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台湾抗日丘家人:飘零乡心在 血泪盼团圆

2015年10月19日 18:42:18 来源: 新华网

台湾抗日丘家人:飘零乡心在 血泪盼团圆——“宝岛抗日记忆”组稿之一

  新华网台北10月19日电(记者孟昭丽、陈键兴)位于台湾西部中央的台中市,人口不足三百万,“逢甲”二字频现:有游客们熟知的台湾规模最大的逢甲夜市,有学子们向往的逢甲大学,有台中知名的逢甲商圈,还有人们不经意间看到的逢甲小学、逢甲社区、逢甲大桥、逢甲路……

  “逢甲”是台湾著名抗日志士丘逢甲的学名。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和台湾光复70周年,秋日的台中,每一处仿似都在诉说那段抗日的烽火岁月,提醒着人们历史不能忘记。

这是丘逢甲(后人丘秀芷女士提供)。

  晚清抗日丘家义军

  台中大坑地区有一座墓园。近百年过去了,墓碑上的对联“威武彰南崁,英灵振北坑”依然清晰可见。

  这是丘逢甲哥哥丘先甲的墓地,建于1917年,如今已列入当地的古迹。“日据时代,父亲冒着被逮捕的危险将这些字刻了下来,就是希望有那么一天,这段历史可以公开于众,为世人所了解。”丘先甲的孙女、台湾抗日志士亲属协进会理事长丘秀芷说。

  昔日丘先甲从广东带来的荔枝树树苗,如今已长成了参天大树,守护着陵园。丘家人每年都有春、秋两次扫墓的习惯,30多位后人相聚一起,点香、跪拜,最长者已86岁。

  1756年,丘士俊从广东来到台中东势大茅埔,垦荒种田,丘家人开始了在台湾的生活。1864年,丘逢甲出生,因当年为甲子年,故取学名逢甲。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时,刚刚步入而立之年的丘逢甲满怀抱负。“甲午战事起,丘家人就意识到,日本觊觎台湾已久,中日之间必有一仗。”丘秀芷说,丘逢甲出面号召,成立以客家人为主的团练。

  当年8月,丘逢甲开始办团练,全台共编16营,每营设统领,丘先甲带的信字营人数最多。

  1895年4月,在中日甲午战争中落败的清政府被迫与日本签订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听闻后的台湾人十分悲愤,各地纷纷组织义军抵抗日军。

  随后,义愤填膺的丘逢甲、丘先甲上书台湾巡抚唐景崧,要求准备抗击来犯日寇。丘逢甲、丘先甲以“抗倭守土”为名,号召创办义军,带头变卖家产以充军费,并动员亲属入伍。丘逢甲担任全台义军统领。

  “这些义军没有什么武器,很多人是“竹竿接菜刀”。”丘秀芷说,经过一个月的浴血奋战,义军伤亡惨重。

  位于台中市丰原区顶角潭的丘家祠堂里,大厅正上方摆放着丘逢甲的进士牌。管理人员丘皇源说,这里曾是中部抗日义军最后的聚集地。

  “当年这里四边环水没有桥,周围又长满了层层的刺竹,义军们比较容易据守。”丘皇源说,进士牌是当时义军留下的珍贵物品,听说还留有土枪等其他物品,但现在已无从考证。

这是丘先甲的全家福(后人丘秀芷女士提供)。

  积极奔走光复台湾

  采访中,丘家后人提到最多的是,丘逢甲的儿子丘念台从大陆不断寄来的国文书籍。正是这些书籍,伴着日据时代他们的成长。

  日本殖民统治台湾长达50年,期间采取高压政策,推行奴化教育,妄图割断台湾民众的中华民族意识,包括严禁台湾民众学习和使用汉语。“小时候,父亲要我们必须学国文,还要会讲客家话,连嫁入丘家的媳妇也要如此。”丘先甲的孙子、如今已86岁丘文彦说,“伯父丘念台会不断从大陆给我们寄书,阅读这些书籍,是我们最大的快乐。”

