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关于“辛弃疾涵星砚”相关问题的探讨
2018-02-02 17:25:07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文/谭玉平

    两年前,笔者在潘家园淘到了一方砚台,一眼就认准这是“宋砚”,遂收藏。历来,砚台不仅是文房用具,由于其性质坚固,传百世而不朽,又被历代文人视作珍玩藏品之选。但是这方砚台从何而来,为何会惊现潘家园?上面镌刻着“稼轩”二字,是什么出处呢?从查阅资料到实地考证,再请相关行业专家鉴定,用了两年时间,终于有了眉目。

   为何是宋砚?

  喜欢收藏砚台的人都知道,砚台的材料丰富多样,除端石、歙石、洮河石、澄泥石、红丝石、砣矶石、菊花石外,还有玉砚、玉杂石砚、瓦砚、漆沙砚、铁砚、瓷砚等,共几十种之多,而这方砚材质就是歙石形制。该砚长18.2cm,宽10cm,厚2.6cm,上窄下宽,成风字样,最醒目的就是上面镌刻的“稼軒”二字,刀法犀利,极具代表性。2015年年底,我在潘家园古玩市场淘到了这方砚台。蔡鸿茹老先生一见此砚,立即脱口而出,“这是宋砚!”。

  藏 品

  天津艺术博物馆研究员蔡鸿茹是一位古砚鉴定专家,从事古砚研究三十余载,曾出版多本专著。在她看来,中国古砚虽被称之为“文房四宝”之一,但在文物研究领域中,却没有书画、陶瓷、铜玉那样的显赫地位,只是将其归属于古玩杂项,专门研究人员寥若晨星。即便是从事这项业务研究的大多也是作为附带项目去搞的,并未把它当做一门独立的学科去进行深入系统的钻研。实际上,古砚是一个大可探求的知识领域。对它的研究,涉及到历史、文学、书法、绘画、雕刻等各个方面。近年来考古工作者在发掘过程中,发现了不少文房用具,积累了大量资料。

  中国社科院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刘庆柱教授(右一)正在鉴定

  在蔡鸿茹老先生看来,“这方砚台,从形制、款式、刀法和材料上看,必是宋砚无疑。”蔡老先生详细解释了“稼轩”二字的刀法,有如著名的“汉八刀”,刀锋犀利,回锋刚劲,行刀苍劲平稳,入石三分。两字结构平稳洒脱,刀法稳健,足见其功力。

   何为涵星砚?

  最早关于涵星砚的记载是宋代何薳《春渚纪闻 龙尾溪研不畏尘垢》一文:“涵星研,龙尾溪石,‘风’字样,下有二足,琢之甚薄”。从何薳关于涵星砚的论述中可知:涵星砚材质是龙尾溪石,形制是风字形,下有二足。同时,涵星砚“琢之甚薄”。

  龙尾溪石属歙石一种,苏轼、蔡襄、黄庭坚对龙尾山歙石评价极高。黄庭坚有龙尾山歙石的诗作:“不轻不燥禀天然,重实温润如君子,日光灿灿飞金星,碧云色夺端州紫”。把歙石的石性(不轻不燥)与君子的品德互比,认为歙石的石品(金星)与青碧的石色胜过端石。

  砚池中有一柱的“风”字样宋砚,人们称之为涵星砚。《西清砚谱》中乾隆仿宋涵星砚所题砚铭,是涵星砚最好的说明。其铭曰:“石割云研之成也,池涵星研之形也,云净星现以彰文明也,用之丝綸,慎乎拱北之情也。”。涵星之形,云净星现,以彰文明,涵星斗月,辉映星宿。涵星拱月,隐含恩泽广大,财帛丰盈之意。宋代许月卿有诗:“乾坤涵奥学,日月照孤忠”。此“涵星”应有尊古制祭天地、效仿孝陵建制,暗指包涵天空七星图式的意思。

