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专访新中国第一代播音员葛兰:"电波永不消逝"

2018年07月31日 14:38:36 来源: 新华网

葛兰在办公室工作 张斌 摄

  记者:很多人可能不会相信您已经有80多岁了。您的精神状态比我们同事中很多人的精神状态还要好,而且您现在还在继续工作,您健康长寿的秘诀是什么

  葛兰:我1951年当了播音员,一直到1991年离休,没停下一天。退下来后,中央台的国际部和经济部马上盯上了,国际部请我主持环球信息,经济部让我主持城市之光。所以我就没下来过一天,从来没有退的感觉,没有失落感。

  1999年,中华女子学院艺术系的领导找到我说,能不能协助开办播音主持专业。就这样,1999年到明年,我在这所学校工作20年了。在这学校里,我一直搞教学工作,包括组织教学,负责管理。最初是成人教育,教学计划、教学大纲,都是我来写,我来安排。因为我知道播音需要什么。我的理念就是作为播音员要有学识,文史哲这方面不能放松。不只是”“的练声,那都是外在的,关键是要有内涵。

  我的教书有原则,必须得学古典文学、现当代文学、外国文学。现在有些学播音专业的孩子比较浮躁,觉得会点语言、会点配音就行了,实际上远远不够。

  我原来搞播音是宣传也是教育,而教学是面对面的培养下一代。学校一直不让我走,还成立了葛兰工作室。在这所学校从成人教育到本科,一步一步过来的。外面也有找我的,我都不去,开多高的价码也不去。这些都是身外物,吸引不了我。

  现在既然搞教育,作为一个老师,就该比学生知道的多。我讲博雅课,古典文学方面的内容,每一篇不但讲时代背景,还讲作者生平、事迹,每一篇、每一个字我都得查清楚,然后再琢磨怎么才能朗读好。这样给学生上课,下面才没有低头玩手机的。我还带他们出去演出,朗诵领袖诗词等。我觉得自己很充实,不让我退,也别光在这里养老,要把这个环境用好,发挥作用。

  我睡得晚起得早,早起没超过6点的,到办公室能早来就早来。我没把养生作为什么。我现在三不高,除了有时候皮肤过敏。我不吃营养品,也从来不吃大鱼大肉,平时吃的很简单。有时讲课累了,回家后,锅里有馒头,甭管凉的热的,加上点酱豆腐,躺在那儿连休息带吃,喝口水,也是一顿。我的生活比较简单。(访谈主持:高海英 摄像:沈静愉 文字编辑加工:张斌)

新中国第一代播音员葛兰 张斌 摄

  葛兰,本名王静蓉,著名播音艺术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指导,新中国第一代女播音员。现为中华女子学院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教授、学科带头人。

  1951年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1999年离休后开始从事播音教学工作。在近50年的播音生涯中,熟练掌握了多种节目的播音技巧,尤以新闻、评论性节目见长,为广大听众熟悉和喜爱。

   上一页 1 2 3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73611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