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世纪刻痕——王琦百年诞辰研究展”在京开幕
2017-12-25 16:01:02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日前,由中央美术学院主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版画系和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承办,中国美术家协会、王琦美术博物馆协办的“百年辉煌·中央美术学院艺术名家”系列“世纪刻痕——王琦百年诞辰研究展”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报告厅开幕。此次展览为纪念20世纪中国美术名家王琦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而举办,得到了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的支持。

开幕式嘉宾合影

  王琦先生生于1918年1月4日(农历1122),2016年12月7日因病去世,是我国著名美术家、中国版画艺术奠基人之一、最后一位中国新兴木刻运动参与者,亦是最后一位延安鲁艺美术系学员,擅长版画、美术理论,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兼常务副主席、中国版画家协会主席、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文联荣誉委员等职。

范迪安致辞

  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在开幕上致辞,他说:“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历程中,王琦先生是一位集美术创作、美术理论、美术教育、美术组织和艺术交流为一身的艺术名家,为中国美术事业的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王琦先生的艺术人生历经百年,有着极为丰厚的艺术成果,展现出多方面的艺术才华。‘世纪刻痕’是王琦先生在版画创作上留下的丰厚印痕,更是他探索、创造和奉献的人生在中国美术事业丰碑上留下的深刻印痕。”

  范迪安在致辞中还特别感谢了王琦先生及其家属的无私捐赠。据悉,王琦先生生前捐献给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的版画作品已达120多件。此次展览之际,王琦之子王炜先生代表家属,又再一次捐赠了王琦先生珍贵木刻原版多件及其他珍贵文献多种,不但丰富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王琦先生作品序列,也充实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中国近现代版画收藏的历史序列。

王炜致辞

  王炜代表家属向本次展览的工作团队表示了感谢:“中央美术学院将王琦的百年纪念展定在今天,我认为有它的特殊意义,一是王琦百年诞辰的纪念,同时又是他去世一周年的纪念。在此,我首先代表我的弟弟王仲、王侨、王倬和两个妹妹王俪、王倩向美院范迪安院长及全体工作人员表示衷心的感谢!我亲身感受到美院严谨的学术作风和美院那种敬业的精神,再次向美院这支无与伦比的团队表示诚挚的敬意!”

  据王炜介绍,王琦先生生前便曾与子女商议过在美院举办“百年诞辰展”的有关事宜,并表示同意向美院捐献一部分文献资料。因此,本次展览前,家属向美院捐赠的一批王琦文献资料,完全符合王琦先生的意愿。这批具有很高文献价值的资料,将有助于回顾中央美术学院解放后前三十年那段不平凡的历史,发扬中央美术学院特有的学院精神

王炜获颁证书

  随后,王炜对本次捐赠的文物进行了细致地说明:

  王琦文献中的剪报是他艺术人生中又一个闪光点,王琦对剪报的兴趣早在1942年他在重庆国际宣传资料室工作期间,就开始从事剪报的工作,养成了剪报的习惯。从40年代开始一直坚持到他生命最后的日子。晚年我每次去看望他,临走时他总会将他认为有价值的剪报交给我留存。从这次捐给美院的66份剪报中,我们感受到时代文化的变迁!感受到中国近代美术他那独有的战斗性,前卫性和开放性。”

   “这次捐给美院的15封信中有李桦、江丰、彦涵、力群、蔡若虹、华君武、关山月、杨力舟、叶毓山等人的珍贵笔记。从这些信件中我们可以领悟到他们那一代艺术家那种坦荡胸怀和纯真的友情。在王琦信件中李桦的信件居多,这是因为李桦和王琦不仅是版画系的老同事,更是中国新兴版画运动的老战友,在四十年代就在一起并肩战斗,在五十年代又在一起筹建版画系,到了1980年黄山中国版画家协会成立的大会上李桦当选为主席,王琦当选为副主席兼秘书长,无论在学院的教学上还是在“版协”的工作中,他们相互支持,配合默契。我从彦涵的那封信中不仅感受到他们之间深厚的情谊,更使我感受到老一辈美术家的那种主持公正的无所畏惧的勇气!”

   “这次捐给美院的六块木刻原版,虽然数量不多,但质量却很高,时间跨度大,很具代表性。王琦在40年代的木刻原版仅存只有两块,现将其中《闲谈》捐给了美院,其余的有50年代的《露天煤矿一角》(套版)、《高炉之夜》(套版)、《油菜花》,60年代的《山地变良田》,70年代的《雪后》,80年代的《雪松》和《一日千里》,这幅《一日千里》的尺寸在王琦版画中属唯一的一幅巨幅作品。”

展览现场

  此外,王炜还和现场观众分享了父亲王琦在美院的工作经历,还特别细述了王琦和美院结缘的经过:“1952年11月15日,王琦从北京火车站下车后,雇了一辆黄包车只身来到校尉营八号,在美院门口巧遇第一个人就是彦涵,1938年在延安他们同住一个窑洞,久别重逢时感到格外亲热。随即王式廓的爱人吴威同志赶到门口来接他,受到美院热情的接待,使王琦感到好像回到自己家那样温暖,从此他结束了多年到处奔波不定的生活,从那时起他便下定决心从此在美院好好干一辈子,为人民美术事业奋斗终生。我的母亲韦贤从1955年担任美院图书馆管理员,也为美院工作了好几十年。从此,他们相伴与新中国的美院一路同行了64年。”

  谈及在王琦生命最后的日子,王炜说:“我曾与他作了笔录对话,向他追问过这样一个问题:‘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你走过这漫长的人生之旅?在美院长达25年中作为一名副教授又是一名党外人士,是何种思想支配你埋头苦干勇往直前?’他在笔录中作了如下回答:‘小学时代教师陈小寅是党员,他灌输了我的共产主义思想。后来在大学时代这种思想更进一步提升和巩固,因为身边有两个老党员,罗髫渔、胡春浦在影响我的思想,至于副教授、党外人士,我不在乎,我照样做我的工作,什么工作重要,便应当去完成它,革命的需要总是第一位……’”

   “在我撰写“世纪刻痕”一书的过程中,王琦将他的文献资料以及有关版画方面的书籍画册全部交给我留存供我研究,当我初步翻阅整理了这批文献资料后,我才真正走进了他的艺术世界,才发现他内心深处的亮光!无论是在那艰难困苦的岁月,还是在那荒诞无奈的年代,他都能坚守自己的精神家园,对自己认定的信念、理想道路始终如一,从不动摇,从不放弃。从王琦的文献中我才真正发现老人敏捷的思维,严谨的逻辑都来自他平时那惊人的勤奋好学,他那种学院的敬业精神和罕见的记忆力正是他生命力经久不衰的源泉。”王炜总结道。

  “世纪刻痕——王琦百年诞辰研究展”从12月8日起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2层A展厅、3层A展厅展出,将展至2018年2月25日。

+1
【纠错】 责任编辑: 伊媛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加拿大多伦多遭遇强降雪
加拿大多伦多遭遇强降雪
利万高速公路即将开通运营
利万高速公路即将开通运营
雾里渔夫
雾里渔夫
2017军旅影像:这一年,中国战机很忙
2017军旅影像:这一年,中国战机很忙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211122153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