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张晓凌 | 母亲河的史诗——观王克举百米油画长卷《黄河》
2019-10-09 16:17:33 来源: 中国美术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三、母亲河的美学

  《黄河》长卷是母亲河的史诗,而这一史诗是通过一场宏大的美学叙事来完成的,正是在这个层面上,寄寓着王克举的“中国油画梦”“大画家梦”。

  “中国油画”是数代油画家的世纪梦想,也是中国油画界的核心命题。在此,有必要作一极简的回顾,以便人们更好地理解这一概念,以及它与王克举创作之间的关系。

黄河入海口芦花纷飞一 80x10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自晚清年间中国留学生赴欧美日研习油画以来,一场关于中国本土油画的梦想便被构筑起来。经晚清“东方化”“华化”之努力,再经民国、新中国“民族化”之奋斗,“中国油画”的理想似已触手可及。然而,吊诡的是,20世纪80年代以降,在全盘西化浪潮的裹挟下,中国油画家多将临习、挪用乃至抄袭西画当作了自己的日课,久而久之,便成积习。中国油画由此进入“翻译体”时代。从现代性的角度看,这种现象可称之为“翻译的现代性”,或“文本的现代性”。新世纪以来,这种状况曾激起了小规模的反思性浪潮,所谓“意象油画”之说,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提出来的。然而,这一主张并未从根本上扭转中国油画的寄生状态。今天看来,“翻译的现代性”算得上中国油画界眼中的白翳,它在遮挡住中国油画前行路径的同时,也浇灭了“中国油画梦”。

  王克举的梦想正是在这一困境下展开的。以原创性的图式、结构、造型、线条、色彩、境界,塑造出中国油画的本体,在西画体系与格局之外,另起炉灶,别开生面,成为王克举创作的理想与旨归,也成为他的“大画家梦”的全部内容。

  “梦”的痛苦与艰辛在于它必须从现实的桎梏中超拔而出。外表粗犷笃实、内心清脱的王克举清楚地知道,实现梦想,要静静地等待一个历史机遇,在此之前,须从内心到画布完成一系列的颠覆与超越:既要从写实主义所固有的科学裹脚布中挣脱出来,又要从市场、民俗所控驭的对“逼真”趣味的崇尚中超越而出;既要从“重大题材创作”虚情假意的“摆拍”模式中解放出来,又要排毒式地清空原有的认知与积累——这是一场油画语言变革所要付出的必要代价。

黄河入海口芦花纷飞二 160x100cm 布面油画 2018年

  《黄河》长卷构思的萌动,之于王克举的“中国油画梦”“大画家梦”,是一次完整意义上的拯救。以此为起点,一个以“黄河”为母题的语言美学建构时代开始了。我们注意到,自“黄河”写生创作以来,王克举即有三个方面的重要发现,这也可以视为母亲河对他的三个馈赠:1.从巨流、峡谷、古原、村舍、沃野的时光变幻中,王克举捕捉到了丰富的线条、色彩、形象。黄河以母亲河的姿态,毫不吝啬地为每一位热爱她的儿女提供美学元素,且给之不竭,予之不尽;2.黄河万里巨澜随地貌不同而形成的万千姿态,流域内山野、植被的妖娆变化,是王克举结构画面最好的基盘。来自于上天的鬼斧神工,给王克举的百米结构奉献了足够的依据与资源;3.黄河的阴晴昏晓之景、四季交替之美,让王克举充分领略了黄河的澄晖弄景、碧落苍茫等丰富意象,由此为画面境界营造积淀了丰富而细腻的心理感受与想象空间。

  可以说,对黄河的发现,激活了王克举重构油画语言美学的雄心。从2016年到2019年,王克举以新的理念与方法,以富有穿透性的想象力,整合、重组了来自于黄河的各类素材,在百米长卷的画布上,建构了一套完整的以母亲河为主体的语言美学体系。如果说黄河史诗的魅力一半来自于自然、历史与人文景观的话,那么,另一半魅力则源自于它的语言美学,或者从本质上讲,油画语言所闪耀出的美学魅力,才是母亲河史诗的灵魂所在。

