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专访陈万士:3GPP如何引领5G标准化进程
2018-08-15 14:48:01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过去二十年,3GPP成为引领全球通信业发展的主导性标准化组织。特别是进入5G时代,3GPP的影响力进一步彰显,其成员数量也创新高。

  3GPP本身具有完善的组织架构,由RAN(无线接入网)、SA(系统架构网)和CT(核心网与终端)三个TSG(技术规范组)组成,这三个不同的技术小组又涵盖很多工作小组,共同服务于标准化制定。其中,RAN1工作组主要负责物理层空中接口(OTA)标准化工作,对5G标准的制定而言,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工作小组之一。

  近日,3GPP TSG RAN1主席陈万士接受新华网专访时表示,3GPP是一个公正、开放的系统化平台,在5G标准制订之初,3GPP即强调要构建一个系统、开放、前向兼容的架构,接下来R16版本要基于业界共同诉求确定内容,5G标准将比前几代移动通信技术具有更好的前向兼容性,3GPP欢迎全球不同区域的成员都能有效参与,以合作为前提推动5G标准制订和商用部署。

3GPP TSG RAN1主席陈万士博士

  3GPP助5G吸引垂直企业目光

  在标准化制订过程中,3GPP形成了一套系统化的技术规范,并将其发布给各个厂商、设备商,使之成为商业化产品制定中的范本。

  “3GPP为包括5G在内的标准制订提供了一个公正、开放的系统化平台。”陈万士表示,5G通信所强调的不仅仅是语音或传统意义上的数据通信,站在标准制订的角度来看,更强调的是一个开放的环境,一个不仅可以提供传统意义上的移动通信,也可以提供垂直领域连接应用的平台,将物联网、车联网、卫星通信、许可频谱、免许可频谱、共享频谱等等所有技术融入到整个系统中。

  由于5G在垂直行业的拓展,一些传统通信企业之外的互联网公司、汽车制造商也纷纷参与到3GPP中来,这种现象是以往所没有的。

  陈万士说,参与5G标准制订的公司越来越多,3GPP在标准化过程中考虑的因素也相应增多,要保证整个系统的架构能够系统性地支持各类不同的业务、不同的频谱,这是5G与前几代移动通信技术完全不一样的地方。

  在进行5G标准制订之初,3GPP即强调要构建一个系统、开放、能够前向兼容的架构。所以在设计5G第一个版本时,就预留了很多可以接纳新业务、新设计的架构,这是能够吸引更多其他领域厂商参与的关键所在。

  “当初我们在4G标准化制订时,垂直行业对于网络的需求还不是很强。而在5G标准的制订中,我们就吸取了这方面的经验。”但陈万士也指出,不可能在一个版本中满足所有需求,每个版本演化中考量的问题都不尽相同,3GPP会根据相应版本中的不同需要预留可拓展的空间。

  以物联网为例,由于物联网的需求与传统大数据量、高宽带有所不同,那么就要考虑怎样灵活设计以使物联网能够更好地融入5G网络。如此一来,就吸引了车联网、物联网的厂商,促使他们更有兴趣、更有动力加入3GPP,并提出各自需求。

  R16版本内容需要各方协商

  6月14日,3GPP在美国圣迭戈召开3GPP RAN全会,宣布5G标准的第一个release(版本)R15已冻结。同时,3GPP已开始对R16工作进行讨论,一系列5G第二阶段新项目得到批准,这些项目将对3GPP Release 16规范产生重要影响。

  陈万士说,R16版本就是在R15基本、关键的框架搭好之后,强调垂直领域的应用拓展,包括在物联网、免许可频谱、基于工业控制的高可靠性和低时延、移动终端上的低功耗以及卫星通讯等垂直领域应用上的考量。

  “R16版本要基于业界的共同诉求,包括运营商以及很多非传统意义上的移动厂商,将所有诉求放在同一个平台上进行讨论。”陈万士表示,整个R16版本相关工作展开后,需要各相关方进行协调和协商,探讨R16版本需要包括哪些内容。

  从标准化制定来看,R16版本将于明年12月份结束。但包括高通在内的厂商,在R15版本即将结束的时候,就开始规划接下来的版本需要做什么,也就是说针对R16版本的前期研发早已开始。

