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让滑雪成为一辈子的“白色恋人”--记北海道滑雪守护团

2017年02月26日 11:14:31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日本札幌2月26日电 题:让滑雪成为一辈子的“白色恋人”——记北海道滑雪守护团

  新华社记者 马峥

  邂逅滑雪,也许就会“恋”上一辈子。对于年近80岁的三品章男来说,滑雪是他牵手一生的“白色恋人”,而且一牵就是76年。

  “在我这76年的滑雪生涯中,最令我感动、也是滑雪最有魅力的地方就是我每年通过滑雪不断结识新朋友,他们通过在北海道雪场的体验后,把滑雪的魅力带回自己的国家,再传达给这些国家的朋友们,滑雪的人口会越来越多,这对我来讲是一个特别大的感动。”三品章男告诉记者。

  25日,记者来到了第八届亚冬会单板滑雪和高山滑雪的举办场地——北海道手稻滑雪场。相比“高地区”正紧张激烈进行的高山滑雪回转项目比赛,山下的“奥林匹亚区”进行的北海道滑雪联盟认定指导员考试则显得平静许多。测试者全部是北海道滑雪守护团的学员,而三品是此次考试的裁判之一。除了给学员们讲解考试规则,他还不时用流畅、轻盈的滑雪动作给学员们做示范。

  三品在2012年创办了北海道滑雪守护团,目的是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提供滑雪指导,帮助他们克服语言和技术困难,更快融入滑雪运动。到目前为止,滑雪守护团已经招收了四期学员,超过一百名来自北海道大学等学校的学生参加了培训,其中有38名学员获得了北海道滑雪联盟认定的指导员资格。

  三品对中国有特殊的感情,曾十多次到访中国,和中国滑雪界的人士一起探讨雪上运动的推广经验。三品说:“在北海道,滑雪是小学的必修课,百分之七八十的中学也有这门课程,札幌的8所公立高中之中,7所有滑雪课,滑雪教育已深深扎根学校教育体系中。”

  但是,相比之下,中国缺乏这样的雪上运动氛围,包括滑雪学校和教练都有不足的地方,这也是三品回到日本创办滑雪守护团体的动力之一。

  来自北海道大学的中国留学生辛秋红是滑雪守护团的第二批学员。“培训基本上是免费的,我们只需要负担很少量的保险费和加入北海道滑雪联盟的会费,但是教练费、滑雪的缆车费都不需要我们负担。”辛秋红说,“滑雪大大缓解了繁重课业负担带来的沉重压力,让我的课余生活充实而快乐。”

  出生于黑龙江的辛秋红一直是滑雪爱好者,但是由于在国内没有追随教练学习,最初的滑雪经历给辛秋红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在留学日本之前,辛秋红曾去过黑龙江的滑雪场,由于当时没有任何的安全意识,她第一次滑雪就直接坐缆车到了中级道。“当时我是一路摔下来的,虽然身体没有大碍,但是还是有些后怕。”

  来到北海道大学学习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辛秋红邂逅了滑雪守护团,凭借着对滑雪的热爱、执着和努力,她一次就顺利通过了滑雪指导员考试。目前,她指导的学员除了有来自中国的游客,还有来自马来西亚、印度等地的游客和学生。辛秋红希望她的学员在第一次滑雪时就能在专业的指导下对滑雪留下美好印象。

  “我觉得这项运动适合人一辈子去追求,虽然滑一滑你会觉得自己好像会了,但是还可以不断往深的技术层次去挖掘,我已经取得了认定指导员资格,但是还是希望获得准指导员、指导员资格,一步一步的努力,使自己的滑雪有更大提高。”辛秋红说。

【纠错】 [责任编辑: 解婷婷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30101030000000000000011154751120531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