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档案”变“活资源”:档案工作“变身”的湖北探索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 显示图片

  原标题  “记忆财富”走出“深宫”进入寻常百姓家 “死档案”变“活资源”:档案工作“变身”的湖北探索

2016年11月,湖北省档案馆举办的湖北省大型湖泊图片展。照片由湖北省档案馆提供

宜昌市民袁裕校在家庭档案馆库房里展示他收藏的旧式电影放映机。 摄影:记者完颜文豪

  档案是承载社会记忆的主要文献载体,加拿大著名档案学者特里·库克曾说,档案人员,是在“建造记忆宫殿”。这个记忆宫殿,储藏着政治、经济、文化、自然、社会方方面面的记忆财富。如何激活这些记忆财富,服务我们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档案工作者是被动收储还是主动作为。湖北省档案部门的主动“出击”,正是档案事业的创新思变之举

  公众眼里有些“高冷”、从业者自感“寂寞”的档案工作,正悄然发生改变:

  整理与开放反映近代中国工业发展史的汉冶萍公司的历史资料,让中国近代工业发展的脉络逐渐清晰,今天的老工业基地振兴和国企改革仍可从中汲取经验;

  为湖北全省每一个湖泊建立“户口”,长江流域上重要一环的生态保护和修复,从此有了不可或缺的参考史料和生态信息,为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建设美丽中国留下一份珍贵的历史底稿;

  传承了上千年的方言,被制作成一集集影像资料,即将消亡的文化密码得以永久地保存下来,也为人们“记得住乡愁”刻下了寻得见的文化印记;

  一个个普通家庭几代人的家谱家训被收集珍藏起来,良好家风得到广泛传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将代代相传……

  与其他大多数档案部门一样,在过去很多年里,湖北省的档案事业,只跟特定的部门打交道,从政府机关收集档案、归档管理,调取供内部人员参考,也给人们留下了一种远离普通人生活、“旁观”经济社会发展的神秘印象。

  近些年,湖北省档案局带领全省118个档案管理部门主动“出击”,开始深度参与到整个国家正在进行的国企改革、扶贫攻坚、农村土地确权等过程中,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各个方面发挥着独特作用,也渐渐“亲民”起来。

  7月底,江城武汉。在连续多天4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里,行人习惯性地从一座12层的米黄色老建筑楼前匆匆走过。

  很少有人把视线从路面移到这座建筑上,似乎许多人终其一生都不会与这里产生交集。

  实际上,这座不起眼的老楼里,静静地躺着这个省甚至这个国家上百年的历史记忆,有85万卷档案尘封在一间间封闭库房的柜子里。

  开掘“汉冶萍”

  这个被历史学者称作“中国钢铁工业摇篮”的公司,始于1890年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铁厂,相关档案资料遭到严重损毁

  沉睡在湖北省档案馆老楼里的其中6656卷档案,记录着一个近代钢铁公司58年间的发展史。过去近30年的时间里,刘文彦一直在跟这些档案打交道。

  1987年,刚在湖北省档案馆工作3年的刘文彦,接到了一项工程浩大的任务——编研汉冶萍档案。

  “一部汉冶萍史,就是一部近代中国工业的发展史。”对于这个有着58年历史的公司,现任湖北省档案局巡视员的吴绪成给出这样的评价。

  这个被历史学者称作“中国钢铁工业摇篮”的公司,始于1890年张之洞创办的汉阳铁厂。后来,盛宣怀将其与大冶铁矿、萍乡煤矿合并,成立“汉冶萍煤铁厂矿有限公司”。抗战期间,公司机器设备被运到重庆另建新厂,大冶铁矿则遭到日本的掠夺性开采。1948年国民政府接收了汉冶萍公司上海总事务所,至此前后经历了半个多世纪的汉冶萍公司宣告结束。

  遗憾的是,在历史上,这个公司的档案资料却遭到严重损毁。1937年,位于上海的公司总部将一部分档案转移到武汉,大部分档案还没来得及转移,就在上海四行仓库被日军炸毁。

  转移出和留存工厂的档案,占到现存汉冶萍档案的90%,1957年由大冶铁矿移交到湖北省档案馆。

  30年前,29岁的刘文彦、25岁的柯黎和另外6个同事,在位于武昌北环路农业展览馆旧址的几间平房里,把汉冶萍公司的6656卷档案从库房里搬出来,在桌子上一卷一卷地摊开,开始了艰难又枯燥的编研工作。

  日光灯照在泛黄变脆的纸张上,在没有打字机的年代里,刘文彦和同事们一页页地揭开汉冶萍公司的制度文件、来往书信、收支账本和销售记录,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这些珍贵史料抄录下来。

  出于保护档案的考虑,编研工作的平房里,冬天没有暖气还不能生炉子烤火,夏天没有空调又不能吹风扇。湖北省档案馆的8名档案人,一边琢磨着给没有标点的繁体字档案分句分段,一边推测着已经损毁纸张上变成空洞的几个字。

  直到1994年的冬天,刘文彦和同事们终于翻遍了数亿字的原始档案,编研出上下两册共300万字的《汉冶萍公司档案史料选编》。2002年,汉冶萍档案入选首批《中国档案文献遗产名录》。

  作为汉冶萍档案编研工作的参与者,现任湖北省档案局档案资料保管处处长的柯黎,在2007年发现,库房里保存的汉冶萍档案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出现非常严重的损毁。在一次档案状况摸底中,她随机抽了160卷原始档案,存在各种空洞、破损的就有143卷,占到89%。

  2013年,汉冶萍档案的抢救性整理和数字化保存被提上议程。湖北省档案局经过反复讨论后,开启了汉冶萍档案的整理和数字化保存工作。

  如今每两年举办一次的汉冶萍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湖北省档案馆公开的汉冶萍档案,被众多国内外学者当成宝贵的原始资料,从中挖掘近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史、工业史、军事史、外交史和工人运动史。

  如今已是湖北省档案局利用处处长的刘文彦认为,汉冶萍档案中详细记载的企业管理模式、民族品牌的建立、技术的引进与利用、工人的薪水分配和技能教育等,对今天中国正在进行的国企改革和传统工业经济的变革仍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1 2 3 4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101171121539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