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让科学家来负责科学,让他们说了算”
2018-10-31 11:21:16 来源: 解放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一身西装,聪明“绝顶”,却穿着棕色跑鞋、彩色袜子——这就是弗朗克·维尔切克,参加昨天浦江创新论坛时的行头。

  这位李政道研究所所长、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荷兰皇家艺术与科学院外籍院士、瑞典皇家科学院外籍院士,基本没谈他最专长的量子物理,而是道出了一门“投资学”的真谛。

  “我不是教育学家”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尽管维尔切克自称“我不是教育家”,但还是从他自己的教育说起。他给记者看了一张四五岁男孩子的照片,“可能认不出这是我吧”。照片中的小维尔切克坐在床上,各种五颜六色、大大小小的玩具围在他身旁——这些都是圣诞节的礼物。

  其实,他的父母并不富裕。维尔切克说,可从小时候起,家人就鼓励他玩玩具、阅读书籍,比如爸爸带他去书店,维尔切克说,这就是来自家庭的滋养。之后,他入读纽约一所久负盛名的公立高中,学校规模很大,每年有1000名左右的毕业生,其中也走出过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等。再之后,从芝加哥大学到普林斯顿大学,维尔切克接受高等教育和科研训练,亲眼见证那里的杰出科学家如何化腐朽为神奇。

  在他眼中,科学研究很难预测进程和结果,但可以肯定,科研是一种长期投资。人的一生,从摇篮到机构的漫长科研之旅,需要从年轻人开始滋养,从学校里就开始投资。他举了法拉第的例子,这位物理大家自幼家境贫寒,一直以自我教育为主,直到获得英国皇家学院的经济支持,才正式走上一条科学家之路。

  他甚至说,在此意义上,“我们应该好好地关照母亲与婴儿,因为大脑优势其实在早期就会定型,如未能进入最佳状态,之后弥补很难”。维尔切克还强调一个好习惯:要让青少年拥有足够睡眠,他们常常熬夜到很晚,起床也很晚,很多时候是不得不起来赶到学校。随着年龄增长,睡眠结构被改变,结果是睡眠的痛苦、起床的痛苦,影响到整个学业生涯都痛苦。

  “聚拢人才最好是互补的”

  眼下,维尔切克由李政道推荐出任所长,在张江科学城建设以李政道名字命名的研究所,最近由十多位国际顶尖物理和天文学家组成的李政道研究所国际咨询委员会举行了第一次会议;同时,以维尔切克自己名字命名的量子研究中心,永久性地在上海交通大学设立,几天前也召开了创始大会。

  事实上,在维尔切克读研究生时,李政道就对他的课题比较感兴趣,也进行了一定指导。当然,如今身居旧金山的李政道,90多岁高龄不太能够“全球跑”,但老先生依然积极参与研究所的事务。不仅这个创所的主意是李政道向中央致信而正式提出,他还用自己在海内外的影响力招募团队,其中包括他熟识的科学家。当然,在维尔切克的老照片“图库”里,还有纽约之外的长岛,那个著名的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里,都很年轻的杨振宁和李政道,在同一块黑板前研究着前沿物理学。因此,维尔切克表示,他们正吸收世界级实验室的灵感,把成功经验复制到上海。“聚拢人才,而且最好是互补的,还要让科学家来负责科学,让他们说了算。”(记者 徐瑞哲)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梦瑶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美在金秋
美在金秋
瑞士拉沃之秋
瑞士拉沃之秋
灾后塞班
灾后塞班
香糯飘香大苗山
香糯飘香大苗山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36404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