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肥皂箱上的梦想——台湾街头艺人的追梦之旅
2019-02-21 15:12:23 来源: 新华网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文互动)(1)肥皂箱上的梦想——台湾街头艺人的追梦之旅  

  2月20日,街头艺人杨元庆在台北“街头艺人——肥皂箱上的梦想”分享会上进行表演。 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新华社台北2月21日电(记者杨慧 章利新)在台湾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自2016年发起以帮助为名的活动,通过举办沙龙或街头表演,传递平凡人成功背后的拼搏秘诀,鼓励普通人站上木箱,大声说出梦想并寻求鼓励,通过群众力量,让掌声变成一种帮助的力量。

  街头表演,有最直接的掌声,也有最现实的零观众与零收入,但他们因梦想而活出意义,成为城市风景的一部分。

  台湾人力机构104人力银行20日举行的“街头艺人——肥皂箱上的梦想”分享会上,6位台湾街头艺人代表分享了追梦故事。他们有的家境贫寒、生活艰困,有的出身书香世家,有研究大气污染的科学家,也有世界吉尼斯记录的保持者。

(图文互动)(2)肥皂箱上的梦想——台湾街头艺人的追梦之旅

2月20日,街头艺人在台北“街头艺人——肥皂箱上的梦想”分享会上进行表演。  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杨元庆与溜溜球:失败并不可耻

  今年29岁的杨元庆出生于台南书香世家,父母期望他能从医,但他不顾家人反对,8岁开始接触溜溜球。经专业人士指导,2007年他获得台湾溜溜球大赛冠军,2014年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曾受邀参加大陆电视节目,在极小众的领域闯出一条表演路。

  杨元庆和其他小学生一样,年幼时深受溜溜球吸引。为证明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他刻苦训练每一个招式,常常手被绳子磨出血都没有知觉。直到2007年他获得台湾溜溜球大赛冠军,父亲依然认为他“不务正业”。

  2011年是杨元庆溜溜球表演的转折点。那年,他受邀参加大陆的电视选秀节目“达人秀”,本以为扬眉吐气的机会来了,没想到在准决赛因为一次失误错失机会。

  但他并没有就此放弃,“失败并不可耻,失败也可以转成不一样的意义”。2014年,他再次参加大陆电视节目,并一举打破了用溜溜球抽桌巾与打落耳朵上硬币的吉尼斯世界纪录。之后,他的街头表演被更多民众知晓认可,多次受邀参加各类大型活动表演。

  2018年,他与其他街头艺人伙伴成立“台湾街头艺术文化发展协会”,组织艺人在台北街头表演。他希望将更多表演艺术搬到街头与民众分享,邀请更多业者分享街头艺者的追梦故事。

(图文互动)(3)肥皂箱上的梦想——台湾街头艺人的追梦之旅

2月20日,街头艺人周子益在台北“街头艺人——肥皂箱上的梦想”分享会上进行表演。 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徐开炫与“超级玛丽”:让全世界记得

  与杨元庆一样,街头艺人徐开炫也有类似经历。徐开炫以充满童趣和夸张活泼的方式表演叫做“超级玛丽”的魔术,但很少有人知道,这位街头魔术师还是一位科研人员。徐开炫曾是学校魔术社和杂耍社的成员,2010年毕业后进入“中研院”做空气污染研究,业余时间用来演出。

  他与魔术的缘分始于对弟弟的哀思。小时候他常和弟弟玩“超级玛丽”游戏,十年前弟弟不幸过世后,他长期郁郁寡欢,直到有一天听到一首歌曲深受感动——那正是“超级玛丽”的背景乐。“这款游戏是连接我和弟弟的重要桥梁,如果今天我能透过表演,让全世界记得超级玛丽,那是不是全世界也没有忘记我弟弟?”

  徐开炫的演艺生涯曲折坎坷。2014年,他搭船出海科考时遭遇翻船,在与死亡擦肩而过后他更加坚定了“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决心。随后他申请休假,带着表演道具和微薄的旅费去澳大利亚做街头表演,这个决定看似很酷,却十分艰困。

  徐开炫说,与其他街头表演不同,他的表演是家庭式的互动杂耍,在澳大利亚酒吧演出曾遭遇道具被抢、被不明身份人员袭击等。他一度怀疑街头表演是不是自己真正的爱好,还曾赴日本街头艺术节交流学习,不断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目前,他正努力让自己的表演进入艺术节,期待去大陆做艺术交流。

(图文互动)(4)肥皂箱上的梦想——台湾街头艺人的追梦之旅

 2月20日,街头艺人周子益在台北“街头艺人——肥皂箱上的梦想”分享会上进行表演。 新华社记者李响摄

  黄诗诗与火舞:这件事情是特别的

  在当天的分享会上,24岁的街头艺人黄诗诗因表演火舞格外引人注目。黄诗诗毕业于台湾东华大学音乐学系,主修长笛,毕业后在宜兰县顺安小学任教,业余时间做街头表演。

  高中毕业后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火舞并产生浓厚兴趣。5年的火舞练习让她的胳膊多处留下烫伤痕迹。“练习中需要不停地灭掉再沾油,非常热,脸非常烫,有时候会烫伤。”黄诗诗说。

  在艰苦的训练环境与大众的质疑声中,她也有过放弃的想法。“别人觉得玩火危险,但我们都经过专业培训,包括消防课程、营业证照等,会在确保观众安全的前提下表演。”她说。

  黄诗诗出生贫家,母亲两年前去世,父亲住在安养院,她除了正职收入,也希望通过街头表演补贴家用。不过火舞真正吸引她的,还是她所认为的“特别”。

  “这件事情是特别的。人生中遇到特别的事情不容易,虽然很多家人朋友反对,但我反复思考后觉得从事街头表演值得。如果把它当作艺术的话,为什么不坚持?”她语气坚定地说。

图集
+1
【纠错】 责任编辑: 王佳宁
肥皂箱上的梦想——台湾街头艺人的追梦之旅-新华网
010020030310000000000000011199211124146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