  真正弄懂《黄河》长卷的语言美学价值,以及这一价值在油画语言转向中的地位,还要花很长时间作深度探讨。然而,即便是初步的阅读,也让我们意识到,《黄河》语言所具有的创新性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在痴迷于此的人的眼中,《黄河》长卷具有一切卓越艺术所应有的高贵品质,通体闪耀着原创性的神秘光芒。事实的确如此,经由反思与彻悟,王克举以文化自觉的姿态将语言折返向东方的写意观,彻底从早期的表象再现中挣脱出来,以意象化生的方式重塑画面形象,并在游观的结构中重组它们。从自然主义中超拔而出,王克举将描绘变成了令人惊叹的自由书写。乍看上去,这种书写像是在半沉醉、半清醒状态中完成的,实则是高度理智的产物,光的游移、徘徊,色彩调性与对比度的运用,皆在王克举不着痕迹的控驭中。它们最终在犹如蒙太奇般的连绵不断的意境中汇聚,将一切来自于现实的物态升华为精神的隐喻符号。总之,王克举在建构黄河的形式美学时,一下子创建了包括结构、色彩、光线、书写、意境在内的和谐一体的形式,爆发式地表现出了优异的原创性能力。

  注重视觉经验,并将写生状态引导至澄怀味象的高度,通过审美妙悟,冥合万物,化生意象,是王克举面对自然写生的要旨与法门,也是他《黄河》长卷创作以来的固有状态。此法的关捩点在于,主体须内心本明,胸中廓无一物,方能镜照万象,与万物交相契合,浑然化一,生出意象。因而,王克举的《黄河》长卷诸图,虽皆由写生而出,却无不理足事涌,意象昭然。从性质上讲,这些图像是诗意和超时空的,而不是视觉的。《星宿海》灿若星河般的神秘景观,《乾坤湾》中犹如包裹天地的圆弧形巨流,《阴山岩画》满山纷披的色彩,无不是王克举笔下幻出的奇诡。

  将形象的描绘提升至自由书写的高度,是《黄河》长卷语言美学的一大特色。无论是《壶口》《小浪底》惊蛇失道般线的回旋缠绕,还是《齐鲁大地》笔触的垒落开合,抑或是《鹊华春色》色、线、型的斑斓辉映,王克举总是能让用笔保持在跳脱、飞动和生气充盈的状态,并使其始终与造型、色彩之间维持着微妙的关联性。当我们的眼睛追随其踪迹时,会发现看似不羁的涂绘,没有一个笔触和线条不能呈现出造型的节奏感——用笔的解放、线条的自由与意象的呈现,在《黄河》长卷上是高度统一的一体化关系。借由《黄河》长卷的创作,王克举研创了一套类似于中国书法的“大写意”笔法体系——用笔求险峻放荡,所谓“守骏莫如跛”,或如“枯杉倒桧”,或如“横风疾雨”,或如“散僧入圣”,形态不一而足。

西窑的阳光 80x100cm 布面油画 2016年

  《黄河》百米长卷是一个巨大的光色体系,显示出王克举对光色的非凡的掌控能力。谈到这方面的经验,王克举以为,自己的用色分为对比色系与同类色系两个部分,依据对象而决定所用色系。从整个长卷色彩体系呈现出的效果看,王克举的贡献凸显在两个方面:其一,依据色彩冷暖、光影、明暗、色差的变化,将百米长卷谱写为一部宏大的色彩交响。对于每一个用心聆听的人来说,这个乐章虽是无声的,却犹如天籁。其二,强化色彩的象征性。从状物到象征,从物理到寓意,《黄河》长卷的色彩系统有着巨大的精神跨度。象征部分总是自如地调节着画面情绪,暗示着某种理念,让画面始终保持在超视觉的状态。

  光在这里发挥了超自然的作用,它从昏暗的幽深处,发散出耀眼的光芒,让陷入其中的主体部分突现出来。时而,它化身为晦冥,让万物滞留于迷离之中;时而,它以刻意留出的大片暗色,紧紧拥抱住了那些明亮的、半明半暗的部分;最主要的,它徘徊于百米长卷的每个图像,唤醒了所有的线条、色彩,以及它们所要表达的事物。光,成为画面最后的救赎。

