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访谈 > 正文

[新华访谈]“哪一段最刺痛他,他的关注点就在哪儿”——对话热播剧《欢乐颂》制片人、编剧

2016年05月20日 14:29:35 来源: 新华网
分享到:

    新华网北京5月20日电(蔡梦晓 袁璐)电视剧《欢乐颂》已收官,但它所引发的话题依旧霸占网络热议榜。有评论认为,《欢乐颂》已成为“小可检测友情、大可对撞三观”的现象级作品,其中对中国社会现状的触探超越了一般娱乐消遣影视剧。

  针对热议,《欢乐颂》制片人侯鸿亮、编剧袁子弹近日接受新华网《新华访谈》专访。

(资料图片)

  “奋斗”的时代过去了吗?

  贴着“制作人侯鸿亮”标签的《欢乐颂》在还未播出时就受到了广泛关注。这个因细节完美而被网友称为“处女座”的团队制作了《琅琊榜》、《北平无战事》等“爆款”电视剧。这个团队还有一大特点,就是无论把电视剧背景设置在哪个年代,都能引发观众对当下社会的热烈探讨。

  《欢乐颂》收视率与话题热度的节节攀升,有关《欢乐颂》“三观”不正、是“金钱颂”的批评也纷至沓来。面对这一现象,制片人侯鸿亮表示“这或许就是这部戏的意义所在,大家探讨的其实是社会和文化层面问题。”

(制片人侯鸿亮 图片由本人提供)

  [新华访谈]:当初您看中这个故事,决定把它拍成电视剧的原因是什么?

  侯鸿亮:是否能够打动人心,是评价一个故事题材好坏的最重要标准。我读《欢乐颂》时抗拒不了作者阿耐的文字,她对社会对人的剖析有很独到的地方,我看了以后觉得自己怎么不如她想得那么多呢,这带给我很多新鲜感。

  我觉得我们这个行业和其他行业最不一样的地方是能够把自己对社会、对历史和对人的认识通过作品传递给更多的人,这是我们的权利,这份权利如果被自己舍弃是很可悲的。 

  [新华访谈]:您认为观众在讨论《欢乐颂》时,最关注的是什么?有人觉得这部戏“三观不正”,您怎么看?

  侯鸿亮:我们确定了5个性格各异的主要人物,代表了5种类型的群体。编剧创作剧本时加入了很多自己在上海打拼的经历和生活细节,使观众产生了共鸣。同时,我们在剧情和人物上完成了很多“反转”,对于观众来说,自己喜欢的人物做了自己不喜欢的事,这种“黑化”引起人们争议。

  很多网友讨论到“阶层”之分,这个话题来得如此凶猛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欢乐颂》并没有在阶层和财富上做更多的解释,但观众更会去看自己关注的那一面,哪一段最刺痛他,他的关注点就在那儿。

  这些话题的讨论可能已经超出了一个电视剧所能承载的,但我认为讨论是积极的,因为只有正视,才能引发更多思考,进一步探索如何解决问题,这也是现实题材电视剧应该起到的作用。

  [新华访谈]所以网上也有人讨论,认为几年前同样是现实题材,电视剧《奋斗》中所表达的“奋斗”时代已经过去了。

(编剧袁子弹 图片由本人提供)

  袁子弹:《奋斗》中的故事包含了各种类型,《欢乐颂》也一样。生活中本来就避不开贫富差距,避不开原生家庭对个人成长的影响,也避不开我们剧里讨论的很多其他问题。

  有观众问,她们的收入差距这么大,真的能成为朋友吗?我觉得这种想法很可怕,大家已经失去了情感交流的本源了。如果友谊都按金钱和地位来区分的话,那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珍贵的情感了。友谊是这样,爱情、亲情也是这样。

  网友说我把最好的给了曲绡筱,她又有钱又有男朋友,男朋友还特帅,干什么事情都特别顺。但事实上她明明也失恋,也因为没有文化被看不起,22楼的其他几个姑娘都防着她。这些都不是痛苦吗?只有金钱的痛苦才是痛苦吗?

  每个人都有“现代综合症”

  有评论称,当下都市类电视剧主要有两个方向:一种是家庭伦理剧,一地鸡毛、杯水风波,刻意制造矛盾;一种是偶像爱情剧,尽是柔光镜过滤的现实。《欢乐颂》跟这两类很不相同。

  侯鸿亮在微博上借用了剧中人物的话——别把别人想得太好,也别把别人想得太坏,都是凡人。这似乎是对上述评论很好的注解。

  编剧袁子弹说,创作的本意是想通过对5个女生的原生家庭、恋爱的对象、工作场所的描述,辐射到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并通过塑造不同人物类型,来探讨她们的性格成因。

  [新华访谈]所以剧中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缺陷和困惑?

