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硬科技引领产业发展
2019-06-11 08:01:43 来源: 经济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参观者在2019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参观华为自主研发的5G基站芯片组。 新华社记者 欧东衢摄

  参观者在2019国际显示周上体验京东方柔性显示屏带来的智慧驾驶。 (资料图片)

  硬科技是指以人工智能、基因技术、航空航天、脑科学、光子芯片、新材料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由于风险大、周期长,往往缺少足够的资本支持,需要建立完善的生态体系,加大投入力度,推动科研成果落地,从而有力地引领和支撑产业发展

  在前不久召开的2019硬科技生态战略发布会上,北京首只硬科技基金宣布正式启动。这只由北京科技创新基金、三峡资本、实创集团、国投创合、中植资本、中科创星共同出资设立的基金,重点关注硬科技投资领域,基金设立规模6亿元,实际到位9.2亿元,超额募集3.2亿元。“此次成立的北京硬科技基金愿意做一个长期的、有耐心的天使基金,支持好的硬科技成果转化落地。”中科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副研究员、中科创星创始合伙人米磊说。

  硬科技究竟包括哪些科技?我国硬科技的发展状况如何?北京硬科技基金将重点关注哪些项目?就这些问题,经济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聚焦高精尖科技

  到底什么是硬科技?米磊告诉记者:“硬科技”是指以人工智能、基因技术、航空航天、脑科学、光子芯片、新材料等为代表的高精尖科技,属于能够在全球领跑的核心科技,同时具有知识产权、壁垒足够高、难以模仿和复制的关键核心技术。

  科技是国家强盛之基,创新是民族进步之魂。“国家科技发展依赖于坚实的基础研究,以及由此不断催生出的高新技术甚至颠覆性技术,这对国家社会的发展将产生极大的影响。”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匡廷云说。

  对此,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勇深表赞同。他说,目前,中国的科技创新正在大跨步式追赶,但有些现实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一个突出表现即科技发展水平总体不高,科技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能力不足,科技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突破点在科技创新,重点在科技成果转化和产业化,改变科技创新对经济贡献率低的状态,要促进知识海洋IP和投资转化IPO深度融合。”在张勇看来,未来30年是科技成果转化黄金30年,是属于硬科技企业的30年。近几年许多投资企业专注于科技型企业,深扎科技创新领域,不追风口,厚积薄发。

  多年深耕在硬科技创投孵化领域的中科创星即是其中一个代表。2010年“硬科技”概念提出,随后3年,在中国科学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拆除“围墙”、开放办所的政策号召下,全国首家专注“硬科技”投资的孵化投资平台——中科创星诞生。截至目前,中科创星已投资了中科微光、中科博锐、中科闻歌、中科慧远、中科微针、国科天迅等64个中科院硬科技项目,覆盖20家院所。

  打通产业化渠道

  在米磊看来,硬科技代表着一个国家的实力,中国是一个科技应用大国,但还不是一个科技强国。对一个国家而言,“硬科技”好比是“骨头”,实体经济是“肌肉”,虚拟经济是“脂肪”,金融是“血液”。如果没有硬科技,中国就无法实现可持续发展。

  “比如华为就是中国硬科技的代表,但这样的企业在中国太少了。硬科技基金要做的就是打造‘毛细血管’,把金融血液输送到各个硬科技初创企业,以支持骨骼的健康成长。”米磊称。

  从原创概念提出到硬科技投资实践,作为硬科技理念的缔造者,中科创星在诞生后的6年里,创新探索出了“人才+技术+服务+资本”四位一体科技成果产业化及服务模式,开创了科技成果转化与资本投入的新路径。

  “但这还远远不够。”米磊说,中科院110多个研究所应该有更多的硬科技成果得到转化。他认为,发展硬科技,关键在于营造良好的生态环境,就像硅谷,只要生态好,就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科技创新企业。然而,这也是目前国内最为欠缺的。“社会投资更偏重模式创新,很少有人愿意关注硬科技。过去我们中科院很多科学家创业拿不到社会资本的支持,大量科研成果难以落地,不能实现其价值。”

  硬科技投资不同于一般投资,风险大、周期长,因此许多资本望而却步。中国能源研究会储能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工程热物理研究所副所长陈海生告诉记者,根据科学和技术的不同,科技工作往往分成3类,一种是基础研究,就是没有特定的商业目标,以探索规律、发展原理和提出理论为主的科学活动;一种是技术研究,把科研成果用在生产工程上的技术创新活动;一种是应用研究,以工程为目标,探索新技术和新知识的应用。

  “科研成果产业化是将科技成果转化为实体,最重要的是生产出产品,体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陈海生说,科研工作是如果有1%的可能,就可以付出100%的努力,而产业化是只有经过100%的论证才会投入,两者对风险的要求不同。投入方面也是一样的道理,“科研工作投入的是经费,完成目标和任务就可以了,但是产业化就有投资回报的要求”。

  “科研到产业化的‘死亡之路’,讲的就是科学技术通向产业化的过程中存在鸿沟。特别是硬科技更需要长期的投入,如果不能跨越这个鸿沟,就无法走向市场并转化为生产力。”陈海生表示。

  “硬科技的发展需要建立完善的生态体系,我国科研转化呈现上游宽、下游窄的特点,科研成果产业化较薄弱,所以必须打造资本海洋与知识海洋的‘运河’体系。”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乐斌表示。

  支持自主研发项目

  据米磊介绍,“北京硬科技基金”将主要投向中科院相关科研院所以及国内重点院校的科技成果转化项目,面向下一代信息技术和智能制造等硬科技领域,以自主研发为主,需要长期研发投入、持续积累形成的高精尖原创技术项目。

  这些项目的共同特点是具有较高技术门槛和技术壁垒,被复制和模仿的难度较大,并且有明确的应用产品和产业基础,对产业发展具有较强的引领和支撑作用。在硬科技领域探真知、出成果、促发展,并且为原创科技成果转化、为国民经济发展作贡献,这是硬科技投资坚守的理念。“目前中国已经到了从模式创新转向科技创新的时代,我们国家现在需要更多硬科技。”米磊表示。

  北京硬科技基金将借助政策机遇,以及中科院和著名高校的科技资源及地缘优势,致力打造首都硬科技创业生态,服务科技强国战略。“政产学研都是硬科技生态的组成部分,只有大家一起努力,才能把硬科技生态做好。”米磊说。(记者 沈 慧)

+1
【纠错】 责任编辑: 冉晓宁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印尼:火山喷发
印尼:火山喷发
三亚受伤搁浅领航鲸死亡
三亚受伤搁浅领航鲸死亡
高原玫瑰芬芳四溢迎宾客
高原玫瑰芬芳四溢迎宾客
浙博年度大展开幕
浙博年度大展开幕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1201124605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