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关于花的那些事
2020-03-09 10:33:02 来源: 美术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文/汤宁容

汤宁容 红色玫瑰 油画 2019年

    古今中外,以“花卉”作为题材的艺术创作不胜枚举,大的说来,中有“花鸟画”,西有“静物画”——花卉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表现内容。而在具体的表现内容和形式上则更具多样和丰富性。

    我们都是花的过客。只是在某个时空,我们与花的相互关照才有了这样的联系。一如《小王子》中小王子与那朵只属于他的玫瑰花,那只被驯服之后才会互相有关系的小狐狸。

    在我的绘画创作中,“花”占据其中大部分的题材。虽然对于题材的探讨并不能完全触及绘画的某种更深层次的东西,但它也是一个入口,从中可“管中窥豹”而能略知一二。对于“花”,我有一种天然本能的喜爱,我种花养花,家里也四季不能缺少花。如果一定要以某种题材创作的话,那毫无疑问是“花”。

    “美丽”而又“易逝”,这可能是很多艺术家创作“花”主题的初衷。在我看来,花开花落,遵循着自己的规律,很少受到自身以外的因素影响。而我们,人,是社会的人,无时不在与其他人发生各种联系,这是我不擅长的。身边的花,就成为此时最好的陪伴和表达情感的出口。

    我近几年的关于花的创作也大约经历了几个时期。最早的时候,我的画面是没有背景的,是空白。我不想交代这些花的出处和背景,就如它本身并不与其他事物产生联系的特质。画面的聚焦在花本身。四季开放的花朵从春天的油菜花、海棠花、牡丹花到夏季的荷花、玫瑰,秋季的菊冬天的梅,玫瑰盛开得繁花似锦,枯萎得淡然从容,它们是具体的也是真实的。盛放的瓶子也是透明的,竭力的想不存在。

    再后来的创作有了一些背景。我试着把这些作品作了一个整理,这些背景包括了一些空间的场景,但是这些场景是形而上的,并不明确指向某个真实的生活空间。某个无定义的沙发,某个房间的角落,某个空旷房间的长桌上,或是某一张中国山水画前……另外一些作品中,我则尝试将这些花放置在不同的容器中:玻璃罩下,透明密封瓶子中,保鲜袋里,揉皱的报纸上;又或者是在不同的空间中:在水中漂浮,在空中随风飘荡,被切割成碎片。在这一些画中我更多考虑的是花与背景之间的一种抽象空间关系以及它们之间的组合所带来的大于或者不同于两者单独存在时所承载的意义。也许某种意义上来说,在后来的这些作品中,花已经不再是花,它只是一个抽象的代名词,我用它,来达到自己内心想要说的话。

    当然,如前所说,花是美丽的,所以才能一定程度上入画。这也是一个我坚持以“花”作画的重要原因。

+1
【纠错】 责任编辑: 谭雪莉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贺兰山中的跃动“精灵”
贺兰山中的跃动“精灵”
秦岭深处十万亩山茱萸盛开
秦岭深处十万亩山茱萸盛开
她们的坚守
她们的坚守
物流配送路上的货车女司机
物流配送路上的货车女司机


010030101050000000000000011199911125684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