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

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华访谈》。2月4日晚上央行宣布从2月5日开始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今天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了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教授给我们来解读央行降准这次给我们释放了哪些经济方面的信号?意义到底是什么样的?欢迎您黄教授。[ 2015-02-08 09:37 ]


[黄益平]

各位网友大家好。[ 2015-02-08 09:37 ]


[主持人]

您先给我们解读一下央行选择降准的这个时间点好吧?[ 2015-02-08 09:37 ]


[黄益平]

从时间点上来说我觉得就是快过春节了,在春节期间我们现金需求可能会比较高,但我觉得其实更多的是后面两个很重要的因素,第一个就是大家感受到经济下行压力还是比较大,我们最近看到PMI数据出来,实际是表明以后一段时间经济活动还是比较疲软的;另外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过去6个多月以来,央行没有太多地干预外汇存款,没有干预外汇市场就意味着我们的外汇占款没有像过去一样上升,所以其实流动性的注入是减少了的,所以从总体来看经济疲软可能需要有一点货币政策的动作。另一方面,从流动性增加来看,原来传统的输入流动性的渠道,也就是外汇占款没有了,再加上春节,所以我觉得这是解释为什么现在采取这样的动作。[ 2015-02-08 09:42 ]


[主持人]

所以网上有这样的评价说,这个时间降准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您的解读中是不是也抱有同样的观点?[ 2015-02-08 09:43 ]


[黄益平]

我没有觉得特别意料之外,但是时间点很难说到底是哪一点。客观来说今年以来市场对今年央行降准或者降息是有普通预期的,但是到底多少次还有具体在哪一点是不是特别好说,但是今年货币政策会略微宽松这是很普遍的预期。[ 2015-02-08 09:43 ]


[主持人]

就是对降还是有信心的,什么时候降不好说?[ 2015-02-08 09:44 ]


[黄益平]

对,这次比较意外的是这次降准不是在礼拜五下午。以前是礼拜五下午发布,周末的时候市场可以消化一下,这次是没有周末,所以大家感觉央行是不是有点着急了?[ 2015-02-08 09:45 ]


[主持人]

央行这次采取了近年来比较少见的“普降+定向”的方式,您认为普降主要考虑的是什么?[ 2015-02-08 09:45 ]


[黄益平]

流动性看起来是不足,所以像过去定向或者采取具体的措施增加流动性就不够了,所以可能是一个普降措施,另外就是经济疲软货币政策要采取措施。[ 2015-02-08 09:46 ]


[主持人]

此次定向调控政策安排到底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2015-02-08 09:47 ]


[黄益平]

我觉得从官方的解释来看,意图是非常明显的,就是专门对农业发展银行,对于三农的、中小企业的的宽松政策。其实我觉得是延续过去一直在做的,就是在货币政策宽松的同时,当然力度是非常有限的,有选择的、宽松的时候,尽量把目标对准政府希望支持的经济主体,那么我们就是三农和中小企业,至于这样的钱下去后能不能真正对他们有推动作用,我觉得现在还需要观察。但是这个政策意图其实是很清楚的。[ 2015-02-08 09:48 ]


[主持人]

为什么觉得需要观察呢?从去年几次降准,包括之前也有这样的经历,就是定向的方式,包括扶持的范围都是差不太多的,那过去的经验能不能看出到底取得了什么样的效果?[ 2015-02-08 09:48 ]


[黄益平]

肯定是有帮助的。举例给城商行多发一点流动性,因为它的客户主要就是中小企业,所以它的业务扩张了,这肯定是有帮助的。但是货币政策和其他政策有一个比较大的区别就是钱是会流动的,而且如果银行现在不愿意把钱贷给中小企业,估计是因为现在中小企业的风险在大幅度上升。它除了钱多不多和钱够不够以外,还有背后的经济逻辑,如果这些问题不解决,这个钱即使下去之后能不能真正为中小企业所用还是需要观察的。[ 2015-02-08 09:52 ]


[主持人]

所以这种定向的方式也是需要慢慢来考虑,它只做好了其中的一个准备,但是不是能够激发活力,还得从其他角度来看。[ 2015-02-08 09:53 ]


[黄益平]

我觉得需要一系列改革配套。[ 2015-02-08 09:53 ]


[主持人]

那这种“普降+定向”的市场方式会不会带来更多的市场活力?[ 2015-02-08 09:53 ]


[黄益平]

我觉得从经济本身的这个问题来说,可能有很多更深层的问题,举例说经济市场缺乏活力是国际市场不好,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等等很多问题是短期解决不了的,但是我想提醒特别重要一条货币政策是干什么的?这是调周期的,解决短期问题的,这时候宽松货币政策对经济有没有作用?我觉得肯定有作用,至于力度有多大我们可能还需要观察。所以不要把货币政策的功能考虑得太多,货币政策就是货币政策,就是调解短期周期性的问题。[ 2015-02-08 09:57 ]