  丘念台是丘逢甲的大儿子。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丘逢甲对台湾用情至深。

  1914年,20岁的丘念台成为广东省留日官费生。在东京留学期间,为完成父亲的遗愿,丘念台联络许多台籍学子组成“东宁学会”,在生活上帮助台湾同胞的同时,暗中指导他们阅读祖国的课本,学习祖国的语言。

  “务驱倭复台,不得有渝。”丘念台和许多台籍同胞共宣誓,恢复故土。此时,台湾岛内“雾峰林家”林献堂也正在领导台湾知识分子从事民族运动。丘念台和林献堂彼此联系,共商光复台湾大计。

  也是在此期间,丘念台利用寒暑假回国,给在台湾的亲人们寄去很多书刊。丘秀芷说,这些书刊有语文、地理、历史,还有《京戏大观》《三国演义》等,许多书都是与民族精神相关的。

  1925年,丘念台回国受聘于广东大学,1930年任广东省工业学校校长。在妻子的协助下,他办华侨补习班,专收台湾学生,一面鼓励他们发奋向上,另一方面逐步培养爱国思想。

  1931年,九一八事变。正准备举办私立华侨大学来收纳台籍同胞、散播祖国文化的丘念台觉得,自己再不能固守于“文人”本行,于是积极参与国是。在当时,东北多支义勇军奋起抗日,丘念台在上海与广州呼吁“支援东北塞外义勇军”,妻子也将嫁妆典当卖掉,筹措资金,助丈夫成行。丘念台曾带着捐款与财务,两度出山海关。

  1937年,七七事变,全面抗战爆发。1938年10月,广州沦陷,丘念台成立东区服务队,辅助政府动员人民,展开长期对日抗战。服务队吸引了很多台湾青年学生。

  “那个时候,丘念台背着包袱、毯子,到一个个乡村小镇去做宣传。”丘秀芷给记者出示了丘念台当年所编的服务队队歌:“步行二千里,东区服务队,动员民众自卫……岭外三州做根据,除人民疾苦,善人民生计。大家齐奋起,老幼男女,必收复失地。”

  “年轻的时候不懂,慢慢才了解,常年受苦的丘念台伯父一生无我无私、永不改变爱民族的心性。”丘秀芷说。

丘家后人在丘先甲墓前合影。新华社记者 韩瑜庆摄

  共享史料共写史书

  75岁的丘秀芷虽出生于日据时代的台湾,但幸运的是,她成长在光复后的台湾。丘秀芷告诉记者,笔名“秀芷”是念台伯父所取,这让她对祖国大陆有着深深的向往。

  高一一次偶然的机会,丘秀芷发现家里的一个印章,上面写着“台湾义军总帅丘逢甲”,这段埋藏许久的家族抗战史才逐渐浮出水面。

  成年后的丘秀芷,对祖辈们的故事有一种天然的好奇心,她倾其所有开始了对丘家抗日历史资料的整理。而资料的整理过程并不容易,丘秀芷称自己是“摸象和拼图”。

  让丘秀芷感动的是,经过多方努力,1983年,她和姐姐丘应棠一道,将丘逢甲的《柏庄诗集》和“冬官弟”匾买回,捐给了台湾历史博物馆。“漂零剩有乡心在,夜半骑鲸梦渡台。”丘秀芷说,这是她看到的丘逢甲最后的遗墨。

  从考证丘家抗日史起,丘秀芷开始关注起更多抗日家族的故事。2014年出版的《破碎山河谁来补?——台湾抗日先贤先烈传》,书中30位抗日志士个人及家族的传记中,丘秀芷承担了其中10位的写作。

  近年来,两岸交流日益频繁,丘秀芷常常被邀请至大陆,讲述中华民族抗战史中那段可歌可泣的台湾人民抗战史。常陪同丘秀芷一起去大陆的堂妹丘蕙文说,“大陆也有丘家祠堂,也有很多抗日史料,大家在一起,真切感受到了一家亲、心连心,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

  仅今年,丘秀芷已前往大陆十几次。“我们非常愿意提供台湾抗日部分详实的历史资料给大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丘秀芷说。

【纠错】 [责任编辑: 俞菁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871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