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专访新中国第一代播音员葛兰:"电波永不消逝"

2018年07月31日 14:38:36 来源: 新华网

  记者:播音前您都会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有没有遇到突发的情况?

  葛兰:19566月份,因工作需要,让我播报摘联播。有些要播出的稿子涂改很厉害,这里画一个圈,那里加个字,这边又加个字。我们管这叫放气球。有时候,还有电传稿,很细的一条粘在稿子上,什么字都有,但你也得辨认出来。

  编辑早晨拿来稿子后,按照社会、文教、外事等类别,每人拿着自己的稿子准备,剪编的、涂改的,有三格里写俩字,有的小字还斜着写,什么字体都有,这些都得适应,不能埋怨。人家也不容易,到得比我们还早。所以我上报摘联播时,感觉自己的责任更大了。

  我们那时是凌晨250起床,3点半到班,这是上大早班,到了就去备稿。稿子都定得很晚,但我们直播得先坐在播音室里。等把稿子分好了,交给我们时,我们一个字都没看过。有时候,我看了编号单数的稿子,他看了双数的,觉得今天还行,稿子都看了。但他刚播完第一条,该我播第二条时,播音室外就有人拿着稿子在那甩,说明来急稿了。这种急稿来了,不能不给人家开门,也不能有抱怨情绪,因为这是个重要的内容

  还有这种情况,我原来应该播第二条,现在给我加了一条,原来的第二条就变成第三条了,这样后面两个人要播的稿子顺序就颠倒了。他的稿子我没看过,我的稿子他没看过,刚来的这条稿子更没看过,但是上面又写着不能播错一个字。这个时候就需要平心静气面对,不能有杂念,否则就可能打结巴。

  稿子越来得越急越说明它重要,越重要的时候就越不能播错。

  在外界看来,播新闻时,一条一条地播,男声、女声轮换,听着井井有条,但播音室里有时跟打仗一样。

  这些东西跟谁学呢?你必须得平时钻研业务,确保播音的时候不出错。要养成这样一个习惯,每个字都一定要认出,认不出就一定要查字典。事先让你备稿,如果有疑虑,大概、可能、没准都不行,不认识的要赶快查。

  特别是文字改革以后用简体字,还有普及普通话,大家都按着中央台的标准来说。像原来那个不胜(一声)枚举,改成不胜(四声)枚举,字典上的注音也都按着它改了,你播不胜(一声)枚举,人家就来找你了。学校教师、剧团演员都要学普通话,但是以电台的为主。你一念错,人家就说中央台就这样念的啊!

葛兰(右)接受新华网传媒频道专访 张斌 摄

  记者:汉字博大精深,不仅有多音字,很多常见字也容易读错。像您说的不胜枚举,现在还有不少人会读错。现在节奏太快了,人们可能没有那么时间去查、去准备了。听众的耳朵好像也没有那么敏感了。

  葛兰:现在没有过去那么严谨了,觉得播音打个结巴无所谓。我们播新闻时,有时别人打结巴,会影响到你,也跟着来一个。这时候要不受影响,就得继续平心静气地播。有时偶尔来了个小结巴,等我早上一去菜市场,碰到熟人说,葛兰你怎么打一结巴,心里很难过。有的时候真是播错一个字,早点都吃不下去。

  特别是推广普通话的时候,第一审下来很多字音都跟原来不一样了。你都得把这些给背下来,都得看清楚。当时办公室墙上,我们30个人,一个人名字画30天,每天谁要播错一个字插一个黑旗,要是这天没问题就插一个红旗,你说谁愿意插那个黑旗啊!所以在下面紧着看,紧着问。

  有一次闹了一个笑话,就是一件衣服、两件衣服的,单人旁加一个牛字,放在一个日本人名里,当时播的人问单人旁加一个牛,这个字念什么呀?结果大家都翻字典。忽然进来一个新来不久的播音员问你们这是在忙什么?听大家说了疑惑以后,轻松地说哦,这不是一件衣服的件吗?大家都愣了,傻笑,说咱们怎么这么愚蠢呢?就是紧张到这种程度。

  虽然时代在前进,但广播仍然是永不消逝的电波,不管电视多么发达,广播都是难以被替代的。

  像汶川地震时,电视通不了,广播还可以通。虽然现在电视家家都有了,广播的影响和作用没有那么大了,但真正的节骨眼上还得听广播。国外也是这样,有一次BBC英国的一个播音员来交流,说他们那边的电视不论怎么发达,广播的作用还是代替不了。比如,妇女们早晨起来,可以一边做早餐,一边放个小收音机在边上听广播。广播的作用和影响永远泯灭不了,这是一个无形的电波。

老照片,16岁的葛兰(右)

  记者:有一些著名主播、主持人很受网友欢迎但没那么字正腔圆,是不是现在对播音的要求和过去不一样了?

  葛兰:字正腔圆这问题分怎么理解。像我们最初播纪录新闻,每个字都得让人听清楚,让人家都能抄下来,那必须得字正腔圆。当时播的一些重要的文件,宣读式的,这声音在人家听来,就代表着中央的声音。

  有一年有位领导到我家说,当年听葛兰的声音就是党中央的声音。不是说你个人是党中央的声音,而是说你发出的声音是国家电台的声音,播出来的是重要的内容,大家听了就觉得这是党的声音。即使是做文艺工作的,也应该起到这个作用,这都有它的严肃性。

  需要宣读式播出的内容,逻辑性很强,内容很扎实,包括政令、法规,哼着、哈着播哪行。当然,一些生活类的节目还是可以的。现在都讲亲切、自然、悦耳动听。即使是新闻,也不能加太多口语零碎,只是你得别太冲、别太横、别太愣,有亲和力,让大家听得更明白。

  广播的播音比电视的难度要大得多,因为无可借助,只能凭声音抓住听众的注意力。你的声音让听众永远忘不了,这是你的本事,也是你的职责。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7361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