  “老衍清篇墨未枯,小冯新作语尤殊。呼儿净洗涵星砚,为子赓歌堕月湖。闻道牂江空抱珥,年来合浦自还珠。请君多酿莲花酒,准拟王乔下履凫。”这是宋代大诗人苏东坡所作《题冯通直明月湖诗后》。诗中所言涵星砚,是当朝文人墨客尤为珍爱、不可或缺的文房四宝之一。

  天津艺术博物馆研究员、古砚研究专家蔡鸿茹先生正在鉴定

  历史上关于涵星砚的记载

  随葬之风令唐宋砚除了皇宫旧藏之外,民间大多“传不过三代”。唐砚与盛唐雍容华贵的时风相承,追求华丽富贵。而“文人治国”和“文官政治”是宋代的统治特色。宋朝人上至皇帝,下至文人墨客,都醉心于“风花雪月”。所以宋代官砚的主流风格是“文风、幽风”,宋器“在心”,其给人的感受是娱人(取悦)、化人(教化)。宋砚的整体时代风格是直线的突出和整体造型瘦挺的艺术感觉。从唐代箕斗形砚的双足向宋代抄手砚的边墙足的过渡,与其说是使用上为了抄手的方便,不如说是审美取向上为了体现宋代文人气节高傲冷峻的需要。

  明代陈继儒在《妮古录》中下的结论:“文人之有砚,犹美人之有镜也,一生之中,最相亲傍。故镜需秦汉,砚必宋唐!”所以,现代收藏界所见的官砚较多,而历代名人砚不常见。特别是宋代制砚达到相当的水准,而现世的宋砚大多是古墓中出土的原因。苏轼、欧阳修、黄庭坚、岳飞和文天祥等都在砚台上留下过不朽的品砚言志的铭文,但留下的实物却不多。只有现藏台北故宫文天祥的玉带砚,成为台北故宫的镇馆之宝。文天祥就义在北金,他的砚未能随葬是可以理解的。清代康乾留传下来的皇家砚台在收藏界时有出现,而宋代有实物的,要数文天祥玉带生砚比较出名,岳飞的砚只有拓片流传。从目前来看,还未曾听闻藏家手中有宋代其他的名人砚。

  宋代由于文化的繁荣和文人阶层的壮大,文人雅士们对砚台兴趣盎然,其收藏、馈赠、题铭成为一时风尚,大文豪苏轼在诗词中也多次提到过涵星砚,并以涵星砚馈送其好友。涵星砚不仅受到宋代文人非常的青睐,直到清代乾隆也对涵星砚喜爱有加,并仿制了几方涵星砚,收入《西清砚谱》。乾隆皇帝对董其昌涵星砚题字:“其制朴,其性坚,伴香光(即董其昌),居画禅,参五合,常恧旃岘,过眼云烟一片石,全其天。”《西清砚谱》中另还收录了苏轼题字的涵星砚,形制与辛弃疾题字的涵星砚形制基本一致。1987年浙江兰溪宋墓出土的长方形石砚,形制同稼轩砚完全一致。1995年浙江温州郭溪镇的南宋乾道三年(1167年)张孝恺墓出土的砚砚,也与嫁轩砚形制完全相同。

  清杨沂孙有联:“涵星砚取函花露 沈水香淳小阁重”。现代国学大师启功先生也多次书写此对联。可知涵星砚从宋代开始到现代在文人心中的地位。

  藏 品

   这方砚与辛弃疾什么关系

  辛弃疾,原字坦夫,后改字幼安,号稼轩。辛弃疾为南宋豪放派词人,人称词中之龙,与苏轼合称“苏辛”,与李清照并称“济南二安”。他是我国伟大浪漫派词人、军事家和政治家。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和战斗精神是辛词的基本思想内容。辛弃疾唯一流传至今的手迹《去国帖》现藏故宫博物院,此帖书于淳熙二年十月间,辛弃疾时年36岁。此帖书法中锋用笔,点画尽合法度,书写流畅自如,浑厚沉婉,笔意略显苏黄遗规。虽无豪纵恣肆之态,亦不失方正挺拔之气,为辛弃疾仅见的墨迹。

