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从“了解”到“理解”:拓展中国新闻对外传播深度广度的思考
2018-06-20 09:28:05 来源: 《中国记者》杂志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内容提要 “让世界了解中国”,这句口号作为对外宣传报道的经典语言,至少已经用了二十多年。但是,如何让世界更好地理解中国?新形势下,加强中国新闻对外报道,突出对“理解”的强调,有现实意义。

  关键词 对外传播 外宣报道 中国新闻

  □ 文/李 灿

  李 灿

  新华社江苏分社副社长兼总编辑,高级记者,新闻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让世界理解中国,就是让外部世界在对中国增加了解的基础上,进一步理解中国历史和文化,理解当代中国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道路、理论、制度和种种现实作为。理解了,才会互相尊重,求同存异,共建共享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警惕“了解”而不“理解”

  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与国际传播能力的“西强我弱”是同时并存的两个事实。我国外宣及媒体有责任为改变“西强我弱”的状况发挥更大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要求新华社“加快建设国际一流的新型世界性通讯社”,在十九大报告中又提出“推进国际传播能力建设,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

  了解是理解的基础,理解是了解的深化。既了解,又理解,中外之间才会有更多的认同、赞同、支持、合作、共赢。

  出于利益竞争,西方不少人即使理解了中国所作所为的合理性,仍然不会接受中国的崛起,面向占西方人口大多数的普通人,尽可能让他们理解中国,与中国合作,就显得更加重要。

  过去多年,我们的对外报道并非止于让世界“了解”中国,也有很多优秀的对外报道在让世界“理解”中国方面做得很好。但是,世界不理解中国的情况仍然相当严重。不少恶意批评、攻击中国的谬论在普通人中不乏追捧者。

  有的外国人在政治军事上对中国不理解,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中国威胁论”的散布流传。在中国,向大众讲清楚中国对外国没有威胁并不难,因为历史和现实摆在那里,中国自秦朝统一以来,没有大规模侵略过别的国家。明朝初期郑和下西洋,就是中国“强而不霸”的明证。然而,许多外国人就是对中国信不过,近年南海争端可以说就是中国威胁论漫延的结果。

  有的是在经济上对中国不理解,尽管中国经济在当今各国中表现优异,但仍有不少外国人在期待着“中国崩溃”,因为他们认为中国人搞经济的一套做法与他们习惯的做法大不相同,“肯定有问题,只不过尚未爆发而已”!而另一种“中国责任论”,同样是不懂中国国情的错误观点,只看到中国强大的一面,没看到中国的诸多困难,希望把过量的责任推到中国头上。有的国家是推卸责任,有意增加中国负担,不少不明真相的外国人则是盲目跟从。

  有的是在意识形态方面对中国的不理解。在中国人看来,像“历史终结论”这样的论断,简直是幼稚可笑,而居然在西方世界颇有市场。作者弗朗西斯·福山看到中国的发展路径之后,又修改了自己的“定论”,可见只要摆出事实,加以解释,西方人对中国的不理解也是可能改变的。

  许多外国人对中国的评价和预测,与大多数中国人自己的评价和预测反差巨大,他们固然有问题,可是,我国媒体的外宣是否也有问题呢?

  我们常说,不要陷入西方话语体系的陷阱里去,而许多西方人或许又认定我们这一套话语体系对于他们是陷阱,这种互相缺乏共同语言的状况,在中国公开宣示“推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时代,应该尽快改变。

  今天,在认为西方对中国的种种负面“预言”破产的同时,是否可以换个角度想想:在对中国不看好的西方人之中,除去少数怀有恶意的人,是不是还有一些人,是因为“不懂中国”才这样的?甚至那些有敌意的人,是否也有一部分并非天生仇视中国,仅仅是“不懂中国”才产生了曲解?

