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游西溪·洪园
2020-04-02 10:29:24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郭香玉

  明代张宗子有言,欲寻深溪盘谷,可以避世如桃源、菊水者,当以西溪为最。他还提及,友人于西溪归隐,自己未能赴之,犹有遗憾。而今,西溪·洪园主人盛情邀我重游洪园,也了我的心愿。

  历史上的西溪湿地,比现在大五倍,因后来不断开垦建设,面积逐渐缩小。西溪湿地当下有多大?不妨拿西湖比照,大概有两个半西湖大吧。洪园是西溪湿地收官之作,占总面积三分之一,近似一个西湖。洪园的荷塘就有50亩,夏日荷花别样绽放,景致堪比作家孙犁笔下的“白洋淀”,壮观而风姿卓约,惹不少游人前往,乘凉、赏荷、听哇声四起,置身仙境,惬意悠闲地很呢。

  南方初冬,不冷不热,甚是悠美益游。乘船游洪园,静坐舱内,透窗望出去,塘里片片仍鲜绿着的花草随微风迎入人眼。那蓬勃着诗意的芦苇荡随风飘舞,倒映在水中,如高人笔下的水墨丹青,妙曼气息扑鼻爽眼。水面是平静的,小船轻轻划过,留下长长的波纹,阳光洒在波纹上,仿佛粒粒圆润的珍珠如雨滴般落入塘中,铺在池面,发着耀眼的光芒。

  这时,你会不经意的发现,远处站在塘边的苍鹭,如木雕般一动不动,不知是在眺望船里的人,还是船里也有人在看苍鹭。反正苍鹭似是孤独的,它只身呆呆立在塘边,痴痴的看,似注意力都在人身上,而人的注意力却在曼妙的风景中。这只苍鹭是北方来这里过冬的吧,我想,它选择了洪园为落脚点,可见这里的生态环境保护得多么好,能给它足够的安全感,让它吃得饱,栖得暖,若再让它不孤寂,它就会欢快地鸣唱啦!。

  赏景自然是少不得茶的。如我所愿,船舱里备了茶水和点心。作为北方人,我师承的永嘉人林冠夫先生,他一生嗜茶,所以,我每日饮茶的习惯也自然生成。船上的导游说,给我们提供的是浙江本地径山茶。径山茶与径山齐名,始植于唐,盛于宋,元、明、清时仍享誉不衰,据说北宋欧阳修给予此茶极高评价。有“茶圣”美称的唐代陆羽,曾慕名至此,于径山植茶、制茶、研茶,写出了传世名著《茶经》。闻此令我顿生敬意,怀着好奇,虔诚地打开杯盖,立刻有清香之气扑鼻。茶色透亮,如刚露头的青竹。入口,淡淡悠香;回味,丝丝甘甜,果然是好茶。

  观景、喝茶、听故事,难得有这样自在时光。缓缓推开船窗,略感一股柚子的清香气弥漫入鼻。原来,是塘边那片香泡树散发的。香泡,名字很有趣,它是一种果实,长在树上,形状类似小柚子,个头比柚子小许多,有点像柑那么大。一个个香泡高高挂在树梢,春去冬来,由绿色转至金黄,十分诱人。它的果肉硬、味道酸,不可食,作去痰之用,或有效。果皮可醒神,摘下放于住室,香气四溢。不远处,有一大片清新脱俗的花,名为再历花,花名更为清雅可人。硕大的绿叶形似芭蕉叶,叶色翠绿欲滴,配着亭亭玉立的枝条,像极了水中仙子。映在水中的倒影,更为优雅。此花不大常见,故有“水中天堂鸟”之美誉。

  船沿途前行,见几十米外一圆形拱桥上站着几个游人,拿着相机在找寻入镜头可拍之景,寻来寻去,忽然瞄准了我们乘坐的这艘小船。此时的他们,很是兴奋,一定是看我们的船驶入鏡头而按下了快门吧。有时,陌生人彼此成为对方眼里的风景,也是一种莫名的幸福呢!

  西溪·洪园与钱塘江一脉相连,说明洪园的水是活水。它清辙,透亮,想必水里的鱼徜徉其中,也是欢跃的。忽然,有人惊呼,“看啊,那儿有水鸭!”水鸭又名蚬鸭,学名叫绿头鸭,古代称为野鸭、晨鸭等,主要生活在河湖芦苇丛中。乍一看,有点像鸳鸯。同船的一个貌美小女孩好奇地四处张望着找水鸭,乐嘻嘻的,声音甜美,一个劲的问“在哪里,在哪里……”坐在她旁边的小男孩便顺手指了过去,一口南方音调,不紧不慢又不乏温和的说,“瞧,看那儿,就在那儿待着呢,树叶给挡住了。”女孩随着男孩指的方向望去,大概是找到了水鸭,开心地乐了起来。趁他们找水鸭的瞬间,我拿起手机按了一下快门,悄悄留下了这温馨一幕,心里忽很暖。

  游西溪·洪园,洪园宗祠是要提及的,洪氏家族的故事可在此一探究竟。杭州洪氏家族原是钱塘望族,历经宋、元、明、清四代,800年间,辈出人才,有“宋朝父子公侯三宰相,明纪祖孙太保五尚书”之说,倍受皇帝重用,后赐西溪。洪园,便是明代尚书洪钟晚年归隐西溪五常时所建。现今,洪园以遗留诗文为蓝本,故地重建,有洪府、藏书楼、萝荫书屋、槿蓠茅舍等,小桥流水,花木扶疏,分外雅致。

  洪园还有一处颇具文化氛围的地方,便是鲍贝书屋。外观气派如宫殿,踏入之后,竟被一排排古色古香的复古书架、以及书架上的文学书籍所诱惑。亭廊走道悬挂着当代一些名作家的艺术照,或因在此做过客,为读者做过领读,方得“领读人”这样一个雅号,如著名文学评论家李敬泽、作家李浩等,还有一个就是书屋的主人鲍贝。偶得机缘造访,我看到一个美丽文静、穿着民族服装的姑娘悠然煮着茶,待廊道上悬挂的照片与她本人自然重叠时,透过玻璃我指了指照片问,“这个是你吗?”她疑惑地望着我,示意我进去。我跟她提起照片上某某人是我的鲁迅文学院师兄,她显然极为惊讶,原来,她也是鲁院出身,早我几届,自然称师姐。同行的友人见我们友好的谈论着什么,好奇起来,“你们真是师姐妹?”偶得这样的缘分,不得不感慨人生海海,天涯何处不相逢啊。

  杭州的雨说下就下,撑起雨伞,听雨声轻轻敲打着船板,看雨点悠然滴落于水面,溅起茫茫水花,令人遐想联翩。夜晚,或宿洪园木守酒店这颇具民宿风情、古典简约之所。于园中散步,无忧无虑的走在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感受浪漫之光的映射,看路边娇羞的花朵,着实惹人心儿都醉了。

  ( 作者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供职新华社·新华网 )

+1
【纠错】 责任编辑: 薛枫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清明时节粿飘香
清明时节粿飘香
武汉:熟悉的味道慢慢回来
武汉:熟悉的味道慢慢回来
春到武夷生态美
春到武夷生态美
多管齐下护林防火
多管齐下护林防火


01003010108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8037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