[主持人]

可能有的朋友会觉得降准和我平常的生活关系不大,但其实我们也希望黄教授在这里给我们举一些具体的例子,给我们的生活,比如整个的金融行业,甚至于我们整个实体经济的发展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 2015-02-08 09:57 ]


[黄益平]

货币政策的宽松,包括这次存准率的降低,如果真正的注入流动性到市场里面,那么它最明显的就是两条,第一是过去贷不到款的中小企业现在可能贷款就变得相对容易一些。去年国务院一直采取措施试图解决融资难的问题。其实我们有很多金融体系的扭曲,所以导致很多中小企业融资很难。但是在同样的制度背景情况下,流动性增加了,企业融资相对就会变得比较容易一些。那么即使是个人,当然现在我们个人融资不太多,所以不是很明显,在同样情况下增加流动性我们市场的利率可能会有往下的压力。所以从这两方面来看,对企业、对个人肯定是有好处的,但是这个力度和你的好处的程度可能是相联系的。[ 2015-02-08 09:58 ]


[主持人]

此次降准包括刚才我们说的定向的方式,针对农业和中小企业的发展有特别的政策。那我们是不是要建立一个后评价的体系,来确保我们的政策能够有实际的效果在这些行业中发生?[ 2015-02-08 10:00 ]


[黄益平]

我觉得肯定需要跟踪。我相信有关部门也在跟踪这个事情。货币政策的定向宽松或者是把结构性的概念引到货币政策当中,应该说是本届政府执政以来宏观调控的创新,那么这个创新其实是有很重要的创新意义的,但是至于最终它是不是真正的潜下去了,之后对于推动中小企业和三农企业的发展起到关键性的作用,我觉得现在需要花一些时间去做评估和调查。这样我们才能决定下一步这样做是应该增加力度还是应该适当控制。[ 2015-02-08 10:02 ]


[主持人]

从您的研究角度来说,这种调查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着手,包括具体部门可以实行哪些部门可以联动?[ 2015-02-08 10:02 ]


[黄益平]

很多部门可以做,举例来说工商部门、统计局,包括金融部门都应包括其中。如果商业银行的流动性增加以后,给中小企业、三农企业的贷款有没有真的增加,这是第一个。但是增加之后我们还要看他们的经济活动有没有提高,因为也有人担心现在的这个市场环境,钱给了他们,它一倒手给其他机构用去了,如果它的经济状况不好,它拿了钱没什么用就赚钱了,这样的话效果反而不好。所以我觉得可能是需要政府各个部门都去考察,从金融部门开始就是看钱真的贷给了谁。但是这个可能是最终的资金使用者,有可能不是最终的资金使用者。所以我们可能需要更多的其他部门配合,甚至是其他学术单位去考察钱最终流到了什么地方。[ 2015-02-08 10:04 ]


[主持人]

所以我们对看到的特殊优惠政策涉及到的行业应该抱着警醒,并且要保证有实际效果发生才好。那再看看这次降准的时间,最开始也说了之前遇到的降准时机都是在周五,这个市场消化的时间可能会对下周的经济,尤其是股市带来一些变化,而这次放在周中,周四周五大盘连续出现两天下降,没有出现市场预测人士分析的反弹,您觉得这种表现是表明什么情况?[ 2015-02-08 10:05 ]


[黄益平]

这可能是两方面的因素,第一方面因素是这次降准从时间来说你刚才说有点意外,从市场来看可能低于市场的预期,市场觉得也许货币政策变得更为宽松了。这对于股票市场来说其实就是一个情绪,投资者预期的反映,所以虽然宽松了但是低于投资者的预期,股价是不会涨的。[ 2015-02-08 10:05 ]


[黄益平]

第二方面市场也许从官方的解读看到,似乎一方面在宽松,但是一方面又在不断地说这不是宽松,不是全面的放水,所以市场其实并不知道下一步政策到底会怎么走,我觉得这也反映出投资者情绪的迷茫,就是下一步货币政策到底怎么样,其实有不同的解读。[ 2015-02-08 10:07 ]


[主持人]

您刚才提到了一个观点,其实我们这儿也看到有网上声音认为这次降准是强刺激,是全面放水,从您的角度来说您更倾向于哪一个观点?[ 2015-02-08 10:08 ]


[黄益平]