  十九大在提到中国共产党面临的“四大考验”时,再次强调了“外部环境的考验”。国外有许多人,即使知道了中国人在干什么,但不认可,不赞同,不明白中国为什么要这样干,甚至认定中国人简直就是在乱来,观念差距极大,妨碍了中国走向世界的进程。

  二、让“理解”打开更大国际空间

  近一百多年,中国人大规模研究西方、学习西方,而西方人却并没有反过来对中国进行一番这样的研究、学习。西方作为现代化的先行者,对作为追赶者的中国不关心、不了解、不感兴趣,对中国崛起不适应、不舒服、不接受,对中国在某些方面的主导地位不高兴,甚至敌视,均属正常。

  对于西方占了“先手”而造成的国际舆论场中的“西强我弱”,某些中国人要么漠然置之,不以为意;要么骄傲自满,“不稀罕”西方对我们的理解;要么曲意迎合,全盘接受西方的价值观,失去舆论主动权;要么不思改变,仍然沿用过时的外宣老一套。这些,都不适应改善我国外部环境的需要,都有“明显改进余地”。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将高举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旗帜,推进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要尊重世界文明多样性,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阂、文明互鉴超越文明冲突、文明共存超越文明优越。”这些宣示,为中国新闻对外报道的转型升级指明了方向,媒体人首先要坚信不疑。

  应坚定让世界理解中国的信念。坚信只要努力探索实践,国际舆论环境完全可能因我们之手而大大改善,这是必须的,又是有办法的。

  应潜心分析中西方互不理解的原因。从各种报道看,大量中国人与西方人彼此都“真心地”认为对方“不对”,或者是没做理当做的事,或者是做了完全不该做的事。这些差异,多是源于双方不同思想文化传统带来的互不理解。

  例如,关于对权力进行约束的方式,西方大多是用“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反对党”等制度来约束权力,主要依靠“外部的力量”。而中国的执政党,固然重视外部制约,强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同时又非常注重自我约束、自我监督,十分强调通过统一思想、廉政教育、党内纪律来约束权力,倚重 “礼义廉耻”内化于心的巨大作用。西方人的自我约束,多借助宗教信仰,而中国人多不信教,强调通过“读圣贤书”,或政治学习、道德养成等等。

  西方政治制度的依据是“社会契约”(卢梭)“权力产生腐败”(阿克顿)“一切有权力的人都爱滥用权力”(孟德斯鸠)之类的论断,而中国的“治道”,则与古代圣贤的“四书五经”“三纲五常”等思想话语体系一脉相承。

  正如中国人在过去一百多年潜心向西方学习,理解了许多中华文明原先并不存在的新理论、新科学一样,我们也完全不必怀疑西方人对中华传统文化的理解能力。要知道,西方是唯物辩证法的故乡。以往中西方互相轻视,无非是对于己方长期领先世界的习惯性自信。一旦形势有变,正常的人都会重新认识对方。在对外报道中,只需有根据地摆出事实即可。“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与列宁所说“一切根据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不是一个意思吗?

  鉴于过去彼此不理解的教训,在进行对外报道时,就应该多讲一些中国行为背后的文化原因。例如,讲到中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不妨多讲一下它与中国传统的“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仁者爱人”“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等观念有直接关系;中国倡导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和为贵”“和而不同”“求同存异”等观念息息相通;中国主张建立新型国家间关系,与“讲信修睦”“民无信不立”“言必信,行必果”等观念源流相连;中国坚持国际道义,体现了“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之类的祖训,与某些西方人津津乐道的“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帕麦斯顿)大为不同。

  中国特定的传统,决定了中国人说话、做事的目标、原则、政策、手段和途径。媒体在讲到中国与外国之间差异时,要经常解释历史与现实的背景。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指出:“当代中国是历史中国的延续和发展,当代中国思想文化也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传承和升华。要认识今天的中国、今天的中国人,就要深入了解中国的文化血脉,准确把握滋养中国人的文化土壤。”这一段精辟的语言,为中国新闻对外报道指出了一条极其重要的路径。对外传播应该积极寻找中国传统文化与中国外宣理念和外宣方法的逻辑关联,转型升级外宣话语体系,把中国传统文化资源转化为外宣软实力,更好地解释中国的所作所为,大幅度减少西方世界对中国理论与实践的误读。

  反观我们的对外稿件,介绍新闻事件本身比较多,有计划、有步骤地利用新闻报道向西方推介中国的哲学、历史、文学、艺术却比较少。许多西方人不相信中国的“复兴”不是“复辟”,也不是“复仇”;不理解为何为大多数中国人认同贤人政治、集体主义、民本情怀;为何中国人强调统一思想、万众一心、保持稳定;为何许多“竞争失败者”和“社会底层人”能够坦然接受命运,而不是激烈反抗;为何成千上万的“中国大妈”对广场舞那样痴迷,也许,当他们真正懂得了儒家、法家、道家哲学,懂得了融会古今中外治国理政方法而形成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解起来就容易多了!

