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虚拟快感让人总想点开“下一个”
2019-09-12 07:00:07 来源: 科技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相信很多人存在这样的心理:一开始玩手机只是想放松一下,可玩着玩着,想到工作或生活有那么多压力,就根本不想放下手机。为什么明知有工作学习任务没完成,却还是再玩一会儿?为什么明明很焦虑,但就是停不下来呢?其实,这跟手机的成瘾机制有关。

        高焦虑人群更容易手机成瘾

        当我们受工作压力困扰时,最常想到的减压方法就是玩手机。英国德比大学研究人员在线调查640名13岁至69岁智能手机使用者,发现受情绪问题困扰的调查者容易把手机当作放松手段,过度使用手机。焦虑程度越重,手机使用越多。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手机提供了一种虚假快感,这种快感能缓解现实焦虑。

        面对现实的工作任务,我们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才有可能获得业绩的成就、老板的认可、自我价值的实现。但手机世界就不一样,你只需10分钟,就能在一局小游戏中体验舍我其谁的成就感,只需1分钟就能通过一条朋友圈获得别人的点赞,只需15秒就能在一个短视频中满足成功的幻想。

        在手机提供的虚拟世界中,你想要什么,只要付出很小的代价,便能得到满足。奖赏来得如此容易,让你忘却了让人沮丧挫败的现实生活,你迫不及待追求下一次快感体验,再刷一条微博、再看一个视频、再开一局游戏……手机成瘾由此形成。

        手机成瘾与多巴胺有关

        手机成瘾跟酒精药物等物质成瘾一样,都跟大脑的多巴胺奖赏通路有关。多巴胺是一种传递欣快感的神经递质,它让人们不断产生“再来一次”的期待,从而诱发成瘾行为。游戏里那些闪闪发光的金币、欢快悦耳的声效,短视频5秒钟就引人爆笑的包袱,朋友圈动辄几十上百人的关注,让大脑的多巴胺分泌激增,堪称新时代的可卡因。

        那么手机成瘾是一个怎样的过程,为什么手机成瘾会让人停不下来呢?

        在上瘾的情况下,大脑会经历3种变化:脱敏反应、敏化反应和前额叶功能退化。

        脱敏反应,是指大脑在适应某种刺激之后,持续分泌的多巴胺,让人渴求不断重复快感体验,所以你总想点开“下一个”。然而重复过多之后,大脑产生耐受性,你需要更多的刺激,才能获得等量的快感,否则便引发戒断反应的焦虑。于是你需要“吸食”更多的信息才能满足大脑的快感需求。

        敏化反应,是人们对能诱惑成瘾的信息更敏感,你的注意力被上瘾物牢牢锁住,除了玩手机,你对其他的事都不感兴趣。

        前额叶具有控制行为冲动、理性分析与决策的功能,前额叶功能退化,将导致成瘾者不顾后果、失去自控力。这是玩手机刹不住车的生理基础。

        从前期的快乐满足到戒断焦虑,再到你无视现实沉迷手机,直至你控制不住自己,你被手机奴役了。沉迷手机的我们,看起来玩得很开心,实际却成了手机的猎物,让我们远离真实世界,活在失控、焦虑和孤独之中。就像希腊神话中的海妖塞壬,日日夜夜唱着动人的歌声,诱惑无数船只触礁沉没,最终成为她的猎物。

        停止手机依赖,过有意义的生活

        玩手机并不能真正帮我们缓解现实焦虑,它不过是虚幻的逃避策略罢了。焦虑作为一种情绪信号,提醒你有威胁存在,需要通过行动解除威胁,而逃避并没有真正解决问题,所以无法化解焦虑。越焦虑越玩手机,越玩手机越焦虑,如果你不及时刹车,很容易形成恶性循环。

        玩手机也并不能给我们带来真正的快乐。相反,你通过手机获得廉价且短暂的快乐之后,是深深的虚无感。你感到很空,什么也没得到;你还感到懊悔,责怪自己为什么浪费那么多时间做没意义的事。

        人类这种复杂的高等动物,不只追求单纯的快感,还追求意义感、价值感和成就感。当你完成极富挑战的工作任务,你会感到由内而外的满足与充实,这时大脑分泌的是一种叫内啡肽的天然镇定剂,它能让你感到宁静与愉悦,帮你排解压力和不快。内啡肽与多巴胺不同之处,在于内啡肽需要人们付出实际的努力,才能获得,且它带来的快乐是真实、持久且有意义的。

        结语:当你因为学业或工作的压力,忍不住要拿起手机时,建议自己设置一个停止时钟,防止成瘾失控。此外,用冥想、静坐、直面问题、求助他人等缓解焦虑的有效方法,来替代玩手机的操作,能让我们过得更健康、更可控。

        (作者系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1
【纠错】 责任编辑: 吕芮光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开幕式举行
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开幕式举行
白露到 晒核桃
白露到 晒核桃
初秋那拉提
初秋那拉提
深山·村小·三十七年
深山·村小·三十七年


010030091140000000000000011100001383834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