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新华网独家连线】“拼命三郎”王征奔月记
2020-04-30 11:02:02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新华网北京4月30日电(记者 袁晗 刘厦)“在月球上,有我们的产品,有大家一辈子的目标,这一点是任何时候都不会抹掉的”,这是航天人王征最大的心愿。

  作为载人航天工程和探月工程两型γ(伽马)高度表的项目技术负责人,20年来,王征和他的团队,埋头苦干,刻苦钻研,解决了神舟八号返回舱“软着陆”的等科技难题。今年,嫦娥五号也将发射,他们又开始了新的征程,面对这次未知的旅程,他们会遇到哪些困难,又将经历什么样的故事?五一劳动节来临之际,记者第一时间视频连线采访了他。

  梦想的种子

  “我是2000年一毕业就参加航天工作,父母和哥哥也是航天人,从小就向往从事航天工作。”已成为航天人20年的王征,向记者讲述着他最开始的梦想。

  刚走出大学校园的王征,接触的第一个项目就是γ高度控制装置。γ高度表在神舟飞船飞行任务的最后环节起着关键性作用,承载着保护航天员生命安全的神圣使命。长期以来我国γ高度表在技术上一直受制于国外,从神舟一号到神舟七号,一直引进使用国外产品,成为飞船上唯一没有实现国产化的关键单机设备。

  当时,研制还找不到突破口,一腔热血的王征想做点什么却被困在原地,但师傅那种对待工作如同信仰一般的执着感染着他,师傅叮嘱王征:“我们这支队伍不缺磨难、更不缺信念,一定要把咱们国产γ高度控制装置送上天。”

  “备战者”的坚守

  研制工作在曲折中缓慢前进,日复一日的等待与付出终于得到了回应。工作这么多年来,最让王征感动和难忘的两件事情,一是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的飞行任务取得的成功。二是嫦娥三号成功落月。

  王征说,当时,得知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的飞行任务取得了成功,非常的激动,要知道航天前面有两个字就是中国,中国航天不能受制于人!这个项目组经过11年的研发,终于能够得到一个很好的结果,确实来之不易。

  嫦娥三号首次落到月球的表面,只用了短短三年的研制时间,攻克了很多技术难题。王征说,当嫦娥三号成功落月的那个时刻,团队的每一个人都非常的高兴和激动。在月球上,有我们的产品,有大家一辈子的目标,这一点是任何时候都不会抹掉的,当我们能够给孩子讲这样的一个航天故事,这是非常大的荣誉,我觉得非常的满足。

  使命召唤 新的征程

  中国探月工程分“绕、落、回”三步走,绕月和落月任务已圆满完成,嫦娥五号探测器将全面完成探月三期任务。

  嫦娥五号的主要任务是月球表面的采样和返回。此次采样是首次大深度大容量开采月壤样本,其科学价值极高,所以要确保“落得稳、采得准、带的回”。王征说,着陆、采样和返回的每一步都是环环相扣的,它落月的姿态要控制更加的平稳,才能保证采样任务,同时也要保证月面发射任务。因为要满足采样的样本通过在月球表面发射上升器送到月球的圆形轨道上,进行交汇对接,然后再推回到地球上,把月球采集的样本给回收回来。

  “嫦娥五号是多组合体航天器,比嫦娥四号体积更大,最后关机自由落体的高度要比嫦娥四号低,所以对于γ高度计的测量来讲,就要保证精度和可靠。所以嫦娥五号的着陆控制性和精确性,与嫦娥四号还是有很大的差异性,它的技术难度是极高的。”王征解释说。

  “今年是一个特殊的情况,由于疫情影响了科研生产进度,要抓紧时间把进度给抢回来。所以,在“五一”期间,我们还是以工作为主。”王征说,要建设航天强国,实现伟大的航天梦,国家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努力方向、责任所在。

  延展阅读

    【新华网独家连线】南海气田上的“机械医生”

    【新华网独家连线】中国最北气象站的“守疆人”—郭大勇

  【新华网独家连线】“大国粮仓”的守护者—姜大庆

  【新华网独家连线】全球海拔最高5G基站上的“90后”建设者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李由
【新华网独家连线】“拼命三郎”王征奔月记-新华网
010020100020000000000000011111711210597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