  让世界理解中国,还有必要纠正某些迎合西方口味的对外报道思路,探索让“对方想听什么”与“我们自己想说什么”相结合的新途径。对方想听的多报道,不想听的少报道或不报道,如果情况刚好相反,或许正是阻碍西方全面深刻理解中国的重要原因。

  三、对外传播的几条具体建议

  “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费孝通先生这几句话,道出了人与人、国与国之间相互理解、相互合作的真谛,可以用来指导新形势下的对外报道。

  一是“各美其美”。在对外报道中自美其美,自道好处,我们一直都很主动,也很有成效,但数量和质量都还不能适应要求,必须大大扩充对外报道题材。改善“自美其美”,还可以有四点补充——

  一是在介绍中国之美时,要扩大“美”的范围,挖掘“美”的内涵。在向世界介绍中国成就时,应更加全面,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举措和成就都要更充分地介绍。为了引导西方人进入到中国人思维方式的语境之中,不妨设计一套系统解释中国传统文化的报道规划。同时,在报道文化以外的新闻时,也要增加对其历史文化背景的解释。

  二是把反对“假恶丑”,包括严肃查处有违人类公德的行为,也视为一种“中国之美”加以报道。明显增加承认自己贫穷、落后等短处的报道,示诚信于天下。即使对敌斗争,这样的报道也会为我方加分。

  三是不要企图“完美无缺”。能够感动中国的人和事,即使有缺陷,相信也可以得到西方多数人的赞同和理解。

  四是主动设置议题,只要于我重要,理解的要报道,不理解的更要报道;喜欢的要传播,不喜欢的更要传播。

  再说“美人之美”。人类命运共同体必定是一个“美美与共”的共同体,不可能是一家独大,一花独放。可以说,“美人之美”方面的缺乏,是我们对外报道一个更为显眼的短板。理解,是一种相互之间的行为,如果中国人只想别人理解自己,而不打算承认别人的优点,最终也就不可能得到别人的理解。

  一要更多地讲述外国人的美好面与积极贡献。有人认定“国际无信义”,并能举出大量实例,然而“国际主义”从来就是存在的。2000年南京发生德国人普方一家惨遭不幸的大案,事后普方的亲友不仅请求不判杀人者死刑,甚至因同情罪犯缺乏文化而犯罪,成立了一个“普方协会”,帮助中国贫困孩子完成学业!坚持至今!在云南贫困地区工作15年的“当代白求恩”夏爱克等一大批中国政府“友谊奖”获得者,以及其他对华友好的外国人,他们的感人事迹彰显了人类大爱,可惜过去报道太少!如果我们的媒体讲好了中国故事,又讲好中外交往中外国人的故事,对于取信于国际社会将大有裨益。此外,我们的对外报道,还可以增添一些关于查处损害外国人利益的内容。

  二要大讲中国人对外国好人的感谢和理解。讲外国文明在中国的广泛应用。介绍中国人生活的各方面对西方道路、理论、制度、文化的理性态度,不简单排斥,从自信到互信。让西方人认同我们真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诚意。让与苏格拉底、阿基米德、米开朗基罗、莎士比亚、牛顿、伏尔泰、林肯、马克思、列宁、柴科夫斯基、爱因斯坦、曼德拉相同人种的人们理解中国,首先要表示对这些西哲的衷心敬意,发掘他们对中国历史进步正面影响的故事。

  三是在“美人之美”的同时也不能放弃原则,要旗帜鲜明地表明对于反华势力的斗争态度。使西方人了解中国人的友善不是无原则的。要讲中国人对希特勒、恐怖主义者等人类公敌的反对,对当今各种伤害中国行为的反对。

  真心诚意地“美人之美”,中国与世界才有可能实现“美美与共,天下大同”。希望今后的对外报道增加一些“外国人在中国”“中国人在外国”“世界文明在中国”“中华文明在海外”之类的板块;但愿对外传播的作品中多一些“当代遣唐使”“当代鉴真”“当代郑和”“当代白求恩”!(作者是新华社江苏分社副社长兼总编辑,高级记者,新闻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1
【纠错】 责任编辑: 薛涛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沪指跌破3000点
沪指跌破3000点
我国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正式开工
我国高海拔宇宙线观测站正式开工
和田农民:从挖玉人到采花人
和田农民:从挖玉人到采花人
以赛为媒 毕业生找“婆家”
以赛为媒 毕业生找“婆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01301123007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