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台湾写真:晋江活水润金门
2019-03-26 08:17:15 来源: 中国新闻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福建向金门供水已逾7个月,3月下旬,记者踏访了这个最近处距福建沿海仅约2公里的海岛。

  来到金门县东部临海的田浦水库时已临近中午,目光所至,空无一人,记者乘坐的车辆经过时惊起一群白鹭。

3月23日,金门田浦水库水美草青,白鹭栖息。田浦水库紧邻福建向金门供水工程受水调节池,由于供水启动后,金门自来水厂不再以田浦水库作为水源,田浦水库生态环境大为改观。中新社记者 毕永光 摄

  田浦水库旁新建的受水调节池就是福建向金门供水的终点站。这个库容达到15万吨的蓄水池岸边建有阀室、流量计窨井等设施,但都大门紧闭,除隐约听到机器声外,不见人迹。呼呼的海风“吹皱一池春水”,举目四望,一片静谧。

  经联络,该厂技术人员叶晋良从家中赶来为记者答疑解惑:“受水池设施是远程操控的,所以无人值守,但我们会派员巡查。”

  去年8月5日,福建向金门供水正式启动。供水水源来自泉州市晋江流域,由晋江金鸡拦河闸引水至晋江市龙湖水库,经龙湖抽水泵站输水至围头入海点,再经海底管道输送至金门。

  叶晋良参加了海底供水管道的建设。他介绍,按双方商定,前期日供水量为1.5万吨,远期达到日供3.4万吨的设计流量。但目前金门日引水量仅1.1万吨,因为引水工程配套的洋山净水场需年底才能完工,目前引入的水只能暂时导流到原有的太湖、荣湖两个净水场处理,能力有些捉襟见肘。“晋江供水方很好商量,同意我们按实际引水量付费。”

2018年5月拍摄的金门县东部临海的田浦水库枯水期情景。中新社发 钟欣 摄

  对于金门的缺水情况,叶晋良深有体会。他说,金门蒸发量大于降水量,地表水缺乏,只能抽取地下水补充。“以前,水厂每天需从西半岛抽取1万吨地下水,从东半岛净化1万吨地表水及淡化海水满足需求。”

  除水厂外,不少居民、商户也打井抽水。长期抽取地下水,已导致部分深井出现海水入侵、盐化的现象,还存在地表下陷的隐忧。

  “供水工程开通后,水厂每天向西半岛调水3千吨,地下水抽取量相应减少了。”叶晋良说,日后从福建引水增加后,金门对地下水的依赖将进一步降低。

3月25日,金门岛东部地区为居民提供精加工饮用水的储水罐。这些水罐由自来水厂供水,居民可免费取用,作为自来水的补充。中新社记者 毕永光 摄

  在记者入住的金湖镇大义山庄外,有两个不锈钢储水罐,蓄着供居民免费取用的饮用水。山庄经营者陈建睿说,金门的水质“硬”,东区的自来水大家不太放心,一般只用于日常清洗,饮用水要么去储水罐取,要么自己装过滤器。

  “晋江来的水好很多。”叶晋良告诉记者,净水场有一道处理环节是“慢滤池”,本地水库来水杂质多,过滤慢,晋江引来的水则过滤很快,过滤后的水清澈,“像游泳池水一样”。

  金门天然水源补充主要靠台风带来的降水。每年春节过后到台风季之前,金门县自来水厂的管理层最为焦虑,每天都要关注几个水库的水位变化。“现在总算可以睡个好觉了。”叶晋良说。

3月23日,金门田浦水库旁新建的受水调节池池水清澈,运行正常。该受水池是福建向金门供水的终点站,2018年8月开始接收福建供水。中新社记者 毕永光 摄

  如今已“退居二线”、仅作为备用水源的田浦水库绿水盈盈,已漫出了溢水口。而叶晋良手机里保存的一张去年5月拍摄的田浦水库图片,则是即将见底的模样。

  谈及金门从福建引水7个月来的成效,金门县县长杨镇浯近日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引水工程为金门百姓提供了优质的替代水源,这是重要的民生资源。水资源的稳定供给,也为有意愿来金门投资的人提供了稳定的商业环境和信心,“对金门的发展非常正面”。(记者 毕永光)

+1
【纠错】 责任编辑: 张晴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江苏泰州:千垛菜花引客来
江苏泰州:千垛菜花引客来
外国友人“穿汉服 赏春色”
外国友人“穿汉服 赏春色”
贵州余庆:抢采“明前茶”
贵州余庆:抢采“明前茶”
湖南湘西:赶“桃花会”享春光
湖南湘西:赶“桃花会”享春光


0100200303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091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