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30年 两岸歌飞血脉亲
2017-12-09 09:42:40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胡德夫在两岸交流纪念晚会上演唱。

  台湾歌手苏芮在两岸交流纪念晚会上献唱。

   “我们隔着迢遥的山河/去看望祖国的土地/你用你的足迹/我用我游子的乡愁……”台湾民歌手杨祖珺怀抱吉他,在两岸开放交流30周年纪念晚会上动情唱道。上世纪80年代,杨祖珺作为首个在大陆开演唱会的台湾籍歌手,曾在北京唱响这首《少年中国》。

  在那时,来大陆开唱是需要些冒险犯难精神的。全面封杀、限制自由,种种代价可能接踵而来。“那时台湾老兵返乡探亲已经通了,我希望文化上也通。”杨祖珺告诉记者,我在台湾是“唱自己的歌”(台湾民歌运动)的歌手,为什么不把心声带给大陆的年轻人,跟他们互动沟通?

  大门始开

  上世纪70年代,大学时代的杨祖珺投身台湾民歌运动,从此社会意识和人文关怀不只是动人的吟唱,更见于影响社会和改变人群的实践。1988年,她率首个“台湾返乡探亲团”前往大陆,同年,成为“中国统一联盟”创盟盟员。

  时至今日,谈及年轻时“能踏上大陆的土地一步,死也甘愿”的愿望时,她依然会泪湿眼眶。生在由上海迁至台北的人家,直至开放台湾老兵探亲之际,她才首度踏上祖国大地。

  “乡愁,回家。”1991年首次返乡、此后陆续护送上百位老兵骨灰归家的台湾老兵高秉涵,用这两个关键词,向记者概括他最深的感触。“我为什么要把这些老兵的骨灰一个个抱回他们的家园?我深深地了解这些老兵的乡愁,因为其实我也是其中一份子。我更深深地了解到,他们要回到自己生命的源头,也就是家。”

  父辈的乡愁,儿孙的情结。3岁时跟随父母从山东到台湾的凌峰,是第一位到大陆拍片的台湾艺人。在1985年获得第20届金钟奖最佳男歌星演员奖后,突然放弃岛内的演艺事业,于两岸开放交流当年,前往大陆拍摄电视系列片《八千里路云和月》,向台湾观众介绍大陆的风土人情,并在片中担任主持。

  “我一定要去大陆。”凌峰曾经发愿。在他还年幼时,母亲和眷村邻居妈妈们常常聚在一起唱歌,每次唱道“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那满山遍野的大豆高粱……”大伙儿都会落泪。

  “我想大人怎么唱着唱着会哭呢?这首歌有什么好哭。”直至成年后,凌峰才能领会,那样的情愫叫想家。他的父亲临终前辗转回过老家,更多的眷村老兵却归乡无计,在无尽的等待中凋零。到大陆拍摄电视系列片,以此纾解台湾观众的乡愁,这便有了《八千里路云和月》。

  历尽波折

  30年前,《少年中国》在杨祖珺传唱之际,被视作“与匪隔海唱和”。因被当局视为从事社会运动,杨祖珺的唱片被禁,演出被取消。“他们会明白,我只是为了民族、音乐在努力,我没有什么‘阴谋’。”杨祖珺曾想。理解却并未到来,封杀依旧如影随形。

  1987年,凌峰计划前往大陆拍摄《八千里路云和月》一事被媒体曝光。原本悄悄赶到日本,借两岸参加东京影展的机会与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接洽拍摄事宜的他,从日本一回到台湾即遭软禁,岛内报纸封杀他的消息,同时被勒令不准上电视、不准演出。由于当年海外报纸争相报道,数月后台当局迫于压力才放他出岛拍摄。

  “刚好就碰到两岸探亲开放,所以我们以探亲的名义、拍摄纪录片的名义,开启了《八千里路云和月》。”凌峰说,《八千里路云和月》和两岸开启交流30年是同年同月生。北至黑龙江,西至新疆伊犁,南至云南边境,从大城市到小乡村,镜头覆盖广阔,以人物为载体,为变迁中的中国大陆留下影像足迹。经历没收录像带、禁播停播等波折,绝食和质询等抗争,《八千里路云和月》在台热播,并迫使台当局修法,宣布取消赴大陆制作电视节目的禁令。

  凌峰向记者回忆,1990年,他和文章受邀参加大陆春节晚会。但当时台湾有法令规定,演艺人员不允许出现在任何大陆电视台里,除非是新闻。否则,回去就会被禁唱、禁演。文章当时走红台湾,心中颇多顾虑。

  “你到底是要为两千万人唱歌,还是十亿人而唱?”在凌峰劝说下,文章如期登台,回到岛内果然被封杀。由于《八千里路云和月》热度正高,凌峰未被封杀(否则意味该片相应要停播)。区别对待同时登台的艺人,岛内新闻喧腾一时,最后逼得台湾新闻主管部门修法,允许台湾的艺人到大陆上电视。

  互相倾诉

  冰释雪融,弦歌未央。冲破现实的重重阻隔,两岸日渐声息互闻。在两岸交流纪念晚会上,从上世纪70年代的台湾民歌,到脍炙人口的流行音乐,台湾乐声陪伴大陆“50后”到“90后”,镌刻难忘的葱茏青春。“四大名著”电视剧主题曲响起,现场不同年龄段台胞的光影记忆同样被唤起。

  《橄榄树》《故乡的云》《爱拼才会赢》……歌曲串联起的,不只是华语歌曲的流变,更是两岸交流30年的历程。“大地之大,我们还有很多的歌没听到,还有很多的话没有互相倾诉。”“台湾民谣之父”胡德夫对记者说。

  在胡德夫看来,未来有一座大桥还要继续建,那就是沟通两岸的大桥。“我们每一个人,尤其是文艺工作者,最起码是一个螺丝钉,或是桥墩的一部分。”自从1989年首次来大陆,在经年往返中,胡德夫一次比一次确信,在那座大桥上,两岸同胞可以互相寒暄,彼此拥抱。“这样的同胞兄弟情分,应该在那座桥上,我们心里那座桥上建立起来。”

  “我最大的愿望是有生之年,两脚都还可以行走,有机会跟不同世代的年轻人交谈,听他们的歌,唱自己的歌。”胡德夫说,台湾300多个部落我几乎都去过,大陆这么大,我想用有生之年好好地走,除了看看这里壮大以外,也让台湾很多的朋友,因为看到这边的发展,而充满希望,充满志气。(记者 张盼 图片均由晚会主办方全国台联提供)

+1
【纠错】 责任编辑: 章廉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金光穿洞”
北京颐和园十七孔桥“金光穿洞”
北京“东四南历史街区保护更新公众参与项目”获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北京“东四南历史街区保护更新公众参与项目”获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浚县古城展新姿
浚县古城展新姿
冬韵西湖
冬韵西湖

010020030310000000000000011100001297612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