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华山“论咖啡”——新华社驻台记者宝岛走基层组稿之三

2015年12月06日 14:00:25 来源: 新华网

刘庆松在家里泡咖啡招待客人。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 

  新华网台北12月6日电(记者傅双琪、李寒芳、吴济海)高高的槟榔树,低矮的茶垄,幢幢小楼散布其间,云林县古坑乡的华山一眼望去,就是平常台湾茶乡景观。但沿着山路上行,路旁一座座小院招牌上都写着“咖啡”两字,告诉来客这里不平常——台湾这座华山不论剑,只论咖啡。

  北回归线上的古坑乡,旧称“庵古坑”,意为“温暖的古窝”。这里海拔、雨量、日照均适宜咖啡树生长,早在日据时期,日本人就发起种植咖啡,种出的咖啡豆烘焙、萃取后甘甜香浓又不苦涩,别具风味。古坑因此成为台湾咖啡的“温暖古窝”,但当时,古坑咖啡基本都销往日本。

  由于种植面积狭小、劳动力成本高,岛内消费市场很小,出口又竞争不过中南美洲的咖啡园,古坑咖啡种植业达不到规模经济,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渐渐没落。当地农民纷纷转种茶叶、橙子、柑橘等经济作物。

  刘庆松就是其中之一。66岁的他曾中途改种了十七八年的茶叶,直到年过半百又重拾旧业,为的是“圆童年的梦想”。

  “别人是喝咖啡长大的,我是吃咖啡长大的。”刘庆松说,“小时候家里很穷,没有零食。姐姐会偷摘新鲜的咖啡果给我吃,咖啡豆外面有一层果胶,特别甜”。

  消费市场的成熟,也是刘庆松重拾旧业的动因之一。他说:“台湾已经有喝咖啡的风尚,我们这里以前有种植传统,为什么不自己种看看?”

刘庆松在家门前晒咖啡豆。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

  在台北街头,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咖啡馆。在2012年一项媒体评选中,台北名列全球十大最佳品尝咖啡的城市。但台北的咖啡馆大多使用进口咖啡豆。

  为独辟蹊径,刘庆松开辟了古坑乡最早一处咖啡种植园,这种“庭园咖啡馆”的新形态,以优质品种和烘焙手法吸引城里人上山喝咖啡。

  刘庆松说,古坑咖啡产量有限,成本也比进口咖啡豆高,一杯成本价要200元(新台币,下同),所以不能“走量”。“我们要走精致特别的路线。你到古坑来不仅喝到好喝的咖啡,而且可以看到美丽的山景,亲自到咖啡园里体验种植、采摘、加工全过程。”

  刘庆松们的“变法”很快取得成功。现在古坑乡共有64家庭园咖啡馆,其中20多家拥有自己的种植园,咖啡产业还带动了当地民宿、餐厅的发展。每逢周末节日,从华山山脚到山上的“咖啡公路”上,汽车排成长龙。

  种咖啡的风潮也渐渐在全台兴起,目前岛内咖啡种植面积已有约1000公顷。古坑虽然仅占5.4%,但依然是台湾咖啡迷念念不忘的“圣地”。刘庆松告诉记者,他家的咖啡馆鼎盛时期一天最多有15万元的收入。

刘庆松在查看咖啡豆成熟情况。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

  近年来,因为年事渐长,刘庆松夫妇缩减了咖啡馆生意,仅在周末接待预订的客人。除了照料1.5公顷的咖啡园,他还去农业部门组织的培训中心,向其他农户传授咖啡种植和加工的经验。每年的“古坑咖啡节”,刘庆松均担任咖啡烘焙大赛评委,热心于推介古坑咖啡。

  他家的咖啡种植园,最近一两年也常常接待来自大陆的访客。“大部分是来参观如何做农业开发和有机种植的。”刘庆松说,大陆市场很大,如果自己年轻20岁一定会去云南种咖啡,现在有心无力,只能鼓励台湾年轻一代去开拓。

  “我个人特别看好云南的小粒咖啡,那里海拔高、环境优美,咖啡果质量不错。只要加工技术到位,好好推广,会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他说,据他所知,现在有一些台湾人到大陆去种植咖啡和开设咖啡加工厂。

  夕阳西下,从华山俯瞰云嘉南平原,城市的灯光渐次亮起,与天上繁星连成一片。告别刘庆松时,记者手中的那杯咖啡正好喝完,但余香却久久留在口中和心头。

【纠错】 [责任编辑: 牟彦秋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100000000000000111546011173697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