  以高通为例,由于有前期研发作为支撑,高通的规划和相关工作开展较整个release16准备还要更早一些,具备一定的前瞻性。据悉,高通会基于公司内部诉求以及与合作伙伴的沟通,包括与中国移动、大唐、华为、中兴等公司的合作,共同商讨需要做的事项。

  将于明年12月完成、2020年3月冻结的R16标准,将是真正意义上的、完整的5G标准。在这个阶段,3GPP将完成全部标准化工作,并于2020年初向ITU提交满足ITU需求的方案,以确保2020年前5G标准正式批准生效。

  5G具有更好的前向兼容性

  标准制定是一个不断演进的过程,需要根据实际需求不断调整,5G在设计初始也强调所有垂直网络的发展要保证循序渐进。

  以车联网为例,汽车的更换周期比较长,所以3GPP强调在车联网的标准化和商用化过程中,要保证车联网既可以和4G也可以和5G网络进行通信。也就是说,4G网络不仅可以控制基于4G的车联网终端,至少也能与5G终端进行通话,所谓通话就是可以进行控制、获取基本信息,特别是提供安全性能支持。

  陈万士认为,要确保垂直应用不是绑在某一个4G或5G的网络上,而是整个网络可以直接和4G以及5G进行通讯,很好地保证前向兼容、后向兼容,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希望顾客购买了基于4G或5G的技术,当以后再进行优化或者后期进一步提升的时候,不会有任何大的变化,而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他说。

  5G设计的一个关键技术就是灵活地基于时隙的架构,以支持运营商在相同频率上高效复用已构想的和无法预料的5G业务,该灵活设计简化了在未来增加新的5G NR特性/服务,这比前几代移动通信具有更好的前向兼容性。

  “在设计的时候我们就会考虑到,万一以后需要引进一个新的技术,那怎么办呢?我们就设计一个所谓的空白。”陈万士解释说,这样做的好处在于,当引进新技术时,就可以放进空白里面,老版本的终端无法理解它,但是新版本的终端可以理解。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设计,可以很好地保证前向兼容。

  陈万士表示,在5G设计上,3GPP做了大量努力,来保证以后能够更好地引进一些新的技术,同时也可以保证对原有旧版本的终端的影响可以降到最低,甚至没有任何影响。

  以合作推动标准制订

  3GPP采用的是共识的机制,合作共赢本身就是一个主题。5G涉及众多产业,需要不同厂商携手合作,合作的范围不仅是前期标准化的研究和制订,还包括兼容性测试,以及后期整个网络的商用部署。

  陈万士说,从前期到整个商业部署,包括高通在内的各大厂商都强调在世界范围内进行合作,这既能保证5G在系统设计和标准化过程中越做越好,又能保证5G在商用过程中直接聆听商业的实际诉求,并进行对应调整。

  以合作为前提,开发出更好的产品,以及大家一起把5G产业做大,共同分享,这是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

  中国在标准化方面的成长,特别是在过去十年里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这是我很乐于看到的,也是3GPP组织乐于看到的事情。”陈万士表示,3GPP希望全球每个区域都能够有效参与。中国的移动用户在世界范围内占有很大比重,作为一个庞大的市场,对整个5G的部署规划、对某些业务的侧重,中国厂商都有自身诉求,所以它们的参与也更有助于推动标准化进程。

  具体到5G标准来说,各方都希望制订出的标准能够得到商用,而不是为了制订而制定标准,所以根据不同市场主体和设计的需要做出调整是很有必要的。

  陈万士认为,中国在5G上的发展,以及目前在5G上的发声,有利于产业发展并最终会使用户获益,当然也是各方很乐于看到的事情。

  如今中国参与5G标准制订的程度比以前大增。据陈万士介绍,5年前中国大陆及台湾地区的厂商在RAN1共计只有31张选票,而在去年他本人竞选RAN1主席的时候,中国区选票已增长至约100张,这反映出整个中国对5G的重视。(文/凌纪伟)

+1
【纠错】 责任编辑: 周靖杰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金山岭长城艳丽晚霞如画卷
金山岭长城艳丽晚霞如画卷
“天空之镜”——茶卡盐湖
“天空之镜”——茶卡盐湖
铁路工人:战高温 保安全
铁路工人:战高温 保安全
江苏泗洪:高温下的采莲人
江苏泗洪:高温下的采莲人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274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