  母亲河美学的终极之处是不同境界的营构,境界即画面结构所呈现出的精神气象。王克举所面临的难度在于,他既要以丰富的想象力处理不同地域的素材,营造出不同的画面境界,又要使之连缀为一个整体,力求在画面不断的“转场”中气息连绵不断。在这个高难度语言美学的营构中,王克举表现出了一种重压之下才会被充分显示的天赋:任何狂野的语言美学冒险都将得到想象力的回应,并以几无偏差的方式落实于实践层面。梭巡于《黄河》长卷全图,可以体察到,不同地域落差极大的境界,几乎以不着痕迹的转换,有机地构成了一个生意荡漾、风致活泼、气息周流的大境界:从星宿海、扎陵湖的荒寒,到丹霞地貌的苍古,从库布齐沙漠、阴山岩画的枯淡,到黄土古原的雄浑,从壶口、小浪底的烟润,到巩义石窟、鹊华春色的空明,再到黄河入海口的迷远,王克举所营造的黄河美学境界,令人叹为观止,而其上所洋溢的,所呈现的,所闪烁的,是时间也要敬畏的民族精魂——每位站在《黄河》长卷前的中华儿女,都会在内心、在灵魂深处感知到她,在百感交集中而泪眼朦胧……

  余论

  真正理解或正确估价《黄河》长卷的史诗与美学价值,须将其置于两个背景之上,这两个背景分别是百年以来的“中国油画梦”,以及当代艺术的原创性诉求。

  说到“中国油画梦”,不能不提及董希文先生。早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他即阐释了何谓“中国油画”,并为“中国油画”规划了方法与路径。在《从中国绘画的表现方法谈油画中国风》一文中,他认为中国绘画在表现方法上一开始就不是自然主义的描写,中国绘画不只停留于表现表面现象,更重要的是表现对象的本质——对象的生命特征和对象的物性(包括形、体积、构造、质、量),这决定了中国绘画表现手法的单纯:色彩的单纯和谐,内容上的单纯以及结构的单纯。董希文之后,中国油画一直在朝向中国气派、本土意识的纵深拓展,一直在朝向建构本土学派的时代目标推进。将王克举的《黄河》长卷置于这个背景之上,那么,它的历史轮廓就格外清晰了:它既是对董希文先生“中国油画”构想的回应与实践,又是百年来“中国油画梦”的逻辑演进。可以非常肯定地说,王克举在前辈的基础上,将中国油画的民族化、本土化进程,实实在在地向前推进了一步,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黄河》长卷的问世,意味着中国当代油画的语言学转向。

  近年来,中国当代艺术原创能力的低下已饱受指责。在社会公众、批评家、艺术家铺天盖地的批评文字中,内含着原创性的强烈诉求。在我们看来,《黄河》长卷的问世,是对这一诉求的有力回应,因而具有了拨乱反正之义。同时,《黄河》长卷还提供了非常清晰的启示性价值:传统资源的当代性转换,不仅是中国当代艺术建构的正确方法,也是其不竭的原创性动力。

  身居文化灌木丛生的时代,每个人对史诗级作品的渴望是可想而知的。《黄河》长卷能在什么程度上满足人们关于伟大作品的意识形态想象呢?答案将由历史作出,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黄河》长卷的横空出世,将以宏大的史诗性和全新的美学价值,毫无愧色地矗立在新时代,成为其年代性的标志。

  作为这个时代“中国油画”的先行者,王克举静静地站在时代的路口,等待着踽踽而行的同道们赶上来……

   上一页 1 2 3 4  

+1
【纠错】 责任编辑: 常宁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大漠金秋胡杨林
大漠金秋胡杨林
云雾庞泉沟
云雾庞泉沟
金秋游花海
金秋游花海
湖南长沙:华灯上 夜未央
湖南长沙:华灯上 夜未央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83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