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中国稻作之父——丁颖

2016-08-28 09:35 来源: 科普中国-科技名家风采录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386693

古往今来,有成就的科学家大约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在象牙塔中专注于自己领域的研究,把学科发展推向一个新的里程,他们无疑是值得敬佩的;还有一类是除了在科研领域中取得突破性的成就外,还心系民生,身体力行地把科研成果转化,直接为苍生造福。水稻专家丁颖,就是后一类型的杰出科学家。

1888年,丁颖出生于广东高州的一个普通农家,是这个家庭中第12个孩子。作为儿子,他不负众望,童年时,父亲深悟没文化是穷人倍受欺凌的根源,于是,他背负着家庭的希望成为家中第一个读书人。1906年,考上县城的“洋学堂”高州中学。作为农学家,丁颖创造了许多第一:世界上第一个通过杂交而把野生稻抵抗恶劣环境的基因转移到栽培稻,培育出世界上第一株“千粒穗”水稻类型;第一个系统科学地论证了中国水稻的起源和演变,从对稻种起源演变、稻种分类、稻作区域划分等理论研究,到农家品种系统选育及栽培技术等应用技术,他都取得了卓越成就。他的研究和170多篇论文著作,使他成为中国稻作学的主要奠基人,被誉为“中国稻作科学之父”。

作为科学教授,“学农、爱农、务农”,这是丁颖经常劝勉身边师生的名言,而综观他的一生,这句朴实话语正是他终生践行的座右铭。丁颖选择学习农科这条异常艰苦的道路,最初源于他童年起便对当时农民疾苦的深切体验,而在血气方刚的青年时期,他在种种探索中,最终作出了潜心“科学救国”的抉择。

1909年,丁颖中学毕业,他对同学说:“诸君,当今之血性青年,当为农夫温饱尽责努力。我决意报考农科。”常有人讥讽:“上粪种地,愚不可及,何须留洋?”作为贫农之子的丁颖,自然深知学农务农的艰苦,时至今日,农业学科仍是每年高考志愿中的冷门,因为选择它就意味着风吹日晒、更多的艰辛和寂寞。1912年,在辛亥革命后的留学大潮中,为了实现“要使吃不尽苦头的农民与现代科学发生联系”的理想,他前后出国深造了11个春秋。

学成回国后,丁颖便在广东大学农科学院(中山大学农学院的前身)任教授。上世纪20年代,中国的农科院系刚刚起步,参考资料奇缺,丁颖夜以继日地翻阅农书古籍,通过辟试验田试验积累资料,编书讲义,撰写论文。在教学的同时,他积极开展水稻灌溉和吸肥规律的研究,并对广东粮食生产问题做了多项调查,写出了《改良广东稻作计划书》和《救荒方法计划书》。重重困难曾令丁颖十分郁闷,但丝毫没有动摇他的意志,决意以“蚂蚁爬行的方式,苦干到150岁”。他立足现实,调整科研计划,决心先培育水稻良种加以推广,达到使农民增产的目的。1926年,丁颖在犀牛路末端的一个水塘里发现了一棵野生水稻,开启了他研究中国水稻起源的兴趣,他把这棵命名为“犀牛尾”的野稻种子收获播种观察,并与栽培稻杂交,经8年的反复筛选后育成以校名命名的“中山一号”,创下了世界上第一个把野生稻抵抗恶劣环境的基因转移到栽培稻的成功先例。经过数十年的不懈研究,写出《中国栽培稻种的起源及其演变》等杰出论文,从而赢得了“中国稻作学之父”的美誉。在以丁颖为首的农学家们的多年努力下,中国的稻作学科体系逐渐建立。

本作品为“科普中国-科技名家风采录”原创 转载时务请注明出处

 

 

作者: 科技名家风采录   [责任编辑: 李浩]
  • 苏德矿:直播高数的“网红”教授

    苏德矿几十年从事教学,几十年研究教学,几十年创新教学。“我认为,教学做得好很难,需要潜心研究、创新方式,提升学生学习兴趣能力,这是一门大科学。”苏德矿说道。[详细]

  • 唐永炳:让电池再轻点,再持久点

    “电量低于80%不敢出门。”随着大屏智能手机普及,许多人患上了这种“电池焦虑症”。于是,近年来,充电宝日渐成为手机的最佳拍档。然而,有人却力图改变智能手机依赖充电宝的局面。[详细]

邮箱:kjcxlcb@news.cn 电话:010-88050684
版权所有 中国科协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