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2019-08-12 10:40:5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西宁8月12日电题: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新华社记者张龙

  清晨7点,太阳刚给通天河两岸的高山峻岭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43岁的电网工人徐海林已经准备好施工工具,带着工友开始攀爬一座海拔4400多米的高山。

(社会)(1)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8月10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加吉博洛镇境内的一处海拔4400余米的电网建设工地,国网玉树供电公司工作人员邹静斌向上攀爬查看地势。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这里是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加吉博洛镇,处于三江源核心保护区域,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由于山大沟深,加吉博洛镇附近的治渠乡、索加乡等地尚有千余藏族牧民还依赖着附近的小水电站以及太阳能电板用电。

  2018年3月,国家电网“三区两州”深度贫困地区电网建设全面启动。今年6月初,国网玉树供电公司在三江之源打响了一场挑战极限的“三区两州”电网工程建设攻坚大会战。电力工人们奋战在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的青藏高原,在云端之上让电网建设走向草原深处。

  一个多小时后,徐海林和工友们终于爬到了海拔4400米的山顶。垂直高度虽然仅有400余米,可坡度接近60度,高海拔带来的缺氧让攀爬十分艰难。记者跟随徐海林攀爬的过程中,不断喘着粗气,爬上十几米就要歇息一会儿。

(社会)(2)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8月10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加吉博洛镇境内的一处海拔4400余米的电网建设工地上,工人徐海林在观测地形。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山顶上是一个斜面,工地是一片铁丝网围起来的大约20平方米的草地。来不及歇息,徐海林和工友们立即开始用铁锹挖基坑,“这几天难得不下雨,我们要赶工期按时完成建设进度。”

(社会)(6)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8月10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加吉博洛镇境内的一处海拔4400余米的电网建设工地上,工人索朗叶西在清理基坑中的土。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受制于复杂的地形,电力施工的工地往往都是陡峭的高山,机械设备无法运上山顶,工人们需要人工挖掘电塔基坑。4个均深4.3米的基坑,10余名工人需要一两天才能挖掘完成。

(社会)(7)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8月9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治渠乡境内的一处海拔4200余米的电网建设工地上,工人肖成文准备焊接钢筋笼。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社会)(8)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8月9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治渠乡境内的一处海拔4200余米的电网建设工地上,工人们将钢筋笼放入电塔基坑中。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施工开始不久,山脊那侧传来嘈杂的声音。徐海林说,这是运送物料的骡马驮运队上来了。不一会儿,记者看到一个精瘦的汉子赶着15匹骡马向工地缓缓走来。

(社会)(4)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8月10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加吉博洛镇境内的高山上,骡马驮运队队长赵文福带着骡马队前进。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社会)(10)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8月9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治渠乡境内的一处物料基地,工人将砂石等物料装进骡马背篓。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赵文福是骡马驮运队的队长,他一边把骡马驮上来的砂石卸下来,一边气喘吁吁地说:“一头骡马一次要驮400斤左右,一天要往返至少7趟。运送一基铁塔所有的材料最短需要一周时间才能驮运完。”

(社会)(3)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8月10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加吉博洛镇境内的一处海拔4400余米的电网建设工地上,工人索朗叶西(左)和曾朝万在搬运水泥。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为了保护三江源核心保护区脆弱的生态环境,玉树藏区电力建设所需的施工材料,小到一粒砂石、一个螺丝、一桶水,大到上百斤重的电力物资……不论多么漫长的路途,骡马驮运队都要一件件运送过来。

  “这里的生态很脆弱,二、三十厘米的黑土层下面全是岩石。由于海拔高、温度低,这里的植被生长特别缓慢,如果土层或植被遭到破坏,很难恢复。我们堆放物料都要做到下铺上盖,尽可能保护好每一片草地。”赵文福将砂石卸在铺好的塑料上,赶着骡马又向山下走去。

(社会)(5)行走在云端的电网建设者

  ↑8月10日,在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加吉博洛镇境内的一处海拔4400余米的电网建设工地上,骡马驮运队队长赵文福赶着骡马向上攀登。 新华社记者 张龙 摄

  中午时分,山顶的风很大,温度依然很低,工人师傅们仍旧穿着厚厚的棉衣在作业。徐海林说:“我来自四川广安,还是不太适应这里的气候,最怕遇上下雨天,山顶的温度能降到零摄氏度,光秃秃的一片都没法躲雨,只能在山顶上来回走动驱散寒意。”

  当山脊那侧的骡马队再次出现在工地上时,中午饭来了。大家放下工具,在各自的包里拿出饭盒,簇拥而聚。从山脚下的驻地到山顶的工地,来回近两个小时,为了赶工期,大家只能在山顶吃午饭。

  午饭是辣椒炒肉盖浇饭。端着饭盒,坐在山巅上,望着脚下的大河蜿蜒而去,河畔公路的尽头,一片漂亮的红色被大山包围,徐海林说:“那就是治多县城。每天干到天黑才下山,看见县城灯火灿烂的夜景,心里特别自豪。”

  点击进入“乡村振兴,电力先行”专题

+1
【纠错】 责任编辑: 郑慧颖(见习)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克罗地亚迎来高温天气
克罗地亚迎来高温天气
生态中国·七彩云南四时春
生态中国·七彩云南四时春
古堡前的爱丁堡国际军乐节
古堡前的爱丁堡国际军乐节
百年“老江桥”成哈尔滨旅游“新名片”
百年“老江桥”成哈尔滨旅游“新名片”


0100301014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238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