  我们请来多位业内名家将此“稼轩”二字经与故宫所藏《去国帖》手迹比对,结字用笔乃至整个气息完全相符。“稼轩”二字整体风格有苏黄气韵,细察用笔浑厚沉稳,特别是“稼”字家上两点的笔势与《去国帖》中完全一样,“轩”字最后一笔笔画一拓直下,一泻千里,此种书写习惯体现辛弃疾的豪放性格。

  综观宋代书法,尚意之风为其鲜明的时代特征。宋代书法之“尚意”,是对晋唐笔法缺失后的一种无奈选择。既然笔法方面不能更好的继承,强化书法的个人意趣就成为当时书法乃至宋以后书家的内心追求。这样书法在晋唐笔法削弱的时候,仍保持了旺盛的艺术生命力。辛弃疾时代的南宋时期也延续了北宋尚意之风的特点。观此“稼轩”二字,结字宽博沉稳、行笔稳健、痛快淋漓、一气呵成。二字无一笔松懈,在笔画的披拂之间既得其强劲,又显示洒脱之美,结字舒展,如举手投足之自如萧散。笔笔用力,沉着宽厚,显出雄强,而又巧寓对比,错综变化,显示灵逸。从字体上来看,应属于行书式行楷。“稼”字禾旁撇画饱墨辅豪,不激不厉,形态浑厚,接着“禾”字下部用笔迅疾,劲来猛利。右边“家”字上部两点轻松自如,下部以行书笔法与左边相呼应。“轩”行楷结字,左边“车”旁下部一横收笔时不顿笔,顺势结上竖画,竖画起笔以顺锋入纸,行笔一拓直下,至收笔时钝笔出锋,意连右边“干”字。右边“干”字是整个题字的精彩部分,作者以猛利、刚烈的悬针竖出之,一泻千里,畅快淋漓。此飞流直下之势也暗含辛弃疾纵逸豪放的性格。此二字点画上还有苏轼偃卧笔法遗意,如“稼”字禾旁的起笔,右边“家”的两点。而“轩”字最后竖画的挥写却十分肯定平实,结字舒展自如,一反苏字喜作扁势的沉闷压抑之感。

  另从石品上比对,辛弃疾所题“稼轩”砚与宋代何薳《春渚纪闻 龙尾溪研不畏尘垢》中所言龙尾质石是完全相符的。其形制方面,何薳定义宋涵星砚是风字样,下有二足。“风”字样是典型的宋砚形制,那么涵星砚即是“风”字样砚的一种,也可以说涵星砚是形制独特的风字砚的一种。另外,砚台有二足主要是唐朝箕形砚的风格,在宋早期有些砚还保留了二足。宋代文人气质在器物上表现为含蓄、内敛、自然、淡泊、清新和儒雅的艺术特征,体现在砚上是崇尚自然的石品、石性和简洁、质朴的造型取胜,少有繁缛逐渐去繁就简,去其二足了。现在安徽、江苏等地出土的宋砚,很多都是风形砚,无二足,具有典型的宋砚风格。辛弃疾涵星砚就没有二足。辛弃疾涵星砚砚额上雕刻精美的一柱,此柱即为涵星砚之“星”。

  也许,辛弃疾流传至今的“贺新郎·细把君诗说”、“醉里挑灯看剑”、“东风夜放花千树”、“楚天千里清秋”等等词句,就是当年的稼轩以眼前的这方涵星砚研墨挥毫而就,也许稼轩在彼时与东坡一样将自己心爱的涵星砚赠与至交,由于年代久远,已难考究!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汪星人也有冬训 神犬奇兵雪地突击
汪星人也有冬训 神犬奇兵雪地突击
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桥建成通车
杭瑞高速洞庭湖大桥建成通车
春运中的“萌宝宝”
春运中的“萌宝宝”
寒冬为贫困户送温暖
寒冬为贫困户送温暖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69449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