我不太同意强刺激,也不太同意全面放水。但是我首先要说的是降准和降息是货币政策宽松,这是不需要争议的,但是有时候市场因为你这样一说后反而不知道你是什么了。其实我们非常明确的一条是无论降准还是降息都是宽松。反过来说到底是不是强刺激,或者全面放水,我觉得都是相对而言,相比较而言可能是我们过去2008年、2009年的政策,那是一个非常大幅度的宽松,无论是货币供应量还是信贷的扩张,其实就是通过强刺激来保增长,这个政策其实我觉得新政府开始执政以来,其实已经放弃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我相信我自己的预期是货币政策还会有进一步的宽松,但是这个强刺激不会再来。[ 2015-02-08 10:11 ]


[主持人]

黄教授的观点可能就是在2008年、2009年看到的强刺激可能在现在这一代政府几乎看不到?[ 2015-02-08 10:11 ]


[黄益平]

我觉得通过我们从过去经验的总结得出的一个非常共同的认识就是刺激是必要的,在经济疲软的时候。但是过度刺激其实是有很多副作用的,我们今天碰到的很多问题,包括前一段时间房产价格特别高,过剩产能很严重,资源利用效率非常低等等,其实都是和我们当时的大规模刺激政策是相关联的。[ 2015-02-08 10:12 ]


[主持人]

您刚才提到了房地产市场,那我们再来说说房地产市场,可能这种降准在近年来被看作是一个提振楼市的利器,那您觉得这次降准在年初尤其是春节前就开始了,会不会对2015年整个房地产市场有一个比较大的影响?[ 2015-02-08 10:12 ]


[黄益平]

今年我觉得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流动性或者是降息只是影响楼市的其中一方面因素,也就是说你购买的住房的钱或者是多了或者是成本低了,但是老百姓会不会去买还受到其他很多因素的影响。去年我们经过这一轮房地产的调整,今年我觉得对于房地产市场的看法是分化比较严重,所以降息降准会有帮助,但是更多的问题对大多数投资者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在很多地区和很多城市过剩的问题怎么解决,如果供大于求的话,也就是说在一些城市还存在价格下行的压力,这就不会存在很大的刺激,但要分地区来看,大中城市、地点比较好的房地产价格往上走的可能性我觉得是很大的。[ 2015-02-08 10:13 ]


[主持人]

自欧洲央行实施流动宽松政策后,许多国家跟风而行。有在华外资银行对此次央行降准评论称,中国加入全球宽松派对意在应对疲弱的经济开局及资本外流。您怎么看待这个评论?[ 2015-02-08 10:13 ]


[黄益平]

我觉得外部因素应该不是最重要的因素,当然有可能我们不降准不降息外部都在降的时候钱可能会往里走,而不是往外走,这样的话我们平衡一下。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欧洲和日本准备宽松,但是美国已经准备收紧,所以国际环境并不是那么一致的,但是总体一条我的基本看法就是这次央行为什么会降准?最主要的因素是国内因素不是国外因素。[ 2015-02-08 10:16 ]


[主持人]

那把中国放在全球的角度来看,在世界金融体系中,中国降准有何战略考量?[ 2015-02-08 10:16 ]


[黄益平]

当然我们可以考虑和国际经济有关系,就是全球经济复苏不是非常强劲,这样的话我们的出口有改善,但是其实改善不是很大,所以它也可以是影响国内经济决策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我的总体看法是国际经济环境变化在过去几年不是这一次决定要降准的主要因素。[ 2015-02-08 10:18 ]


[主持人]

其实黄教授您刚才在中间也几次提到,2015年央行的整体政策,其实我们对它的降准降息是有预期的,那给我们具体分析一下这一年我们会经历央行给我们带来的什么样的政策?[ 2015-02-08 10:18 ]


[黄益平]

具体很难说,我觉得现在央行官员自己还不知道呢,但是我觉得大概比较明确的是今年我们可能会看到几次降息和降准,到底是多少次其实很难说,但是我想“宽松”的这个大致方向应该是比较清楚。虽然我们今年货币政策的基调还是稳健的货币政策,但其实偏向宽松这样的倾向是很明显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经济下行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尤其是今年开年以来,我们的经济活动都相当疲软,这样的话我们前面说到的货币政策是干什么的?货币政策就是调解短期经济周期,所以如果我们现在的经济下行压力还是比较大的话,那么货币政策会适当地宽松,至于说是定向宽松还是像现在这样的普降,我觉得这可以观察,但是我相信还是会有多次的宽松的举措。[ 2015-02-08 10:19 ]


[主持人]

好,今天非常感谢黄教授作客我们的演播室,给我们聊了这次央行降准的一些相关分析,再次感谢您,也感谢各位网友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2015-02-08 10:19 ]


[黄益平]

谢谢。[ 2015-02-08 10: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