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火星快车:我是认真的 火星甲烷:我很关键,但我就是个谜
2019-04-19 07:18:51 来源: 科技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火星微量气体轨道探测器(左)和“火星快车”艺术效果图 图片来源:欧空局

  今日视点

  发布时间仅隔10天,两份严肃的火星探测报告,内容却大相径庭,你们这是在闹着玩吗?

  早在十几年前,科学家便在火星大气层中发现了甲烷——一般认为其是由微生物作用产生或非生物的地球化学反应产生。但多年来,火星甲烷的潜在生成机制,以及原有探测结果的可靠度,一直饱受争议。

  但和这次“打脸”相比,之前的质疑算是温和的了。

  “火星快车”:我是认真的

  4月1日,欧洲空间局(ESA)发布了对争论多年的火星甲烷探测结果的一次独立验证,其“火星快车”号(Mars Express)探测器证实了之前“好奇”号火星车的测量结果。

  意大利国家天文物理研究所的团队经过详细的数据分析后才提交了这份报告:“火星快车”号搭载的分光仪,于2013年6月16日在盖尔环形山(盖尔陨石坑)附近的火星大气层中检测到了甲烷。当年“好奇”号颇有争议的甲烷探测,则正好发生在此次测量的前一天。

  团队通过数值建模和地质分析方式对甲烷的潜在来源进行调查后发现,可能是盖尔陨石坑附近的一处断层区域所发生的短暂性事件,使甲烷被释放进入火星大气层,之后才被探测到。

  科学家称,这次验证为下一步调查火星甲烷起源指明了方向。报告也发表于近期英国《自然·地球科学》杂志。

  ExoMars:我也没胡闹

  4月10日,《自然》杂志同时发表两篇火星研究论文,报告了ExoMars火星生命探测项目的火星微量气体轨道探测器(TGO)初期观测结果。其中第一篇论文称,这一任务没有在火星上检测到甲烷——和之前的研究结果截然相反。

  甚至科学家也很疑惑怎么能出现这种差异。

  ExoMars算是个命运一波三折的项目。它原本是欧空局旗舰型探测任务的一部分,后因意大利的财政问题推迟;2009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提出了联合探测计划,它再次被推迟,火星微量气体轨道探测器任务也在此时并入;之后俄罗斯联邦航天局加入合作协议,这个项目被分为两部分,2016年先发射了第一阶段任务。

  作为目前的重点,火星微量气体轨道探测器任务的关键目标,就是要深入了解火星大气层中存在的气体。如果检测到甲烷,这可能是潜在的生物或地质活动的证据。

  现在,俄罗斯太空研究所的科学家报告了从2018年4月到8月所做的高敏感甲烷检测尝试,称在此期间在火星南北半球的特定纬度内均未检测到甲烷,得到的甲烷上限,仅是早前研究检测结果的1/10到1/100——差不多要忽略不计了。

  火星甲烷:我很关键,但我就是个谜

  科学家认为,如果要解释这次发现与早前检测结果的不一致,可能要假设存在一种人类迄今未知的过程,将火星低层大气中的甲烷“快速移除了”。

  在了解这个过程之前,大家只能继续互相看不顺眼。

  火星大气中为啥有甲烷?这个问题一直撩拨着研究者的心弦。要知道在地球上,甲烷大部分来自生物,那火星的这些甲烷是怎么出现的?在十几年内依靠什么持续出现?又经历了什么要时隐时现?

  虽然今天的火星的表面并不“宜居”,但在遥远的过去,火星气候曾使液态水在地表聚集。“好奇”号火星车所采集的数据显示,数十亿年前,盖尔环形山内还有一汪湖泊时,也拥有着生命所必需的所有成分,包括化学成分和能量源。

  所以长久以来,科学家对火星甲烷的研究才不肯松懈。只是仍没有任何一纸报告可以一锤定音。

  谜底应该很快会揭开吧,毕竟人类将会在这个世纪踏足火星。(记者 张梦然)

+1
【纠错】 责任编辑: 邱丽芳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赶制“姊妹饭” 喜迎姊妹节
赶制“姊妹饭” 喜迎姊妹节
春到纽约
春到纽约
中国丝绸服装展在莫斯科开幕
中国丝绸服装展在莫斯科开幕
校园里的“森林音乐会”
校园里的“森林音乐会”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13261124386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