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84封阵亡通知书 半个世纪的等待

2014年04月09日 09:31:08 来源: CCTV
分享到:
 

    新华网“新华视点”记者张涛  当河北省晋州市庄合寨村84岁的王沧言老人意外收到丈夫路焕文的“阵亡通知书”时,悲喜交集。57年的苦苦等待和寻找,终于有了结果:丈夫原来是解放战争的烈士。

    收到半个多世纪前发出的“阵亡通知书”的烈属还有另外23户,这些通知书全部来自山西省太原市一个叫王艾甫的人——一位为寻找太原战役阵亡将士遗属而奔波了10年的老兵。

    偶然发现的84份“阵亡通知书”

    今年67岁的王艾甫是山西太原收藏协会会长。1996年的一天,他在一个旧书摊发现4本发黄的《太原战役阵亡将士登记册》,记载了866名解放军阵亡将士的基本情况,里面还夹带着84份“阵亡通知书”,籍贯涉及湖北、山西、河北等10个省区。王艾甫用3000元买下这套登记册——这些钱相当于他当时一年的收入。

    太原战役发生在1948年11月至1949年4月,此役歼敌12万人,我军牺牲1.8万人,结束了阎锡山对山西长达38年的统治。

    这些部队的资料究竟是真是假?怎么会遗落在民间?王艾甫找到有关专家求证。山西省军区党史研究室主任高荣贵仔细对照有关史料后确认:登记册上记录的确实是当年解放太原战役时一些阵亡将士名单,可能因为部队经常转移,不慎流落民间。曾参加过太原战役的原十四军副军长王立岗说,这本册子上的名单与当时十九兵团和二十兵团的情况是一致的,印章也确是当时的印章。

    为烈士“寻亲”

    看着一张张发黄的“阵亡通知书”,有20年军龄,也曾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王艾甫想起了昔日的战友张广元。这位曾经救过他生命的战友牺牲后,王艾甫亲手掩埋了他的遗体。而在张广元家乡县民政部门,竟然查阅不到任何有关这位烈士的记载。战争中有多少个张广元?每当夜深人静,王艾甫总是难以入眠。

    王艾甫萌生了为烈士“寻亲”的想法。“我不敢想像,当年他们在弹雨纷飞的战场上倒下的情景;我也不敢想像,一位位烈士的亲人遥望远方、悲痛欲绝的情景。为烈士‘寻亲’,只是一种纪念的形式,但这种形式的实质是:我们应该为先烈招魂!”王艾甫在记事本扉页上写道。

    这一“寻”就是10年。

    10年来,王艾甫走遍了太原市5个烈士陵园,查阅了数千位烈士资料,一一核对人名找到了这84位烈士的安葬地点。他按“阵亡通知书”上的地址逐一给烈士亲属写信,给当地民政、公安部门打电话,还经常到外省实地寻找。因此而支出的路费、接待烈士家属来太原祭奠等花了几万元。去年,他把一家三代仅有的70平方米房屋抵押贷款7万元。为了烈士的英魂能够安息,千难万难他也要坚持下去。

    

    解开烈属半个多世纪的“心结”

    王艾甫在内蒙古自治区察哈尔右翼中旗桂井村找到了烈士孙耀72岁的女儿孙秀峰。孙耀自1937年参军后就没有下落,孙秀峰和母亲、女儿一家三代辗转十几个地方寻找都一无所获。母亲临去世时还抱怨:“你爹不要咱娘俩了,到城里享福了。”孙秀峰从王艾甫手中接过“阵亡通知书”,哭了半个多小时,反复说的只有两个字:“谢谢!”

    在河北省民政部门配合下,王艾甫找到了赵献烈士的家乡正定县诸福屯镇朱河村。已80岁的赵献妻子梁贵兰哭着说:“我们结婚还不到一年,赵献就应征入伍。当时是悄悄走的,因为我们这里还没有解放,我也没敢去送他。”

    在贵州省有关方面帮助下,王艾甫找到了龙华章烈士的家乡贵州省铜仁市(“阵亡通知书”上误作同仁县),过去的明组乡已改为河西办事处。龙华章的侄子龙和生清楚地记得:“1939年农历正月十五,叔叔被国民党抓去当兵,我哭着到乡政府找,但没有找到,此后就没有音信。”

    河北的王沧言老人知道了丈夫路焕文的下落后,忍不住老泪纵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本来已经绝望了,这下夫妻可以合葬了。”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7391263697821