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宁静致远的核武大家——黄祖洽(上)

2016-08-29 16:18 来源: 北京优视启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http://vod.xinhuanet.com/v/vod.html?vid=386955

黄祖洽是我国著名的理论物理学家,“核反应堆理论”的奠基者。50多年前,他参加并领导了我国原子弹氢弹理论的研究,对我国核武器的设计定型研制成功及其他一系列科学实验作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勤奋好学是黄祖洽从小就养成的学习习惯,1924年他出生于湖南长沙的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黄迪庆是中学教师,对子女并没有过多的约束。总是让他们根据自己的兴趣特长去发展自己,这让黄祖洽从小就养成了一个爱问为什么的习惯。

1938年,长沙发生大火,当时住在黄祖洽一家,也未能幸免。家里的藏书被尽数烧光,那时黄祖洽刚刚初中毕业,酷爱读书的黄祖洽暑假闲在家里无事可做,便在家里四处找书来看。最终,他如获至宝的找到了父亲曾经用过的一本代数书。

1944年,黄祖洽高中毕业后,经过一年的长途跋涉从江西来到昆明,如愿以偿的考入了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开始了他向往已久的大学生活。当时的西南联大由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为避战乱合并而成,尽管这里教学条件简陋,但是却为少年黄祖洽打开了通往科学殿堂的大门。

1946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黄祖洽随学校北上进入清华大学物理系继续学习。1948年他考入清华研究院,先是师从钱三强研制核乳胶,后改从彭桓武研习理论物理,由于经常在一起讨论问题,他和老师彭桓武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

1950年黄祖洽作为新中国第一位研究生,从清华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中国科学院近代物理研究所工作,他本来有志于基本物理问题的研究,然而由于国家的需要,他毅然转向核科技方面的研究。随后,黄祖洽与自己的老师彭桓武师徒二人被派往苏联,接受援助项目的培训。在那里年轻的黄祖洽发现了一个苏联专家的关键计算错误。

从不盲从和迷信权威,这是黄祖洽早在中学时代就养成的学习习惯,为了培养自己求真的精神和科学的态度。他平时非常注意观察事物,分析事物,遇到问题总是刨根问底,因此他经常对别人的结论提出质疑。

从此,黄祖洽成为当时唯一一个同时研究氢弹和原子弹的科学家,并出任二机部九局理论部副主任。那段时间他要同时兼顾原子能研究所的工作和二机部九局的工作,由于当时核武器研究所的工作,涉及国家最高机密,黄祖洽还因此获得了一个绰号“半导体”。

由于要兼顾原子能所和二机部九局的工作,黄祖洽每天都要花大量的时间,乘坐公共汽车往返于两个单位之间。为了充分利用时间,他经常把花在路上的时间用来思考,就是在往返的公共汽车上,黄祖洽想到了由苏联专家提供,用于理论研究的模型制作材料。

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1967年第一颗氢弹爆炸,然而此时的黄祖洽却发现了新的问题。当时由于二机部九局理论部的研究工作分工明细。大学生的主要工作是昼夜轮流的在计算机上演算求解,黄祖洽认为,这对培养年轻的科学家并不是很有利。

1980年黄祖洽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不久,作为氢弹原子弹设计原理中,物理力学,数学理论问题的作者之一。他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然而,就在此时,他却选择了调到北京师范大学低能核物理研究所成为了一名大学教授,并从1999年开始为北京师范大学的本科生上课。

黄祖洽在我国核科学领域工作了几十个春秋,他把人生最富创建性的时光都贡献给了我国的核科学实验,并建立了卓越功勋。他在一首抒怀诗中,满怀豪情地回顾了那段光辉岁月“人生诚苦短,沟坎复何多。八九不如意,困厄逐逝波,忧患与生惧,璞玉赖琢磨,浪涛何惊骇,矢志苦航过”。

作者: 北京优视启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 吕芮光]
  • 苏德矿:直播高数的“网红”教授

    苏德矿几十年从事教学,几十年研究教学,几十年创新教学。“我认为,教学做得好很难,需要潜心研究、创新方式,提升学生学习兴趣能力,这是一门大科学。”苏德矿说道。[详细]

  • 唐永炳:让电池再轻点,再持久点

    “电量低于80%不敢出门。”随着大屏智能手机普及,许多人患上了这种“电池焦虑症”。于是,近年来,充电宝日渐成为手机的最佳拍档。然而,有人却力图改变智能手机依赖充电宝的局面。[详细]

邮箱:kjcxlcb@news.cn 电话:010-88050684
版权所有 中国科协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