  袁子弹:其实这几个姑娘都代表了某一类社会问题。比如樊胜美的虚荣;小曲的嚣张;关关的怯懦,她有点犹犹豫豫,被规则束缚住了;小蚯蚓的拎不清;还有安迪难以与她人建立亲密关系,我觉得这既跟她的出身有关,又具有普适性。

  侯鸿亮:其他人的缺点和困扰大家都一目了然,但是少有人去谈安迪的问题。安迪无法与人建立亲密关系,我们想这可能是城市化进程所带来“现代综合症”,大家遵从钢筋水泥里生活法则,对温暖的需求被忽略了。我相信很多人心中有和安迪一样的需求。

(资料图片)

  [新华访谈]您所指的“现代综合症”是什么?

  袁子弹:我觉得就是因为现代都市把人心隔开了,隔在了一个个小格子里,只要工作能顺利完成,很少有人关心你的生活怎么样,是不是缺少朋友,需要爱吗,这些问题人们都不太问了,好象只要能赚到钱,能活下去就可以了。

  这些对情感的忽视可能是由都市化进程带来的,也是由快速积累的财富带来的。至于说怎么去解决,在《欢乐颂》里我们处理得比较理想化,希望友谊、爱情、亲情能够消弭这些心灵鸿沟。

  [新华访谈]:有大数据显示,邱莹莹的热心单纯被观众讨厌,曲筱绡的聪明挺受欢迎。这是否意味着大众审美有“能力崇拜”的趋向?

  袁子弹:不同的人群会有不同的结果,大数据最容易统计到的可能是网络上相对年轻一点的人群。年轻的人群其实本身也更崇尚能力,更希望女性独立强大。我觉得这可能是年轻一代的审美。从这个角度,最受观众欢迎的的可能是安迪或者小曲,因为谁都希望拥有光鲜的人生。

  邱莹莹可能不是最招人喜欢的,因为她太写实,她可能像我们身边的一个朋友,你会很喜欢她,但是你想成为她或者特别羡慕她吗?某种程度上她不是你最想成为的那一种人。

  侯鸿亮:我特别想要表达邱莹莹对生活的热情。邱莹莹还有她自己的原则,比如和朋友在一起要AA制,不占小便宜。她并不是特别富有的人,但是她能够保持自立,这一点真的挺让我感动的。看到她会想到年轻时候的我自己。但是很多人似乎都把她的这些优点忽略了。

  女性需要认识世界,更要认清自己

  一方面观众更期待国产电视剧中能够出现美剧中干练独立的女性形象,但另一方面,“全世界欠我一个老谭”之类的话题占据微博热搜榜好几天,微信中类似《站在樊胜美的起跑线上,有可能跟安迪一样到终点吗?》、《欢乐颂里的哪个男人更适合你》的文章被转发得很厉害。择偶观或许是最能直观反射价值观的一面镜子。

(资料图片)

  [新华访谈]观众的言论和行动似乎不是很一致,如何看待?

  袁子弹:有安迪那样的独立女性,就会有樊胜美这样依旧抱有依靠男人的幻想的传统女性。樊胜美是引起大家共鸣最多的人物之一,这也表明有她这种心理需求的中国女性还挺多的。

  中国传统文化就是男主外、女主内,我觉得本身并没有错。婚姻和工作哪一方面更重要,我们在剧中探讨了,但没有得出结论,每个女生的观点不同。在我看来这是两种不同的人生选择,这个选择只有差别没有高低。

  生活有很多面,我在剧中也致力于表现出这一点,我觉得真正成为好妻子也是有价值的,不一定非要通过工作,值得思考的是女性怎么样才能活得有自己的价值和风采。每个女生追求不同,重要的是她能得其所想,并且竭尽全力充满热情地生活。

  老谭人气这么高,但是我觉得老谭其实是一般人实际生活中最不可能遇到的男人,有多少人喜欢老谭,就有很多人是樊胜美。认清楚自己、能够直面自己内心的孱弱和恐惧是很难的。

  其实樊胜美很棒,她即使虚荣,她自己心里是知道自己虚荣的,但现实中很多人是无法承认自己这样的弱点。我觉得这部分人是被刺得最痛的,也是反弹最大的,她的心理预期和实际表达相差最大。

集成阅读

01002010002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902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