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郭耕:保护珍稀动物,让人类与万物和谐共生

2019-04-08 14:40 来源: 新华网

麋鹿,又称四不像,它的头像马、角像鹿、颈像骆驼、尾像驴,是我国国家一级珍稀保护动物。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散养着181只麋鹿,工作人员的核心工作就是对麋鹿物种的保护,并在此基础上开展科研及科普工作。在国际珍稀动物保护日来临之际,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副主任郭耕接受记者专访,解读珍稀动物保护的价值。

 

正在进食的麋鹿们

 

珍稀动物是大家经常提及的一个词语,郭耕总结,作为珍稀动物,说明它们具有“珍、濒、特”的特点,也就是珍稀、濒危、特有。殊不知,麋鹿这种我国特有物种、世界珍稀动物,曾一度在中国消失。经过我国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努力,在我国拯救濒危物种的路上,麋鹿是一个成功案例。作为中国野生动物“重引入保护”的拯救项目,麋鹿回归祖国已经走过了33年历程。

 

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副主任郭耕做讲解

 

“生命的每种形式都是独特的,不管它对人类的价值如何,都应受到尊重。为了使生命的每种形式得到这种尊重,人类的行为必须受到道德准则的支配。”这段话出自1982年联合国第371号决议通过的《世界自然宪章》,郭耕认为,就像人与人之间有道德规范一样,人与自然之间也需要恪守一定的道德规范。

 

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园区中的动物墓碑,呈多米诺骨牌状排列,每一个碑上都刻着一个物种,从已灭绝到濒临灭绝再到生存中的物种,在这队列中,人类处于倒数第二的位置

 

在公众眼中,保护珍稀动物是一个泛泛的概念,到底为什么要保护?也许我们会说,当然是因为它们的科学价值、社会价值、经济价值,其实,还有比这些更重要的,从事动物保护工作30年的郭耕,以麋鹿的保护为例,从四个方面给了我们他心中的答案。

 

物种价值

 

地球上的每个物种,都代表绝无仅有的存在,都具有解决生存问题的独特方式,都是生物群落中的一个组成部分,和人类拥有同等的生存权利,其自身价值如何,本与人类无关。但是,作为善于探索的动物——人类,我们还是试图寻找一些关联。在麋鹿苑关于麋鹿历史的展览《麋鹿传奇》中,一开始就把一个奇特的现象展示于众:麋鹿的进化历程几乎与人类同步,约三百万年,是什么样的时空“因缘”造就了人类这个灵长类物种和麋鹿这个有蹄类物种,几乎同时在同一块土地上繁衍生息呢?生物学家便可以对这些活动的线索进行研究。

 

生态价值

 

麋鹿是典型的湿地动物,在保护生物学中,我们将其视为自然保护的旗舰物种。以麋鹿保护为核心的生物多样性保护,特别是对其赖以栖息的湿地环境的保护,是唤醒公众生态保护意识的有效途径。在我国,因大熊猫保护而建立了几十个自然保护区,与大熊猫共生的、伴生的各种山地动植物都由此被纳入了保护范围,这就是旗舰种的覆盖作用。下一步,随着国家公园在我国的发展,保护力度势必愈益加强。鉴于湿地对我们生存质量的重要性,保护麋鹿及其栖息的湿地环境,保护一个物种及其生物群落,对保护生物群落得以完整发展的生态系统即生命共同体,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个系统内也包含着人类,这就是为什么保护野生动物也是保护人类自己。

 

文教价值

 

麋鹿,一度从其故里灭绝、又曾作为“海外游子”飘泊异域、近一个世纪之后才回归家园;它的科学发现之地、本土灭绝之地、成功回归之地,三地合一,与一座城市——北京,息息相关。全世界五千多种哺乳动物中,有这样坎坷经历的,恐怕非麋鹿莫属。关于麋鹿的诗文不绝于古籍,仅唐诗中就不下百首,所以,我们把麋鹿视为活的自然文化遗产,应该在保护、扩散这个物种的同时,化腐朽为神奇,不断挖掘麋鹿的文教价值、文化意象。

 

备择价值

 

备择价值是一个物种为未来的我们提供某种利益的潜能。麋鹿作为一种陆生草食性偶蹄类哺乳动物,食性广泛,适食的草类在100种以上,且具有不逊于一般驯化食草动物的饲草转化率,这样廉价而广泛的食源,使麋鹿成为发展家养动物新种类的最佳选择。随着麋鹿种群的扩大,药用、肉用、革用甚至开展某种体育活动(如奔鹿节)都不无可能。每个物种,包括麋鹿,都是一座遗传性状独特的基因库,一旦在我们有能力发现它的价值之前灭绝,就会使我们的后代丧失一次选择和开发的机会。

郭耕将世界上的物种多样性比作一本储存生命潜在价值的秘笈,他说,丧失任何一个物种就像从中撕掉一页一样,如果不能有效保护它们,当我们正好需要这页资料来拯救自己和相关生命系统的时候,将会束手无策。

本作品为“科普中国-科学原理一点通”原创,转载时务请注明出处。

作者: 刘丫   [责任编辑: 李浩]

相关稿件

麋鹿,珍稀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