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沾花惹草”的奇妙生意——新华社驻台记者宝岛走基层组稿之四

2015年12月07日 11:49:53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台北12月7日电(记者傅双琪 李寒芳)别的男人追求女孩往往是送一束束玫瑰花,何嘉禄却直接种了八分地的玫瑰花田送给心上人洪奇妙。

  就这样以“花为媒”,两人喜结连理。婚后,这对台湾夫妇继续“沾花惹草”,从花花草草中“萃取”商机,渐渐做成了奇妙的大生意。

洪奇妙(右)在“奇香妙草蔬食馆”内与店长合影。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 

  “罗勒三杯猴头菇”“野姜花炒芝麻菜”“迷迭香杏鲍菇”……步入位于台湾中部云林县斗六市的“奇香妙草蔬食馆”,一道道以香草入肴的菜“色香味俱全”。这是洪奇妙自1997年至今开设的3家香草素食餐厅之一,每到周末假日都吸引了大批闻香而来的食客。

  餐厅只是夫妇俩生意版图的一部分。目前,他们不仅自种3公顷多的香草,还与20多户种植农户合作,自己开发的香草产品一年有1亿元人民币左右的营业额。

  南投县名间乡有座洪奇妙的香草花园。园内种满各种花草,其貌不扬,但凑近了闻却异香扑鼻。鼠尾草、罗勒、罗马洋甘菊、薄荷、依兰依兰……洪奇妙对这些香草如数家珍,随手摘一把就可以泡出一壶清新的香草茶。

  洪奇妙与弟弟洪隆杰(左)在精油厂内向来访者介绍他们生产的精油产品。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

  “我对香味特别敏感,有些天赋。大概也跟家里传统的事业有关系。”洪奇妙说,她和弟弟洪隆杰从父母那里继承的是台湾历史最悠久的传统产业之一——樟脑加工。

  台湾盛产各类樟树,砍伐樟木萃取樟脑油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时期。洪家在南投的樟脑加工厂全盛时期有十几个蒸馏锅炉、24小时生产,门口堆满山上砍下的巨木。洪奇妙至今还记得小时候厂里一缺人手,自己和弟弟都要去帮忙。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好景不长,先是受到化学合成的廉价樟脑的冲击,后又随着社会环保意识增强,林木禁伐,洪家的樟脑工厂因缺乏原料,在20多年前关门歇业了。

  “一方面保护环境是好事,另一方面,父辈留下的产业没能继续下去,又有点遗憾。”洪隆杰告诉记者。

  洪奇妙与何嘉禄的婚事,为消除遗憾带来了契机。何嘉禄在云林乡下种花卉和香草,正需要完备的蒸馏萃取设备和技术,从香草里萃取精油。于是13年前,洪家的樟脑工厂重新开张了,尽管仅留下一套设备,但由于工艺精良,渐渐成为远近闻名的精油加工厂。

  工人在洪奇妙与弟弟洪隆杰合开的精油厂内卸载用来萃取精油的原料。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

  “过去加工樟脑,我们要砍树,现在萃取精油,主要是种草,更有益环境。不仅把父母留给我们的产业继承下来了,又有了创新。”洪奇妙说,“过去樟脑工厂就是给别人提供原材料,现在我们自己开发产品,做深加工,附加值更高。”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屈原在《离骚》中,曾多次歌咏香草美人。何嘉禄、洪奇妙说,虽然许多人认为香草是西方的流行文化,但其实它的应用在中华传统文化中早已有之,现在需要的是将它发扬光大。

  洪奇妙夫妇除了从香草里提炼用于芳香治疗的精油,还开发了香草果醋和天然的精油护肤品,一路卖到大陆及日本、韩国、新加坡。大陆市场虽然还在开拓,但洪奇妙充满信心。“我的产品会说话。”她说,随着消费者欣赏水平的提高,相信会有越多越多人爱上100%纯提炼的植物精髓,何况“奇香妙草”还有一些台湾特有的红桧、扁柏等树种。

  洪家的精油加工厂还向芳香治疗从业者开放,为他们提供采收香草和萃取精油的全过程体验,这其中还包括上海、深圳等地的芳疗师组团前来践行“芳香之旅”。

洪奇妙在“奇香妙草蔬食馆”内向客人推荐她研发的迷迭香醋。新华社记者姜克红摄

  何嘉禄的微信通讯录里有许多大陆的“花朋草友”,是这些年他在大陆遍访“芳草”结识的。让他印象尤为深刻的是新疆的薰衣草产区。“那里的薰衣草含脂量高达60%以上,产区辽阔,但是萃取和干燥技术还有待提高。”

  “香草种植和植物精油的使用,台湾起步比较早,这几年大陆也逐渐流行起来。每年都有大陆的业者来参观,对我们的工艺和经营方式非常感兴趣。”洪隆杰说,他们对到大陆开拓事业版图充满兴趣。

【纠错】 [责任编辑: 俞菁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73786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