节。传统出版流程中的纸书单向传播模式被彻底颠覆,基于读者扫码所获取的大量行为数据被系统进行收集和整理,形成详细的数据报表、数据分析等专业调研报告,共享给编辑,反哺到内容生产环节,为编辑做书提供数据支持。

  此外,编辑每月都可以收到纸质版或电子版的“现代纸书成功共享案例集”,从已转型成功的纸书和出版单位的案例中学习最直接的做书经验。

  以这种内容共享的方式指导编辑做“现代纸书”,提高了培训的效率,也为编辑间的互动交流创造了条件。

  (三)编辑内容生产激励方式

  “现代纸书”体系始终以编辑作为核心内容生产者,那么调动编辑的内容生产积极性变得尤为重要。在以往的实践中,许多编辑刚刚接触“现代纸书”,往往会产生抵触心理。因此,“现代纸书”体系创造了一系列的编辑内容生产激励措施,通过线上活动、资本引入和优化收益分配方式来激励编辑内容生产的积极性。这些激励政策贯穿了编辑制作“现代纸书”的整个过程。

  当编辑对“现代纸书”并不熟悉的时候,用“红包做书”来刺激编辑参与的积极性。“红包做书”是一款针对编辑进行“现代纸书”做书培训的线上小游戏,以做任务和奖励的方式引导编辑熟悉“现代纸书”做书方法。编辑在做完所有任务后,可获得2400 元激励资金。这种集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激励方式,能够在寓教于乐中帮助编辑初步适应“现代纸书”做书流程。

  当编辑逐步适应“现代纸书”做书流程,并能参与生产后,另一种激励方式应运而生——基金扶持。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出版融合发展(武汉)重点实验室为编辑提供了专款专用的“编辑创新专项基金”。基于“现代纸书”的创意,编辑可以根据相关要求申报“现代纸书”优质项目。待项目通过评估并落地后,便可获得金额为1—3 万元的编辑创新专项基金,此举更进一步刺激编辑的生产积极性,在掌握做书流程基础上,做出更有水准、更有质量的“现代纸书”。

  待“现代纸书”项目落地后,读者付费扫码产生收益,“现代纸书”体系对这部分收益做了相关优化,采取独创的置前分账体系,保证读者扫码付费后,收益根据相关分成比例第一时间进入到编辑自己的账户中,并可随时提现,让编辑基于“现代纸书”的创收看得见摸得着,保障劳动和收益形成正比。

  四、读者基于现代纸书的阅读模式

  “现代纸书”不仅改变了出版单位、编辑的内容生产和管控模式,也重塑了读者的阅读模式。在“现代纸书”体系中,读者才是一切的中心,倡导一切以给读者交付价值为闭环,以读者能获得有价值的知识增量为目标。

  (一) 碎片化阅读与深度阅读结合

  移动互联网时代,读者的阅读方式已经发生颠覆性改变,移动碎片化阅读逐步成为阅读方式的主流。然而,伴随着移动碎片化阅读产生的信息冗杂、内容粗俗单薄、阅读效率不高等问题也日益凸显。近年来,读者对深度阅读需求逐步回暖,知识付费成为内容生产的风口。

  “现代纸书”将纸书的深度阅读及手机碎片化阅读完美结合,让读者基于纸书深度阅读的同时,享受线上丰富多彩的衍生内容和服务,在保证读者有质量的阅读行为下,满足他们的多元化需求。例如,一位即将参加雅思考试的学生购买了一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出版的雅思辅导工具书。从前,他只有在自习室才有条件阅读这本书,而如今,他通过扫码获取了基于这本书的线上内容资源,实现边走边听、边走边看,充分利用了碎片化时间完成有效的知识增量。这种深度阅读+ 碎片化、线下+ 线上的阅读模式充分满足了读者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阅读需求。

  此外,基于“现代纸书”,读者除了可获得衍生的内容资源,更可以获得多元化的服务,例如,教辅图书中的专家一对一辅导,文学小说中的名家名作者直播,核心期刊的作者问答等,这些服务从读者阅读纸书动机出发,满足了其更深层次的核心需求。

  (二)获取基于传统纸书的精准化服务

  “现代纸书”通过读者扫码迅速收集读者行为数据,系统能准确地记录下读者的阅读进度与知识掌握情况,再由编辑或作者进行综合评估,充分利用自身在垂直领域的专业能力和丰富资源,对读者进行主动关怀,提供精准的知识内容与服务。因此,读者在扫描一本“现代纸书”上的二维码后,除了当下立即获得某本书上的衍生内容和服务外,后期还会获得更持续、更深入的精准化服务。

  例如,在RAYS 系统读者数据页面,编辑可以看到一位名叫LINDA 的女性读者,来自湖北武汉,年龄在30-39 岁之间,她的小孩每周三、周五的18:30-20:00 期间要学习三年级英语,这让她产生了购买相应教辅的需求。因为,数据显示她曾浏览小学英语单词辅导图书的销售页面近1 分钟。此后,系统便会持续服务于该读者,推送与三年级小学生相关优质辅导内容与服务,满足该读者的深度需求。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商业化逐渐落地,“现代纸书”还集成了AI 服务,整合沉淀了大量内容数据与行为数据,优化运算结果,帮助读者获得更好的情景体验。例如,在听、写、读等基础学习交互中,采用了情感语音转换、发音识别、文字识别、图形识别等技术,为具体阅读打造了更富有个性化的场景。

  (三)实现与内容生产者交互

  传统纸书阅读过程中,读者始终处于被动的、单向的接受者,无法实现与内容生产者和其他读者的互动和交流。

  “现代纸书”让读者通过扫码,实现了与其他读者、与编辑作者之间的交互。通过一本“现代纸书”,读者可与喜欢的作者建立联系,与编委会名师产生互动交流,更能与有相同兴趣爱好、相同领域的读者建立圈子,形成社群。

  同时,“现代纸书”基于UGC(用户生产内容)模式,读者可以通过读书卡片、问答等应用,将自己读书的疑惑,所思所想上传到线上,其中的优质内容也将成为纸书的一部分,不断扩充纸书的含金量。

  五、结语

  “现代纸书”适应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读者的阅读习惯,开创了全新的内容生产方式、内容运营模式,在牢牢基于传统出版流程的基础上,融入互联网最前沿的技术和思维,对每个环节、每个角色的分工都进行了优化,最终以为读者创造价值为闭环,打造了完美、共赢的出版生态链。在这个生态链中,出版单位、作者、编辑、读者各司其职,共同创造价值,最终实现共赢。

  “现代纸书”体系帮助作者、编辑获得额外收入;与读者产生实时互动,增强读者粘性;获得读者数据,精准了解读者喜好,反哺内容生产。

  从出版单位角度来说,“现代纸书”帮助出版单位开辟新的收益来源,实现巨量增收;打造读者与内容生产者的互动平台,改变与读者持续失联困境;收集、整理、分析读者行为数据,建立庞大的读者数据库;顺应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彻底实现转型融合发展。

  从行业角度出发,“现代纸书”帮助新闻出版行业构建了全新的出版融合生态系统;创造以内容提供商为主要商业价值的数字内容盈利模式;改变用户获取知识、传播知识的方式;引领中国新闻出版互联网+ 转型融合升级和产业发展方向。

  (本文摘自:《中国传媒科技》2017年11月刊总第296期专题栏目;该刊1992年创刊,是新华社主管,致力于中国传媒业融合发展和技术创新)

   上一页 1 2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851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