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张晓凌 | 母亲河的史诗——观王克举百米油画长卷《黄河》
2019-10-09 16:17:33 来源: 中国美术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一、黄河岸边的信念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一个不同于80年代的“新新时期”渐露峥嵘:早期理想主义播下的种子一无所获,而以“是我”为中心的观念、心绪及欲望,则在消费主义的催生下破土而出。这场革命虽不动声色,却比80年代更为深刻,理由很简单:它改变了艺术的性质,重塑了创作主体。在批评界,一切关于民族、历史、国家的宏大叙事都遭到了空前的质疑,除非国家重大题材创作工程的召唤,否则,很少人能打起精神参加此类创作。总之,历史进入了一个个人野心主义时代,小叙事、小确幸、小伤感、小自怜难以遏止地成为时代的主题。那么,这个时代还需要“人生与家国”血肉一体的作品吗?换言之,这个时代还能生产出具有家国江山情怀的史诗级作品吗?

  这是时代对艺术家的诘问。有能力回答这一诘问的艺术家有多少呢?在一个文化失败主义四处弥散的时代,答案注定是令人失望的。

六月小浪底 80x120cm 布面油画 2019年

  2009年,王克举带学生去山西碛口写生、考察,一张《天下黄河》的现场写生作品完成后,心里陡然升起这样的念头:能否画一张呈现母亲河全貌的长卷?此念一出,犹如暗夜的闪电一样,刹那间照亮了王克举艺术前行的路径。对艺术创作中的此类异像,或许只能给予神秘主义的解释。细究起来,王克举在黄河岸边油然而生的信念,可以有三解:一是黄河母亲的召唤。长期盘桓于黄河岸边,终日观壮浪飞动之势,听萧瑟长风声凄,参悟大化生机间,王克举与黄河以“互渗”的方式而达到神与物游的状态——这与史前人类以“互渗律”而感知世界的方式极为类似——由此升华出的超越凡俗的大爱,让王克举将黄河完全拟人化,犹如聆听母亲的嘱托那样聆听着来自于黄河历史深处的召唤;其二,被批评界浇灭的宏大叙事愿望,借着母亲河的召唤而复活。对王克举这样具有家国情怀的艺术家而言,宏大叙事所建构出的盛大美学景观,无疑具有宗教般的诱惑力。当然,创作《黄河》长卷的理念中,还蕴含着王克举的“大画家梦”“文化英雄梦”之理想。他毫不掩饰这一点:“我梦想着假如自己在中国最高艺术殿堂有一幅《黄河万里图》,那该是怎样的荣耀!那既完成了自己的艺术上多年的探索和积累,又借助黄河这个主题实现了成为大画家的梦想。”

江河行地 160x20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王克举在黄河岸边的灵光一现,不久即在文化英雄的层面上升华为理想主义,并转换为现实的使命,最终落实为日复一日的艰苦探索与实践。

  理想主义既是个体生命的自我燃烧与释放,也是个体生命的自我折磨与挣扎。来自于黄河岸边的信念,并未立即将王克举引向创作实践,而是将他带到一大堆令人望而却步的问题前:从源头到入海口,如何择取代表性的物象?如何将黄河结构为史诗性的叙事体系?如何处理不同单元的色调、造型及线面关系?如何完成油画语言的本土化、时代性建构,创建出归属于自己的语言美学体系?

  王克举心里很清楚:上述课题的破解,既是《黄河》长卷创作实践的前提与核心内容,也是其成败的关键。事实上,后来的创作过程印证了这一点:《黄河》长卷的创作始终围绕着这些课题而展开。王克举的机智之处在于,从2009年到2016年,他以三个方面的谋略为正式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反复写生,积累经验;研读前人的长卷巨制;制定环环相扣的创作日程与路径。

壶口瀑布二 140x16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2007年,王克举在中国美术馆展出了1.4米高、8米长的《西口古道》,开《黄河》长卷之先河。接下来几年中,又先后创作了《天下黄河》《溪镇》《黄河东去》《黄河长城》。年复一年的探索,让王克举渐渐摸索到长卷的结构规律与叙事逻辑,也让他对母亲河的情感与日俱增。

  研读历代名家的江河长卷,一度成为王克举的日课。这其中,宋人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今人张大千的《长江万里图》及吴冠中的《长江万里图》对他影响最大。归纳起来,王克举的研读所获有二:首先,以“心眼“的方式观察自然物象,结构画面。所谓“心眼”如叶浅予所说:“指的是中国画家在观察和表现事物时,视点是假定的、想象的、运动的,非如此不足以概括事物的全貌”,“画家除肉眼外,还有一对心眼,拉高拉低,拉近拉远,可以随心所欲”;其次,意象化的处理方式。长卷,是中国绘画所独创的形制,其核心是以意象为中心而形成的可以无限展开的叙事逻辑。张大千在这方面的成就最令王克举叹服,其《长江万里图》布局虽宏大萧森,却气脉流畅,泼写兼施,色墨交融中,天光水色,阴阳明灭,时而苍深雄浑,时而超旷空灵,全图混沦一体,如茫然太清,如混沌初开,呈现出流转回环的无限生机。显而易见,前人巨制予以王克举的,除了艺术的方法外,还有东方独特的宇宙观,而后者,往往只对那些具有慧根的艺术家开放。

老牛湾 100x12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一个好的创作文本与规划对《黄河》长卷意味着什么?王克举的精心设计与筹谋也许是最好的回答。以中央电视台1987年拍摄的29集纪录片《黄河》为基础,王克举做了详细的笔记,对所选择地域景观进行记录和判断,不仅考虑到其代表性,还要照顾到各个景观之间的相互衔接和前后关系,同时根据季节特征安排写生时间。这需要对当地的气候、景色特点、交通状况等进行详细的了解论证,从最终完成的计划可以看出《黄河》长卷写生创作之艰辛和繁重:

  2016年6月,晋中黄土沟壑。2017年秋冬,黄河长卷全面筹划,筹备。2018年4月,西藏林芝拉萨体验高海拔身体适应状况。2018年5月,壶口瀑布。2018年6月,老牛湾、大青山(阴山岩画)、河套、库布齐恩格贝(草格治理)。2018年7月,青海、贵德(丹霞地貌)、果乐州玛沁县大武(阿尼玛卿雪山)、达日(河曲)、玛多(星宿海、扎陵湖、鄂陵湖)。2018年10月,山东平阴(棉花)、济南(高粱、玉米、谷子)、济南鹊山华山(鹊华春色)、东营入海口(入海口)、泰山。2019年3月底,娘娘滩、佳县、闫家卯(窑洞)。2019年4月底,乾坤湾(蛇曲地址公园,山西境内)、老牛湾到壶口(晋陕峡谷)(22个画面)。2019年4月底, 河南巩义石窟寺、山东德州市齐河县马头浮桥、一号村台。2019年5月,刘家峡胜利村、炳灵寺、内蒙古乌梁素海。2019年6月底,小浪底。2019年7、8、9月全卷调整。

  这个看似简单的文本,却意味着王克举以画笔丈量黄河、朝圣黄河的开始。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常宁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大漠金秋胡杨林
大漠金秋胡杨林
云雾庞泉沟
云雾庞泉沟
金秋游花海
金秋游花海
湖南长沙:华灯上 夜未央
湖南长沙:华灯上 夜未央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83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